目前分類:My Life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內頁預覽]

9789861203348_b1.jpg 

9789861203348_b2.jpg 

9789861203348_bi1.jpg 

9789861203348_bi2.jpg 

 

[內文試閱]

前言
旅行(Travel)的T是茶(Tea)的T

旅行和咖啡館有著切也切不斷的關係。
在一次因緣際會下,我聽到了專門經營旅行業務和咖啡館結合的Travel Café Bliss負責人古閑先生談到「旅人的共通語言」之話題,內容非常棒。
古閑先生在二十幾歲時曾到歐洲、非洲、埃及、土耳其等地旅行,而在每個旅行地邂逅了許多的咖啡館,並且在裡面度過了無數的午茶時光。
古閑先生說,旅人的共通語言是「塔」和「茶」。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ex 72dpi+書腰.jpg

原研哉。Ex-formation植物:視覺藝術聯想集

原研哉+武藏野美術大學 原研哉研究班 / 作

2010.7.6/ 出版

 

【重新捕捉世界的概念裝置──Ex-formation 

以令人驚奇、新鮮的樣貌,重新展現在世人眼前 

一種嘗試將已知的事物「未知化」的創作挑戰 

 

原研哉認為,「創造不是填寫答案,而是提出質疑。」

Ex-formation的目的在於「了解自己的無知」,或是透過第一次觀賞、體驗事物的新鮮感,設法傳達事物的樣貌。

 

其實這種方式並不容易。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789861735405-300.jpg

《小店》Dough:A Memoir
莫特‧查克特/Mortz Zachter
2009年9月出版

生命裡總是充滿了荒唐怪誕,那些詭異得可以的事情,甚至無須以合理的方式出場,因為,它們真切地存在過。——1934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路伊吉‧皮蘭德婁 

從小到大,我一直覺得我們家很窮,不是無家可歸、三餐不繼的那種窮,而是那種對於「我們過不起更好的生活」了然於心的窮。我們只住得起一房一廳的公寓;夏天度假只能選擇廉價旅館;洋基球場裡,只買得起在柱子後面的座位;在我三十六年的人生裡,清楚明白那種「只買得起廉價品」的人生裡是不可能有一百萬美金的。

咦,慢著,你是說我們真的有?!

瘋狂、幽默、溫暖,一段「富人窮生活」的奇妙人生 

作者莫特.查克特的童年全都耗在自家在曼哈頓下東區辛苦經營的小麵包店裡,他的故事代表了每一個緊密相連、辛勤不懈,懷抱著美國夢的家庭。回憶交錯過去與現在,慢慢拼湊出這個橫跨半世紀的家族是如何過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富人窮生活。最後發現,自己繼承的不只是鉅額的遺產,還有他父母那一代留下來的一種對家庭、愛與金錢的獨特觀念。

 

「雪下的很大啊。」哈利舅舅說著。

「你們覺得今天會有人送貨嗎?」媽媽問道。

「大概只有科恩吧,他是個瘋子,才會在這種天氣工作。」,哈利舅舅回答。

「那……我們在這裡做什麼?」

「像我說的,海倫,只有瘋子。」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16 (本週三)  博客來 《麥田捕手》限時 66!!  
 
116 (本週三) 博客來 《麥田捕手》66 折回饋! 
時間: 當日 0:00--23:59
請把握難得機會 !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回    逢討債怒氣難平伸援手
                救落水芳心不死弄輕舟
 
  隆冬,正是年關「大比」之期。
  朔風怒號,大雪瀰漫。街道上,人們行色匆匆,肩挑手提的都是年貨。巷陌縱橫的清河坊,商氣人氣把飛雪作踐得一塌糊塗。長長的青石板街面只有深淺不一的黑濕。飛雪驟來,頓被濕化、熱化、足跡所化,只有黑濕通連,綿延逶迤,在密密匝匝的屋宇間,在迷濛混沌之中,獨持一份本原,獨存一種靈秀,以其厚實、平明、普通,向不可一世的一統長天飛雪挑戰。這就是杭州,這就是杭州的清河坊。
  「砰!──!……」爆竹沖天而起,孩子們仰頭拍手,雀躍歡呼。
  井邊,主婦們喜氣洋洋洗刷著鍋盆碗盤、雞鴨魚肉,一個個談笑風生,俚語嘟嚕。炒貨店門口,大炒鍋在「沙啦啦,沙啦啦……」翻炒著花生、瓜子、山核桃一類乾果,叫賣聲在鼎沸的人聲中顯得特別悅耳,充盈著獨特的杭州韻味:「快來呃──炒花生、瓜子、山核桃喲……」
  「火熱滾燙的粽子!乾隆萬歲爺下江南嘗過的甜粽、肉粽、紅棗粽……」
  「餛飩喲,燕皮餛飩能看見啥餡的喲……」
  人叢中,穿行著一位英俊青年,長方臉,眉清目朗,白淨面皮反被朔風吹得紅潤。腋下夾著一個帳本,雙手籠在棉衣袖子裏,腳下生風地踮著碎步。即使行人壅塞,等個空子鑽過去,他也這麼倒換兩腳,作碎步狀踮著。
  「砰!」又是一聲爆竹,他不由得抬起頭,駐足觀望,露出幾分孩子氣。
  「胡相公!」街邊粽子攤老闆叫住他:「這般急匆匆,討帳哪?」
  「是喲,年關大比,抓緊跑街。」說完,他瞅個人縫欲走。
  「吃個熱粽子,暖和、暖和。」老闆不放過任何一筆可能的生意。
  「多謝了!我不餓……」嘴裏說著,腳下已經利索地跑開了。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第二回 火驅寒有齡陋室說捐納
             人勤暖雪巖紙簍揀帳單
  不斷加柴進去,火堆熊熊燃燒,金黃色的火光搖動著,使破廟裏溫暖許多,就連那些陰鬱的佛像,神情也顯得開朗些了。胡雪巖和王有齡披著女式大袍,裸露著胸脯。王有齡已完全蘇醒,只是無力地倚在廟牆上,眼睛微閉,胡雪巖繼續為他舒鬆手指頭,揉腳腕。
  螺螄姑娘到佛龕後面換上一套乾衣服,拿著濕衣出來,走到火堆邊,坐下添柴撥火。
  胡雪巖道:「你該早點換上一身乾衣服。」


  「那多不好,我一個人穿乾衣服,你們倆卻……那多不公平。」螺螄說著,看了王有齡一眼。這位落水者已經倚著牆根睡著了,搖曳的火光,在他們臉上、身上投下一片不確定的暗紅、緋紅。胡雪巖感激地說:「螺螄姑娘,要不是你下河相救,我也差點同這位兄長一起餵了魚。」
  螺螄姑娘仍生著氣:「本來嘛,這輩子我再也不想見到你!實在是看到你危險,才……」胡雪巖嘻皮笑臉地湊攏了,壓低聲音道:「其實你只是嘴上說不想見、不想見,可身影老是黏著我。每次我收帳經過中河邊,總是看到你一邊撈河蚌、摸螺螄;一邊用眼睛朝我甩吊鉤。」說著,便輕輕捉住她一隻手,螺螄姑娘把他的手甩開:「呸!誰像你……山盟海誓說了千萬遍,一夜之間說變就變!」
  胡雪巖苦著臉:「你,你可千萬別怪我……我娘逼著,素娟又挺主動,我和她只有過一次,她就說她懷孕了。我沒法子,只好匆匆忙忙同她成親。可我心裏一直想著的是你……」他又把手探了過去,螺螄姑娘把他的手打開:「不用再花言巧語了,我已傷透了心……」胡雪巖猴過去,張開手臂想把她擁進懷裏,螺螄用力一把推開他。胡雪巖身子晃了晃,把王有齡驚醒了。他睜開雙眼,凝視著他們倆,輕咳了幾聲。
  螺螄姑娘有點不好意思:「你……醒了?吐出肚子裏的髒水,舒服多了吧?」
  王有齡無力地點頭:「唔──其實你們不用救我……就讓我隨波而去,了此殘生……」胡雪巖把身子坐正了,肅然道:「兄長怎麼說這種話?看你年紀輕輕,儀表不俗,肯定還是個讀書人,怎麼會動起尋死的念頭呢?」
  王有齡掙扎著把身子坐正了:「唉,不是我想尋死……是死來尋我……我們家的情況,你們不都看到了?」胡雪巖當真是個鬼靈精,大約因他幹跑街,閱人多多,或他天生就有一種看人識人的本領:「唔,看是看到了一點……你不是杭州人,也不是一般人家,過去肯定是書香門第、官宦人家。」王有齡不想多談他的家世,有意轉移話題道:「唉!別提了……看你們這樣親親熱熱,活著才叫有滋有味……你倆是青梅竹馬吧?」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三回  死有夢火葬亡父西溪地
              心皆迷瞎指職官城隍山

  轉眼已是清明。西湖碧波連天,輕舟畫舫相續。三潭映月朦朧的倒影映在水中,始終被蘭橈橈槳劃成碎片。湖面生皺,碧水花心,晴波蕩漾,難聚難分。六橋煙柳,風光旖旎。仕女弦歌,在堤上柳下盡皆把春懷敞了。
  螺螄盪著雙槳,載著二人在西湖上漫遊。王有齡立在船頭,信口吟了一首《西湖詩》:「錦帳開桃岸,蘭橈繫柳津。鳥鳴為勸酒,花笑欲留人。」
  胡雪巖雖不精於此道,到底人在畫中,身在景中,覺得短短二十個字,把個西湖風光、水上岸上遊人如狂的景況盡皆寫到,這位仁兄,也稱得上是位才俊了。可惜命運對他不公,一身敝舊的青布長衫,下襬上還留著些污漬,真是斯文掃地,令旁觀者心寒!
  移時,螺螄姑娘把小船停泊在蘇堤橋洞下的湖邊,她在船尾架起小炭爐,開始烹炒螺螄。
  船頭,坐著聊天等食的胡雪巖和王有齡。
  胡雪巖展開那一張揉皺的借據:「嗨!薄薄一紙借據,難倒一條英雄漢。你看……」
  王有齡一看,感觸良多:「是啊,人有時就差一口氣。我就是無錢到京城去補『實缺』,才落得上不著天、下不著地的境地,窮得連年都不知怎麼過!」
  「我看你喲,好比虎落平陽,英雄末路,我一定要想法拉你一把,心裏才好受。我斷定你會有出頭之日。」胡雪巖認真地說。
  「謝謝你的吉言,雪巖兄弟!」王有齡笑了笑,笑得有些淒涼。英雄末路,自己還說不上,但他是一個有膽有識、講良心重操守的讀書人。如今蹉跎杭州,蹇奄難進,能有雪巖這樣的知心朋友,不斷為自己喝采、打氣,摩拳擦掌地要幫自己一把,這不僅讓王有齡感動,也給他乾涸的心田注入了一股股清泉,增添了他對未來的信心。這不,他倆又生著法兒拉自己來領略西湖的春光,讓春風春水蕩滌心中的渣滓。他覺得心裏亮堂多了,天堂之門似乎開啟了一道縫,在一片無法驅遣的晦暗上面投射了一道晴光!
  螺螄姑娘端著一大盆炒好的螺螄來到船頭,招呼他倆:「來來,吃螺螄,吃醬爆螺螄!我剛從河裏撈起,魂靈兒都還沒有散呢。再有錢的人家也吃不到我這樣的美味。來來!」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四回  用心機送貓但求捐納費
              明大義贈佩為湊厚黑錢
  王有齡請胡雪巖喝茶,以表謝意。
  杭城喝茶趕早,街上尚自晨霧迷濛,茶館裏就已熱氣騰騰。茶友一邊喝茶品茗,一邊聊天,或是談著生意。
  提著大茶壺的「茶博士」在茶桌之間來回穿梭,不住殷勤地給茶客們沖茶續水,每有走動,便大聲吆喝。
  胡雪巖和王有齡坐在角落的一張茶桌上,一開話匣子,居然都是昨日范瞎子的算命。「有齡兄,聽了昨天范瞎子的話,我一夜沒睡好覺。」
  王有齡望著他:「你……信嗎?」
  胡雪巖沉吟:「怎麼說呢……半信半疑。」
  「是嗎?你信在哪裏?疑在何處?」
  胡雪巖指天畫地,一下子就激動起來:「譬如我的命,他純屬一派胡言。說什麼我前半生龍蟠虎鬥;又說什麼──結局是不得好死──我才不信哩!死也不相信。我偏要爭這口氣,一定要混出人樣兒來,光宗耀祖,讓他范瞎子看看!」
  王有齡抬抬手止住了他,沉思道:「雪巖,你別說……我倒感到范瞎子的話,雖屬荒誕,但似乎暗藏玄機……」
  胡雪巖驚訝:「哦,你這樣認為?」安靜下來,伸長脖子等他的下文。王有齡卻不緊不慢,一板一眼:「是喲……他叫我去坐城隍爺的交椅,這是什麼意思?我苦思冥想了一夜,總也猜不透。」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