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王安憶作品集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麥田_天香_書封+書腰_9789861204918


轉貼新聞來源:新華網  新華新聞

王安憶長篇小說《天香》獲第四屆"紅樓夢獎"首獎


      新華網香港7月26日電(記者劉歡)由香港浸會大學文學院主辦的第四屆世界華文長篇小說獎“紅樓夢獎”首獎26日揭曉,內地著名作家王安憶以其長篇新著《天香》獲得這一獎項。王安憶將于今年10月到香港出席頒獎典禮,並與讀者見面。

      “《天香》寫出上海申姓士大夫家族四代人的故事,整部小說氣勢恢宏,幾十位家族人物的塑造,皆有特色。此小說可說是江南文化的百科全書、女紅文化的經典,生動表現四代人的日常生活和志趣節操的傳世巨作。”第四屆“紅樓夢獎”決審委員會主席、小說家及詩人鐘玲這樣向傳媒介紹《天香》的獲獎理由。

      遠在上海的王安憶接受了香港傳媒及評委的現場電話採訪。“獲得‘紅樓夢獎’首獎,我感到非常高興,也很意外。”王安憶說,此次許多參賽作品實力很強,《天香》能夠在眾多作品中脫穎而出,既覺得意外也深感榮幸。

      “創作這部小說我總共花了22個月的時間,這個速度對我來說是比較慢的。”王安憶描述自己創作《天香》的過程時說,“寫小說之前我也沒抱什麼期望,就是盡自己努力慢慢寫。這部小說題材很好,我一旦進入創作狀態,就感覺小說在等我一樣,過程還是蠻舒服的。”

      獲得第四屆“紅樓夢獎”決審團獎的作品為賈平凹的《古爐》、閻連科的《四書》和格非的《春盡江南》。馬來西亞作家黎紫書的《告別的年代》和旅美作家嚴歌苓的《陸犯焉識》則獲得此屆“紅樓夢獎”專家推薦獎。

      “紅樓夢獎”2006年評出第一屆獎。該獎旨在獎勵世界各地出版成書的傑出華文長篇小說,以提升華文長篇小說創作的水平,推動二十一世紀華文長篇小說創作。該獎兩年一評,首獎獎金30萬港元,是目前單本中文小說獎金最高的獎項。前三屆的首獎分別授予賈平凹的《秦腔》、莫言的《生死疲勞》和駱以軍的《西夏旅館》。

 

[購書去!]

城邦讀書花園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讀冊生活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茜紗窗下_正書封-300.jpg

茜紗窗下

王安憶

2010.04.06出版

不過問生命的繁文縟節

卻擁有一雙最清澈洞察炎涼世態的眼睛

 

她活在一座魯迅的城市、巴金的城市、張愛玲的城市……然而,她卻一直是個獨特的存在。

她不斷給人驚喜的寫作,她寂寞獨行的探索,她對文學時尚、媒體喧囂冷靜斷然的處置方式,都讓讀者欽佩她的才氣,她的探索勇氣,她對嚴肅文學的執著,她的拒絕「熱鬧」的姿態……

  不願重複自己。拒絕時尚和喧囂。對寫作以外的東西不善經營。喜歡精神歷險。敏感、多思、謹慎……她無法被歸位、向來特立獨行、從來是未知大於已知。

她,是小說之外的王安憶。也是另外一個我們必須重新讀她、認識她的王安憶。

《茜紗窗下》是王安憶的散文結集,她的文字與敘事總是讓人讀來饒富韻味。本書主要是書寫有關上海的生活讀書旅行札記,不論是寫景、狀物、敘事別緻細膩,節奏舒緩,張馳有致,呈顯出一種內斂、從容的風格;即使是日常小品王安憶也能讓讀者在閱讀中輕易進入她無人能及的優美世界。

        王安憶曾於訪談中提到:

這個時代是一個我不太喜歡的時代。它的特徵是外部的東西太多了。物質東西太多,人都缺乏內心生活。我甚至很懷念文化大革命我們青春的時代。那時物質真是非常匱乏,什麼都沒有。但那個時候我們的內心都非常豐富。我想我們都是在那種內心要求裡開始學習文學。在今天的社會裡,我覺得年輕人都非常性急,性急地想從閱讀裡得到快感、性急得沒有一點耐性說我靜下來好好地去想一想、慢慢讀、慢慢地去得到這種樂趣。他們要快速地得到樂趣。

     這段話道盡了王安憶對美好文學的細品追求,也是《茜紗窗下》一書值得讀者細細品讀、悠緩體會的獨特況味。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月色撩人150.jpg                               

書名:月色撩人

作者:王安憶

定價:250元

出版日期:2008.12.06

當你最熱愛愛得發痛的年代已經過去,當你醒來發現世界變成了你最不希望的樣子,你能不能夠愛它?

  這撩人月色的夜晚並不浪漫,而是一片清冷的月光,照耀的這一面也許看上去很溫柔,背過去的那一面卻陰森森的,因為這是個無法愛的時代,我們自己瘖啞無光,只能從他人那裡借光,得靠著他人才能發亮。可是他人的光永遠無法完整包覆誰,一旦沒有光源,我們坑疤貧瘠的現實一覽無遺,寒冷得讓人受不了。就這樣,隨著時代,故事從美好的過往進入生冷的現世。

 

         飄萍似的一無所有的鄉下女孩子、成天清談搞藝術表演的畫廊主人、害怕老去的成功的生意人、居中盤旋謀生的俊秀男子、什麼都看過什麼也不怕的中年女子,這五個角色由一種特殊的敘事方式扣連而成上海這物換星移的城市寓言。

      日子既是鮮活生猛的,另一面又殘酷冷淡。未來像是無限光明,又叫人慘惻難安。有幾乎是絕情的那種感情,也有幾乎是絕望的那種希望。又想追求精神的自由,卻又卡著物質的條件。

    《月色撩人》裡的人物被這些焦慮驅使著,年輕的女人搶男人時毫不留情,年老的男人甩女人時也一樣不手軟。唯一真摯的感情是發生在久遠以前的那一段,一個浩浩蕩蕩的年代,但那是個永遠不會再回來的時代。現在的青春再也不會有天真的理想和堅持,反而充滿了盤算;現在的愛情也沒有轟轟烈烈的情感了,取而代之的是伴隨無望而來的灑潑任性。

  王安憶對於這個滾滾錢流的新時代新世界充滿了矛盾的情緒,而她依舊熱愛上海以及上海的人們,這次她將寫作拉出了一個冷而遠的旁觀立場,像是用望遠的長鏡頭記錄下來的某種現代城市風景,聽不見誰在吶喊什麼,每一天都是一場安靜的愛情與生存的廝殺,搶到了的人就贏了片刻,輸了的人也不退卻,繼續往下一個戰場奔去。故事裡每個角色的追求總是落空,他們在街頭拉扯,在空屋流淚,在人群中感到寂寞,摔碗砸盤,糟蹋自己或他人,試圖抓住什麼來掙扎抵抗,使勁,使勁,拒絕沉沒。這一切載沉載浮的眾生相寫出了一個時代轉換的鮮明圖像。(引自柯裕棻/序)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名:啟蒙時代
作者:王安憶
定價:320
出版時間:2007年4
書系:王安憶作品集

閱讀長篇小說的黃金時代來臨了!
人生最美好的時光,就是閱讀王安憶的長篇小說。 

二十世紀末,王安憶以《長恨歌》和《紀實與虛構》亨譽臺灣文壇,也轟動國內外華文世界。 

二十一世紀初,王安憶的《富萍》和《上種紅菱下種藕》博得一片讚譽,墊定了她在國際文壇上的地位,也備受國際文學大獎矚目。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