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幣崛起正封.jpg

貨幣崛起The Ascent of Money 

金融資本如何改變世界歷史及其未來之路

  

★ 雄踞Amazon網路書店暢銷榜

★《紐約時報》排行榜暢銷書

★《泰晤士報》近十年百大佳作入選!

 

12月11日 隆重上市!

 

每個歷史故事背後都有一條金融線索

在全球信貸緊縮、金融行業出現危機的形勢下,「貨幣」已成為全球最熱門的詞語之一。貨幣究竟怎樣影響到我們今天的社會?

《貨幣崛起》一書以全新的角度描述貨幣的歷史,讓讀者知道金融演化進程背後發生的事情。 在書中,我們隨貨幣進行了一次穿越時間的旅行。從歐洲大陸流通的古羅馬銀幣,到成為第一批銀行家的意大利高利貸者;從五千年前流通的泥土「貨幣」,到今日銀行外匯顯示幕上閃爍的數字,在人類社會的進步過程中,金融常是背後的推手。羅斯希爾德家族為何能在滑鐵盧戰役中大賺一筆?文藝復興的深層推動力是什麼?中國和美國如何開始成為共同體?《貨幣崛起》告訴我們,每個歷史故事背後都有一條金融線索。透過弗格森的專業視角,許多為人熟知的歷史事件被賦予新的意義,清晰地成為金融史上的一座座里程碑,而金融的發展進程則構成一切歷史背後最為本質的故事背景。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789861735795_300.jpg

 

《盛世》---後極權時代《1984》的寫法

 

作者:張曉輝       北京萬聖書園經理

 

陳冠中滿可以把自己的新小 說命名為《2013》,藉以向那本偉大的政治幻想小說表示敬意。這種借構想未來政治與社會體制下小人物掙扎抗爭的故事來澆自家塊壘的筆法討巧而又迷人;我們簡直要禁不住詫異,何以整整半個世紀,竟然少有仿效喬治·奧威爾的傑出作品產生出來。

 

    至少從表面上看,《盛世:中國,2013年》與《1984》有著頗多相似之處。自不待言,兩者都在構想威權體制未來某時刻的走向,亦都對此一體制禍及社會與人心的統治原則表示批判;即便在細節上,讀《盛世》的時候我們也不斷被喚起對其前輩的回憶。《盛世》裏有自己的溫斯頓·史密斯,那是不斷尋找丟失的二月的方草地;有自己的裘莉亞,那是不甘沉默孤獨作戰的韋希紅;甚至在那位政治局高官何東生的身上,也找得到奧勃良的影子(更不必說小說後半段何東生對中共盛世政策的解釋,與奧勃良在拷問溫斯頓時的誇誇其談所具有的結構上的相似)。盛世之下民眾的滿足感,簡直是兩分鐘仇恨的後現代拷貝;那丟失的二月裏報刊資料的缺失,讓人想到真理部裏充滿嘲諷意味的忘卻洞;還有,連小希那個頗具恐怖主義左憤色彩的兒子,也很有點《1984》當中派遜斯的孩子拿手紙加蜂窩當軍號的味道呢。

 

    然而兩者的相似便到此為止。須知《盛世》是充滿後現代末世氛圍的環境下產生的作品,而絕不似《1984》那種極具浪漫主義與自由主義傾向的風格,故而我們絕不可把這兩者,混為同一類小說。遙想《1984》產生的時代,正是自由和極權絞殺在一起的辰光;在極權體制下,人們追求自由的鬥爭是壯烈的、悲劇性的,宛如一出出《沙家浜》《紅燈記》在上演;概言之,這是鮮血與屠戮交織在一起的慘烈戰爭,反映的是極權時代當局與民眾浪漫主義的緊張關係。到了後極權時代,這種浪漫主義的對抗已經褪色。就統治者而言,他們已經不存在對於舊日信仰的狂熱忠誠,其嘴裏道出的信仰不過是掩蓋其瘋狂追求私利本質的花言巧語;因之對於民眾,他們也不似自己的前代先祖那樣,必欲格殺所有潛在的敵對因素而後快。於是他們往往表現得疲軟鬆懈、漫不經心,恐怖和對抗變成了他們的變態而非常態,成為其謀求私利不得已而為之的一種手段。相應地,統治者的這種行為方式,令到民眾失去了敵對的物件。凡是敵對,總歸需要雙方的存在才可以進行下去;這樣,統治者暴力手段的缺失,使得民眾亦放棄了浪漫主義的對抗,用《盛世》裏的話講,開始變得嗨賴賴——而且根本不需要政府在飲用水里加什麼MDMA,他們自行就會忘記。

 

    (何東生說)我想跟你們說的是,沒錯,中央主管宣傳的部門是做了些工作,但這也不過是順水推舟,如果不先是老百姓自己想忘記,我們也不可能強迫大家忘記,是中國老百姓自己主動給自己吃了健忘藥。(274頁)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美國 Chimerica

  在許多人眼中,金融史不過是「逝者如斯」的古代史,就跟帝制時期的中國史一樣。市場很健忘。今天,很多年輕一輩的交易員甚至沒經歷過一九九七至一九九八年間的亞洲金融危機。二○○○年以後進入金融市場的人,渡過了悸動莫名的七年。全世界股市一片欣欣向榮,債券市場、大宗商品市場和衍生性商品市場也是如此。事實上,所有的資產類別莫不如此——想當然爾,分紅可觀時不管投資波爾多佳釀或豪華遊艇都有賺頭。但這繁榮的幾年,也是莫名其妙的幾年:在短期利率揚升、貿易失衡擴大、攸關經濟發展的石油輸出國政治風險升高之際,市場卻高飛。這看似矛盾的現象,關鍵在於中國。長江岸邊的重慶,地處中國內陸中心,距西方人最常光顧的沿海企業區有千哩之遙。但3,200萬重慶居民也跟香港或上海人一樣,趕上今天的經濟奇蹟。從某個層面來說,重慶快速的工業化和都市化進程,堪稱共產制度計畫經濟最後和最大的成就。30座橋樑、十條輕軌鐵路;無以計數的摩天大樓住宅,從氤氳煙嵐中一一冒了出來,宛如歌誦這中央集權、一黨專政國家權力的紀念碑。其實,重慶的成長也是開放民間企業的成果。吳亞軍展現中國新富的形象:她身為重慶地產開發公司大老闆,身價超過90億美元,是中國最富有的女人之一,跟一百年前在香港發跡的那些蘇格蘭人形成鮮明對比。再以尹明善來說,文革時期蹲過牢的他,中國經濟開放後在一九九○年代初期發現自己真正的才能,區區15年便建立起總值九億美元的事業;去年,他的力帆實業賣出150萬具摩托車引擎和摩托車,目前已外銷到歐美。現今的中國住著345,000多位百萬富豪,吳亞君和尹明善只是其中二位而已。

 

中國拋開的不只是帝國的過往而已。到目前為止,經濟成長最為快速的中國,也避過了不時吹垮其他新興市場的危機。由於人民幣已在一九九四年貶值,且經濟改革期間始終維持資本管制,一九九七至一九九八年間並未出現通貨危機。中國想要吸引外資時,一貫堅持必須採直接投資方式,也就是說,中國不像許多新興市場,靠向西方銀行的借貸來發展本國產業,而是讓外國人在中國的經濟特區裡蓋工廠;一旦發生危機,想撤走龐大笨重的資產可不容易。很重要的一點是,中國龐大的投資來自中國人自己(和遍布海外的華僑)的儲蓄。經歷多年動盪後,中國家庭特別謹慎,加上不習慣西方信貸機構那一套做法,因此把逐年增加的所得存起來的比例高得出奇,這跟近年來幾乎不存半毛錢的美國人恰成明顯對比。中國企業儲蓄利潤的比例更高。儲蓄實在太多了,因此出現數百年來第一次資金流向不是由西向東,而是由東向西的現象。而且流量極為驚人。二○○七年,美國必須向世界各國借支8,000億美元,也就是每一個工作日借40幾億;相形之下,中國的經常帳盈餘高達2,620億,相當於美國赤字的四分之一強。這筆盈餘有極大比例借給美國。實際上,中華人民共和國已成為美利堅合眾國的銀行。

  

乍看之下,這似乎相當詭異。今天美國人的年均所得為34,000多美元,中國雖有少數像吳亞君和尹明善這樣的富豪,但一般人年均所得還不到2,000美元。那麼,中國人為什麼要借錢給富裕22倍的美國人呢?答案是,一直到最近,中國利用龐大人口的最好辦法就是輸出產品給揮霍無度的美國消費者。為確保這些出口商品便宜得讓人無法擋,中國必須在全球市場買進好幾十億的美元(這是亞洲通貨釘住美元制度的一環,有些評論家稱之為布列頓森林第二體系)力抗人民幣升值趨勢。二○○六年,中國持有的美金肯定已破一兆大關。(饒富意義的是,中國外匯存底增加的淨額,幾乎完全和美國財政部與其他政府機關的債券淨發行額相當。)另一方面,從美國的觀點來看,維繫近年好光景的最好辦法就是進口中國的廉價物品。何況,外包給中國生產製造,美國公司也可以坐收廉價勞力之利。更重要的是,賣出幾十億美元的債券給中國人民銀行,美國也可大幅降息。

  

歡迎光臨占地表面積十分之一、人口四分之一、經濟產值三分之一、最近八年全球經濟成長一半以上的雙重國家「中美國」(Chimerica),也就是中國加美國。一時間,兩者猶如天作之合。東方的中美國人存錢,西方的中美國人花錢;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壓低美國通膨,中國儲蓄拉低美國利率,結果,借錢相當輕鬆,開公司很有賺頭。由於有中美國,全球實際利率(扣除通膨後的借貸成本)比過去15年的平均水準少了三分之一以上;由於有中美國,美國公司二○○六年的利潤成長了相同的比例,高於他們對GDP的平均貢獻。但其中有陷阱。中國愈是樂於借錢給美國,美國人借錢的意願就愈高。換句話說,中美國乃是二○○○年以降「金融行星」會見證到銀行放款、債券發行與新衍生性商品契約激增的根本原因。中美國是避險基金人口爆炸的根本原因,也是大型私募股權基金能到處借錢,靠財務槓桿來收購公司的根本緣由。此外,中美國或聯準會主席伯克南所稱的亞洲「儲蓄過剩」現象,也是二○○六年美國房貸市場資金如此充裕,沒有收入、工作或資產的人也可以全額貸款的根本原因。

  

前面說過,二○○七年的次貸危機其實不難預見,難的是預測美國自家新興市場上房貸違約案氾濫所引起的震盪,竟會造成西方金融制度大地震。次級房貸違約會毀了擔保債券憑證之類的資產型新投資工具,了解的人並不多;很少人看到,當這類虧損的幅度飆高,銀行同業間拆借會緊縮,對發行短期商業本票和公司債者所課的利息會跳升,致使各民營部門的借貸者都受到銀根緊縮的痛苦;很少人預見,這次信貸危機會造成一家英國銀行自一八六六年建行首次發生擠兌,最終落得收歸國營。話說二○○七年七月,問題還沒開始的時候,有位美國避險基金經理人以七賠一跟我打賭,說美國未來五年內不會出現衰退。他在六個月後承認:「我賭世界不會就此結束。我們輸了。」到二○○八年五月底,美國確實已露出衰退的端倪,但這是世界末日嗎?

  

美國衰退,中國著實不可能毫髮無傷(金磚四國就更別提了)。美國仍然是中國最大貿易夥伴,占中國對外出口五分之一左右;另一方面,淨出口對中國經濟成長的重要性在最近幾年已大幅降低。何況,中國的外匯存底已足夠使北京居於強勢地位,能挹注資金給岌岌可危的美國銀行。避險基金興起只是後一九九八年全球金融重新定位的故事之一,更為重要的是「主權財富基金」(soverign wealth fund, SWF)的成長,也就是由擁有鉅額貿易盈餘的國家為管理其日漸累積的財富所成立的基金。到二○○七年底時,主權基金所管理的資金為2.6兆美元左右,比全球避險基金總額還多,跟政府退休基金和央行準備金相去不遠。根據摩根史坦利的預測,主權基金的資產可能在15年內達到27兆美元,略高於全球金融總資產的9%。中東和亞洲各國的主權基金已在二○○七年開始投資西方的金融公司,如巴克萊、貝爾斯登、花旗集團、美林、摩根史坦利、瑞士銀行集團,以及民間股權公司如黑石集團(Blackstone Group L.P.)和卡萊爾集團(Carlyle Group)。一時間,金融史中的終極投資者角色大逆轉,主權基金儼然組織了全球紓困西方金融的行動。對提倡被索羅斯貶為「市場基本教義」(market fundamentalism)的人而言,這是令人心痛的反常現象:最近一次危機中的最大贏家,居然是國有事業體。

  

至於這看來優雅且可成為典範的中美國方案,何以解決不了美國的危機,原因倒是不少。其中之一單純是中國初次進攻美國金融股的結果不很理想。 北京有理由擔心,對西方國家的銀行而言,目前還不算最惡劣的境況,尤其美國衰退對名義價值高達62兆美元未清的信用違約交換(CDS 有何衝擊尚難逆料。此外,中美國核心難掩的政治緊張也是個原因。美國國會憂心中國的不公平競爭和通貨操作已有好一段時間,現在隨著美國衰退日趨嚴重,非難的聲音也可能愈來愈大。然而,美國從二○○七年八月開始的寬鬆貨幣政策,例如將聯邦基金利率大幅調降到逼近於零、以各式「拍賣機構」與種種手段挹注銀行體系超過1,500億美元等,其實也等於美國版的通貨操作。在美國危機爆發的初期,美元對各大貿易夥伴的通貨已貶值約四分之一,其中包括對人民幣貶值9%。由於這一發展正好碰上各市場同時出現的商品供需壓力,結果便形成食品、燃料和原物料價格大幅揚升的局面。商品價格揚升從而加強了中國的通膨壓力,促使中國實施物價管制和出口禁令,爭奪非洲和世界各地的天然資源,而這些作為在西方國家眼中,自然帶有令人不安的帝國色彩。而當美元復甦、大宗商品價格崩跌,上述趨勢在二○○八年末逆轉,並未導致二國間的摩擦。事實上,即便中國對美出口已大幅下滑,美國仍重申對「通貨操作」的譴責。也許,正如Chimerica這個名稱所暗示,「中美國」不過是頭三不像「卡密勒」(chimera):古代傳說中獅、羊、龍合於一身的怪獸。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短期資本管理不善 

  假設有這麼一顆行星,完全沒有主觀且有時流於非理性的人類,造成種種複雜的摩擦。行星上的居民全知全能,絕對理性,可以瞬間吸收所有的新資訊,並藉此將利潤最大化;他們未曾停止貿易,他們的市場不間斷、沒有摩擦、完全流動。這個行星上的金融市場走的是「漫步」(random walk)的路子,也就是說,每天的價格都跟前一天沒有太大關聯,但充分反映所有相關資訊。這顆行星的股市報酬率沿標準的鐘形曲線分布(參閱第三章),大多數的年份集中在平均數附近,且其中三分之二在平均數一個標準差的範圍內。在這樣的世界裡,「六個標準差」的停損拋售,就跟我們這個世界裡身高一呎半的侏儒一樣罕見;400萬個交易年才會出現一次。由當代最聰明的金融經濟學家設想出來的這顆行星,跟地球上最平淡無趣的地方之一──美國康乃迪克州格林威治村極為相像,倒也不全然出人意表。

 

  一九九三年,兩位數學天才懷著遠大構想來到格林威治村。史丹佛大學的斯科爾斯(Myron Scholes)與高盛集團的布雷克(Fisher Black)密切合作,發展出革命性的選擇權定價理論。現在,他和第三位經濟學家──哈佛商學院的默頓(Robert Merton),希望能將所謂的「布雷克─斯科爾斯模型」變成生財器具。他們學院式的研究起點是行之有年的金融工具「選擇權契約」,其運作方式如下:假設某一檔股票今天的股價是100美元,但我相信未來的價格會更高,譬如說一年後值200美元,則大可買個未來以150美元買入的選擇權。若我是對的,我就賺到了;若是不對,沒關係,虧的只是購買選擇權的代價。問題在於如何決定價格。

  「量化分析師」(quant)──擁有博士學位的數學專才分析師,往往將布雷克—斯科爾斯的選擇權定價模型稱為黑盒子,至於黑盒子裡面到底是什麼,倒是值得我們好好瞧一瞧。問題我再說一遍,要在未來的特定日期購買特定股票,而這段期間內股價變動無法預測,這選擇權該如何定價。若能正確算出選擇權價格,而不是只靠猜測,那你算得上是名副其實的「火箭科學家」(rocket scientist)。 布雷克和斯科爾斯推測,選擇權價值依下列五個變數而定:股票市價(S)、選擇權到期日(T)、選擇權執行價格(X)、整體經濟中的無風險獲利率(r),以及最重要的年度預期波動率,亦即從購買日至到期日之間的股價波動(σ,第18個希臘字母,發音為sigma)。布雷克和斯科爾斯以絕妙的數學才情將期權價格(C)歸納成下列公式:

 

    *此處的公式無法用WORD打出來,請注意*

  C=SN(D1)Xe -eT N[6D2)

  D1=------------------------------

 

  腦袋有點卡住了?搞不懂代數?老實說,我也搞不懂。但這正中量化分析師下懷。他們要靠這套理論賺錢,市場上就得全是些憑(很難得正確的)直覺行事,壓根兒不懂得怎麼定價選擇權的人。此外,他們還得有強大的運算能力,而這正是一九八○年代初期以來改變金融市場的力量。現在他們只需要一個懂市場的合夥人,就可以從教師會館一舉躍進交易所。布雷克已被癌症擊倒,當不了合夥人,默頓和斯科爾斯於是找上梅利威瑟(John Meriwether)。梅利威瑟在所羅門兄弟公司(Salomon Brothers Inc.)當過債券套利部門主管,並在八○年代儲貸危機時發了第一筆財。他們在一九九四年成立一家叫「長期資本管理」(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 LTCM)的公司。

         

  這家公司堪稱是夢幻團隊:二位學界最搶手的量化分析師,搭配所羅門出身的超級巨星,再加上前聯準會副主席穆林斯(David Mullins)和另一位前哈佛教授羅森費爾德(Eric Rosenfeld),以及一票所羅門出身的交易員(哈格漢尼〔Victor Haghani〕、希里布朗德〔Larry Hilibrand〕和胡夫許米德〔Hans Hufschmid〕)。LTCM基金所吸引的投資者以大銀行為主,其中包括紐約投資銀行美林、瑞士民間銀行寶盛集團(Julius Baer Group),瑞士聯合銀行(UBS)也在稍後加入。最低投資額為1,000萬美元。LTCM股東的報酬是收取2%的資產和25%的利潤(目前大部分的避險基金收費是二和20,並不是二和25)投資者加入三年後才能退出。另一家華爾街公司貝爾斯登隨時待命執行LCTM的交易。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9789861735801-300.jpg

書名:果然,這種男人還是分的好

作者:文/角川いつかItsuka Kadokawa

          圖/ゆづきいづる(Izuru Yuzuki)

 

出版日期:2009.12.06

 

妳,老是被糟糕的男人玩弄嗎?

無論是看不出來有外遇的老實男人;

還是對酒店有依存症的大男人;從此都跟他們一刀兩斷吧!

 

如果改變了妳看男人的眼光,妳的人生也會因而改變的!

 

本書教妳無論是戀愛或婚姻,在人生中做出明智選擇的60個方法。

一刀兩斷揮別招來不幸的無用男!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