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測中國2013 盛世暗藏機鋒

Clipboard01.jpg

香港作家陳冠中的政治寓言小說《盛世——中國,2013年》和美國未來學家約翰‧奈斯比特的《中國大趨勢》,在預測中國未來潮流中吸引眼球。《盛世》寫二零一三年中國進入盛世,國人滿懷幸福感,但小說主角看到盛世的曖昧一面。奈斯比特認為中國沒有以民主的名義使自己陷入政黨爭鬥局面,而是以一黨體制實現現代化,發展出一種獨特的縱向民主,形成穩定關鍵,到二零五零年中國將成為世界中心。

 

二十年前的十一月九日,阻隔東、西德二十八年的柏林牆轟然倒塌,震驚世界,東西德重歸統一,隨即引發前蘇聯和東歐共產國家陣營瓦解。歷年來,在柏林牆倒塌的紀念活動時,包括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在內,都曾預測「自由在中國必將勝利,共產中國必將終結」。然而,現在的中國正步入「盛世」。二零一三年,中共十八大召開翌年,換上新血的中南海領導人執政,新的「盛世」時代又會如何?

  

冷戰後世界政治格局改變了,軍事權主導的格局演變成經濟實力主導的格局,亞洲成為這個轉變的最大受益者,中國更是一枝獨秀。不少中國人怡然自得。中國經驗,中國模式,中國道路,引起了世界的熱議。如何剖析中國的社會現實,如何預測中國未來社會發展,成了人們視野的焦點。移居北京十年的香港作家陳冠中,今年秋天在香港推出政治寓言長篇小說《盛世——中國,2013年》(台灣版預計於12月8日由麥田發行);現居奧地利維也納和中國天津兩地的美國未來學者約翰‧奈斯比特,九月推出《中國大趨勢》。

 

 

這兩本書,在當今預測中國未來的一股潮流中吸引眼球。

 

這是政治寓言小說《盛世——中國,2013年》的故事;二零一二年中共十八大換屆。中共中央換代的翌年,即二零一三年,中國比今天更富、更強、更自信、更自傲。西方國家在二零一一年再度爆發經濟危機,全球經濟進入「冰火期」而陷入長期滯脹,唯有中國自主創新的自救成功,經濟興旺,國力更上層樓,全國一片喜洋洋,國人滿腔幸福感,皆樂呵呵迎接盛世。

 

2013中國一片喜洋洋

小說梗概是:長期定居北京的台灣作家老陳,買了樓,生活安穩無憂,心情愉快,感覺良好,中國不折騰了。每天過著好日子,他覺得「眼前的中國很棒」。老陳說:「不要以為我是在盲目吹捧中國,我知道中國問題還很多,但你想想,以美國為禍首的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自我摧殘,二零零八年金融海嘯後,稍有起色才沒幾年,又再度陷入滯脹期,禍延全球,無一倖免,至今未能爬出谷底,唯中國能獨善其身……不僅改寫了國際經濟的遊戲規則,簡直是改寫了西方經濟學,更重要的是社會沒有動亂,反而更和諧。真不由你不服氣,太了不起了。」

 

老陳在香港出生,在調景嶺讀完小學,追隨父母遷居台灣,他自稱「是台灣文化界的一個人物」。在兩個偶然的場合,老陳意外碰到兩個久違且不合時宜的朋友:方草地與小希(韋希紅)。景複雜的方草地告訴老陳一個大家都忘記的秘密,就是在世界經濟進入冰火期之後、《人民日報》宣布中國盛世正式開始之前,有一整個月的日子失蹤了。「全國動亂、搶購糧食、軍隊進城、公安嚴打、禽流感疫苗注射,都沒人記得了,那一個月的事,大家都忘了」,方草地要查出真相,為了收集證據證明那個月曾經存在,尋覓兩年,跑遍全國,但是除了找到一個彈吉他、飼養貓狗的年輕人張逗外,沒人記得那個月期間發生的任何事情,對方草地的舉動,誰都沒有興趣。中國進入盛世後的兩年,張逗就覺得很奇怪,碰到的人都覺得好快樂,很少聽到有人說不快樂的事,他覺得所有人都變得有點怪,但他也說不出所以然,也裝得很快樂。

 

某些記憶集體掉進黑洞

小希是上世紀「八九六四」前一個自由派知識分子沙龍的女主人,九十年代她總是與異見分子、外國人混在一起,現在這些人都不見了。老陳曾暗戀過她,但當下她處境甚為不妙,不斷搬家以逃避監控。她說:「以前周圍朋友都愛談論政治,批評政府。所以,我沒法適應今天。突然這兩年,這個所謂中國盛世正式開始後,大家不僅不批評政府,還非常滿意現狀。我不知道這轉變是怎麼來的,我腦中有一片空白,因為有一段時間我進了精神病院,吃藥吃糊塗,前前後後的事情都記不起」,「我跟他們談以前的事情,尤其是八九六四,他們都不想談,甚至是一臉茫然。談到文革,他們也只記得下鄉插隊好玩的事,都變成青春期浪漫懷舊,連憶苦思甜都談不上。某些記憶好像集體掉進了黑洞,再也出不來。我真弄不懂,是他們變了,還是我有毛病?」

 

大家都在這盛世樂哈哈的。小希卻過得很不舒坦,整天上網,化各種名字跟人吵架,像個瘋女人。她說,「我只知道這樣做是為了告訴大家:千萬不要忘記,共產黨不是像他們自己宣傳的那樣永遠的偉光正(偉大、光榮、正確)」,「這兩年碰到的人,都讓我失望,都說不到一塊去」。老陳發覺自己依然喜歡小希,但還是有顧慮,小希「是個會惹麻煩的人」,「她不是那種知識分子型的異見分子」,但「過去的三十年,政治上的麻煩總是跟著她,完全是因為性格太直,又太固執,簡直是嫉惡如仇,容易得罪人」。據老陳說,以前很多人都願意幫她,包括一些外國人,現在這樣的外國人都不見了,誰都不願意得罪中共,願意得罪的大概也拿不到進中國的簽證,而小希周圍的人,日子都過得好好,不想折騰,用老陳的話說,「都有點躲著她」,因此,老陳擔心小希會連累自己。左閃右避下,老陳最終還是給捲進小希、方草地的邊緣人世界,看到盛世的鮮為人知、不甚光鮮的各種面向,以至身陷險境,才發覺中國的現實比他所寫的小說更離奇……

 

「冰火盛世」雖屬子虛烏有,但展示了在世界經濟變動下,中國身處的局面。小說鮮紅色的封底,用黑字寫著「新盛世主義的十項國策獻言」。小說中借《讀書》雜誌創辦元老之一莊子仲之口,說出了這十項國策:一黨領導的民主專政;穩定第一的依法治國;執政為民的威權政府;國家調控的市場經濟;央企主導的公平競爭;中國特色的科學發展;以我為主的和諧外交;單民族主權的多族群共和;後西方後普世的主體思想;中華文明舉世無雙的民族復興。

 

這部寓言小說的作者陳冠中,生於上海,四歲到香港,曾住台北六年,後長住香港,近十年移居北京,身為城市浪人,在大江南北遊走。他的正業是冷眼看而曲筆寫,他的副業是傳媒和文化策劃。他感受中國巨變,以感知回應時代。他身處中國「盛世」,深感身邊諸多現象都不是一些既有學術概念所能解釋的。但他相信中國未來的幾年,還會朝著今天的路向走,於是,他預測二零一三年的中國,那是中共十八大中南海換代後的一年。他說,「小說《盛世》,潛台詞是個疑問句:很可能這樣一種形態的盛世將是中國的現實,中國人特別是知識分子該如何自處?」這部小說書名《盛世》,在書的最後一個章節的標題卻是「危言盛世」。文化評論家李歐梵對陳冠中說,《盛世》中的那標題「危言盛世」,會讓一些讀者想到中國近代思想家鄭觀應的《盛世危言》。《盛世危言》於清光緒十九年(一八九三年)出版,被稱為系統學習西方社會的綱領,是中國思想界一部較早認真思考從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轉變的著作。

 

日前,陳冠中在香港接受採訪時說:「當下中國知識分子的絕大部分,都已經自覺的調整自己站在政府的立場而不是站在政府的對立面。體制吸納精英,精英背靠大國,人人找到自己的位置,一些智囊精英甚至爭著替政府出主意,給政府當造型師。社會的隱憂和問題,大家都知道,但只要體制吸納我,你的腐敗你的專制,我也不是不能接受……以前說政治不改革,經濟發展就會出現問題,但至少現在看來,政治改革沒推動,而經濟發展始終沒有停止。」

 

中國人的「幸福感」來自金融海嘯中,西方世界經濟不振,而唯獨中國蒸蒸日上。源於美國席捲全球的金融危機,使人們反思西方特別是美國宣稱的西方民主是否最好的執政方式。美國專欄作家、記者托馬斯‧弗里德曼因《世界是平的》備享盛譽,零九年五月又推出《世界又熱又平又擠》,其在論述美國面對綠色革命時透露無奈:「美國的民主制度反而成了一種障礙」,他甚至感慨「讓美國做一天中國」。(江迅)■

 

 

* 本文轉載自<亞洲週刊>,由記者江迅撰寫,

  原文請見<亞洲週刊>正式官網連結。

Posted by 麥田出版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