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冒險:朵貝.楊笙的書畫天地

文/杜明城(國立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副教授)

人物的刻畫是姆米系列故事能歷久彌新的主因,書中的幾位要角各個都成為個性鮮明的人物類型,有沉著能幹、一貫樂觀的姆米媽媽,熱愛冒險、喜歡思考、好為人師的姆米爸爸,有點造作、愛好珠寶、膚色隨情緒變化的司諾克小姐,隨時躺在吊床懶得動彈的哲學家麝香鼠,喜歡吹口琴、旅行和釣魚的司那夫金,長得像袋鼠的膽小鬼史尼夫,常製造小亂子的米妮,長得像白蘆筍的溜溜,總是不開心的米沙,像山精一般會降禍的莫蘭,有蒐集癖的亨姆廉,還有喜歡貝殼石頭、膽大心細的主角姆米托魯......他們好像親善使節團,熱鬧呼呼的引領我們到千湖的國度。

cover 1.jpg

----------

即使在英語世界,相較於其他的童話大家,朵貝.楊笙是相對容易受到忽略的。不但概論性的兒童文學書籍對於「姆米系列」叢書鮮少著墨,就連學術性的專論也都只有偶爾帶上一筆。這與此叢書的重要地位形成一個不小的落差,相較於由此衍生的影象商品及其他文化商品的盛行,頗令人費解,台灣的讀者對作品的陌生也就更不足為奇了。作者是芬蘭人,用瑞典文創作,也因此偏離了以英文、法文、德文為主的童話主流傳統,較不易被納入西方兒童文學固有的分類系統,或許可以解釋這個偏差現象。殊不知唯其如此,方更能彰顯「姆米系列」的獨特趣味與民族風采。和西貝流士的《芬蘭頌》一樣,楊笙藉著簡樸的文字、清新的素描,讓我們藉著故事和圖象,默寓了這個民族不凡的心靈。


楊笙一九一四年出生於赫爾辛基,父母都是藝術家,她想必是承襲了雙親的才華,十五歲以後進入藝術學校,先後就讀於德國、義大利、法國和倫敦。第一部作品《姆米與大洪水》發表於一九四五年,隔年出版姆米系列首部小說《姆米谷彗星來襲》。她也出版一般成人小說,《太陽城》(Sun City) 是其中最知名的一部。她同時也是插畫家,除了為自己的故事繪圖,插畫作品還包括《愛麗絲夢遊記》。楊笙終生未嫁,二○○一年辭世時已是全芬蘭最知名的作家,她的名望當然主要建立在共九卷的「姆米系列」。


一流的作家經常為我們開創形形色色的天地,閱讀楊笙的作品會讓我聯想到托爾金的《哈比人》與《魔戒》,或者是勒瑰恩的「地海巫師系列」。這是三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托爾金的創作在為盎格魯撒克遜民族開創自己的史詩,主要的情節是權力與戰爭,角色充斥著英雄、精靈、神獸、魔怪。「地海巫師系列」故事的場景坐落在蒼茫的海域,以魔法作為隱喻,主題是生命意義的探討。兩者的格局都是大論述,故事精采,但讀來一點也不輕鬆。「姆米系列」的場景則是位於山谷,儘管風雨雷電無一不缺,但精神面貌卻是幽靜的,自然界的威脅無非是寧靜的襯托。所以,楊笙的世界其實更貼近米恩的「小熊維尼系列」,天地不是那麼遼闊,溫溫厚厚的宛如夢境般醉
人。然而,姆米谷的寧靜並非恆態,每則故事都蘊含著冒險。友情是「小熊維尼系列」的核心價值,在「姆米系列」則是以母親為砥柱的家庭。米恩的故事像童話,而楊笙的故事則介於童話與小說之間。故事中每個篇章的開頭來個故事摘要,類似十九世紀英國小說家的風格。我們很難將姆米故事歸為滑稽文學,因為它所隱含的現實意義超過純粹的閱讀娛樂。讀者可以偏愛任何作家創造的宇宙類型,但每個天地都各有所長,兒童文學論述少了「姆米系列」是重大的遺漏,而讀者錯過了這部著作則是不可言喻的損失。


楊笙的故事由自己插畫,兩者相互輝映,如同薛柏德擔任插圖的「小熊維尼系列」一樣,已經成為無法切割的整體。主角姆米家族的造型,被解讀為兩足的河馬,也有人視之為北歐地區的雪怪。這種介於人、獸、精靈之間的造物,也許是芬蘭民族特有的想像。楊笙畫筆下的大自然,不管是鳥類植物、山川溪谷、結冰的湖泊、白雪覆蓋的森林、雷雨閃電,寥寥數筆就令人聯想芬蘭群島的地理與氣候景觀。所以,楊笙的故事似乎介於虛實之間,不但有山川的速寫,也隱約感受得到歷史的投射。所以,姆米故事並不是純粹的想像文學。譬如,《姆米谷彗星來襲》反映了二次大戰期間,芬蘭遭俄國入侵,繼而被德國占領,故事中的蝗蟲過境、怪風肆虐,乃至彗星降臨,都反映了芬蘭人民的心境。然而楊笙的樂觀筆調堅信災難必會止歇,姆米谷即是避風港,而冒險仍將持續。作者表達了少數文化藉由家庭而獲得保存,進而獲得國族認同。

 

人物的刻畫是姆米系列故事能歷久彌新的主因,書中的幾位要角各個都成為個性鮮明的人物類型,有沉著能幹、一貫樂觀的姆米媽媽,熱愛冒險、喜歡思考、好為人師的姆米爸爸,有點造作、愛好珠寶、膚色隨情緒變化的司諾克小姐,隨時躺在吊床懶得動彈的哲學家麝香鼠,喜歡吹口琴、旅行和釣魚的司那夫金,長得像袋鼠的膽小鬼史尼夫,常製造小亂子的米妮,長得像白蘆筍的溜溜,總是不開心的米沙,像山精一般會降禍的莫蘭,有蒐集癖的亨姆廉,還有喜歡貝殼石頭、膽大心細的主角姆米托魯。一般童話並不強調人物性格,這也造成姆米故事文學類型的模糊。童書的角色不多,但各個都呼之欲出,只有一流的小說才有的境界,楊笙已是不遑多讓。故事中種種人物的造型,幾乎已經成為芬蘭的當代文化象徵,每位角色似乎都能在我們的生活周遭找到對照人物。我們大都在閱讀姆米故事之前就先認識了這些圖象,他們好像親善使節團,熱鬧呼呼的引領我們到千湖的國度。


有人認為姆米故事適宜高聲朗讀,也有人主張讓大孩子默默閱讀,對我而言,則是觀圖的趣味不下於文字欣賞。一個作者能有多種讀法殊為難得,無論如何,且讓我們追隨楊笙的筆觸,在冒險中安然的走進寧靜。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