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騎士特倫克-立體書盒300d  

勇氣決定人生,生命操之在己

◎蔡幸珍(新北市書香文化推廣協會理事長)

 

    兒童喜歡冒險故事,也喜歡英雄故事來滿足幻想和尋求認同。這類型的故事帶來新奇的知識和新鮮的感受,也比較緊張刺激。然而,寫給兒童讀的小說又不能太刺激、寫實,過於刺激、真實、血腥或暴力的故事並不適合兒童。《小騎士特倫克》恰好能滿足兒童「尋求刺激又不會太刺激」以及「化身為英雄」的渴望。在冒險的過程中帶點緊張、刺激、詼諧與趣味,但又不至於流血、死亡,正是兒童的最愛。

    《小騎士特倫克》的主角特倫克非常容易受到兒童的喜愛和認同,一來因為他的年紀約莫七、八歲,和小讀者的年紀相仿;二來他怕黑,讓孩童心生「原來他和我一樣」的認同;三來因為他的善良、勇敢、機智和誠實,讓他屢屢化解各種危機,成為幫助別人、解決家人困境的大英雄,有恩於眾人的英雄總是深受大家的愛戴的。當特倫克成為騎士的學徒,終於可以大吃大喝時,他仍能想到爸媽和妹妹過著三餐不繼的生活,決心要從惡霸手中解救家人;當老太太的蘋果攤被砸爛時,他能見義勇為,不畏騎士的強權,要求騎士賠償老太太以及其他攤位的損失;當騎士舅舅誇讚他大敗攻城的敵人時,他不居功,據實告知挽救城堡其實另有其人;當他和泰克拉捕獲曾綁架他們的強盜時,他以德報怨,想到這群強盜也是不想餓死,不但不依照當時的法令砍掉強盜的手腳,反而給予他們正當的工作。特倫克善良的個性和機智的行為,往往讓壞事情有個圓滿而美好的結局,很容易贏得讀者的好感並心生效法。而圓滿而美好的結局能帶給兒童幸福和安全感,是兒童小說不可或缺的特色之一。

    我將《小騎士特倫克》歸類為兒童小說,是因為故事中許多事件的處理方式非常兒童,是孩子的做事手法,而非青少年或是成人的手法。譬如: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摸著密道偷偷進城的強盜,竟被一顆顆由彈弓射出的豌豆「碰!」、「喀隆!」射得一個個倒地昏迷不醒;擊退敵人不是用槍砲,而是以彈豌豆擊倒敵人、解開繩梯讓敵人摔落護城河裡來打敗攻城的敵人;騎木馬、不穿盔甲、拿生鏽長矛的矮胖騎士和穿鎧甲騎駿馬的惡霸騎士在競技場對決,看似實力懸殊,然而在惡霸騎士逼近的瞬間,矮胖騎士變出白老鼠,嚇跑惡霸騎士的駿馬,戲劇性的贏得這場決鬥;不嚴懲捕獲的盜賊,反而讓盜賊們宣誓成為效忠騎士的士兵和廚師⋯⋯等等,在在都是兒童小說裡才會有的童真和光明面。壞人壞得笨拙又可愛,好人遇到磨難危險總是能平安化解,而化解的方式格外滑稽、出人意表,如:當特倫克身陷惡霸騎士維爾托特和數百名手下包圍的危機時,化解這危機的,竟然是特倫克的小豬仔,而且是一隻膽小、棄主人於不顧又自行落跑的小豬仔,小豬仔逃難時遇上巨龍,巨龍如雷的咆哮聲嚇跑了惡霸騎士和他的手下們,意外拯救特倫克於危難。

    《小騎士特倫克》除了介紹一個精采刺激的英雄冒險故事之外,也以幽默詼諧的方式探討了一些常見的偏見。比方說:階級制度,雖然當代人普遍有「生來是奴隸,死去是奴隸,一輩子注定做奴隸」、「生來是騎士,死去是騎士,一輩子注定做騎士」的觀念,然而,生為農奴的特倫克不甘於一輩子做奴隸,他要到城裡碰運氣,而生為騎士之子的辛克偏偏不想當騎士。最後,特倫克「生是奴隸,死是騎士,勇敢一輩子!」的信念,讓讀者明白只要願意,命運是可能被扭轉、被改變的,生命操之在己!又如:男女的偏見,好名聲騎士漢斯一再要女兒泰克拉學刺繡、彈豎琴、燉湯,然而,泰克拉不甘如此,她以行動證明,女孩子也可以和男孩子一樣勇敢、機智、成就大事。此外還有:龍必然是惡龍的偏見。故事讓我們知道,龍不一定存在,就算存在也不一定是惡龍,眼見不一定為憑,更何況是道聽塗說。最後,小豬仔本身更證明了「無用之用是為大用」,人沒有階級之分,沒有一個人是無用的、沒有一件事是無意義的。

    作者波伊以活潑的文字、流暢又親切的說書人口吻,佐以中古世紀為背景,揉和童話傳說,說出一個個精采動人的冒險故事,為孩子帶來夢想、愛和勇氣!我最喜歡的部分是雜戲團的小男孩毛莫姆和挨千次打的農奴之子特倫克,他們靠著小把戲,將一隻平凡無奇的小豬仔變身成為擁有透視術的魔法豬,為城市的居民帶來娛樂,也為自己賺得溫飽,而這魔法竟然只需要會數數而已,趕快把這招魔法學起來,下次表演給大家看吧!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