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全球生物的性忠告(S).jpgDr. Tatiana 給全球生物的性忠告

比 Discovery 還要絕妙 
如果你正好在熱戀、或不巧失戀了  又或者另一半形同家具  甚至形單影隻不防讀一讀這本性的演化來解惑、解愁、解悶‧‧‧‧‧‧。

作者 / 奧莉薇亞‧賈德森 Olivia Judson
出版日期 / 2011.01


生命中再沒有比性更重要、更有趣,或更棘手的事了;即使對一隻小蟲子來說也一樣。
因此各種五花八門的性事求助信,從世界各地寄至Tatiana博士手中;她替每一個被性事困住、心鬼幢幢的生物,提供最具權威的解答。

Tatiana博士首先要翻案的是──男生好亂交,女生性貞潔。
這一翻案,男生千古沉冤得以昭雪,但卻讓多數女生跌破眼鏡,而全球兩性的反制與反反制戰爭規模,只有更加擴大了。

要不是為了性,自然界中許多美麗的現象都不會存在,世界將會是
花不開、鳥不語、公鹿不長角、心不會澎湃。所以──

兩性戰爭,確實存在
竹節蟲是名列全球最熱中做愛的生物排行榜。他之所以騎在她背上不肯下來,並不是愛得發狂,而是這樣別的男人就沒有機會和她勾搭了。
地松鼠的佔有慾也是世界出了名的。他絕不讓自己的配偶離開視線,整天像個跟屁蟲跟著,要是她躲進洞裡,他便守在洞口,一旦有男人在附近遛達,他便衝上去找人決鬥。
雄蜂是愛得最激烈的物種。當他與女王蜂似仙欲樂時,便將自己給炸了,讓性器留在愛人體內。他之所以這麼幹,就是不讓女王蜂再與別人相好,也就是說,他用自殘肢體來充當貞操帶。

至於那些對死纏、打鬥、自宮都不屑的人,但又防不了情人在外面偷吃的男生,只好在陰莖上演化出驚人的形狀──(以下內容直逼18禁,請小心閱讀)

剷除異精的寶貝
嬰猴和其他許多靈長類的陰莖,看起來就像歐洲中世紀的刑具,上面長尖刺、肉瘤、剛毛,而且扭曲成詭異的形狀,為的是把讓他戴綠帽的男人的精子從她體內刮除。
鬼蛛蟹則是發展出將前人播下的種,用特製的黏膠封在她的生殖道的一個角落,免得和自己的精子混在一塊。相較之下,人類的雄性,就只能等小孩落地抓去驗DNA,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種;誰叫他們的陰莖長得太乏味了,就只有粗大的特點而已。

兩性的慾望衝突越大,結局就越兇殘
歐洲螳螂會愛到把情郎給吃了。那情郎最危險的時刻是準備靠近和離開她的時候,為了能進攻順利,情郎得先和愛人玩「一二三木頭人」的遊戲,才有可能步步逼近她。完事時,情郎的手腳得快,否則可會成了無頭螳螂。
蚊蚋完事後支解情郎也是毫不手軟。她會將「口吻」刺進情郎的腦袋瓜,用唾沫把他的五臟六腑調理成濃湯,然後狂飲吮乾為止。

為了避免做愛做到跟閻羅王報告,有些男生便相當懂得借助特殊道具── (以下內容直逼18禁,請小心閱讀)

保命的演化法寶
長顎織網蛛發展出用牙齒上的突刺將愛人的口部撐開,這樣事後就不會被當成進補料理。
蟹蜘蛛則是先將愛人綑綁起來再做愛,這可不是他新潮懂得玩刺激的SM,而是為了活命!
珠練寄居姬蛛全身而退的招術是,將頭上的角伸給情人吸吮時趁機分泌麻醉劑,此時她會感到飄飄欲仙,讓男方為所欲為,但是得趕在她藥效退了之前抽身,否則一樣要丟腦袋瓜的!

消弭兩性戰爭,有可能嗎?
當全球生物都演化成雌雄同體時,還需要男生嗎?那女生呢?
到時花還會開、鳥還會歌唱、心還會澎湃嗎?


【Dr. Tatiana博士其實是...】

奧莉薇亞‧賈德森 (Olivia Judson)
演化生物學家。畢業於史丹佛大學,牛津大學演化生物學博士,師事演化生物學家漢米彌爾頓(W.D. Hamiliton, 1936—2000) 。
現為倫敦皇家學院研究員。
作者網站:www.drtatiana.com


【精采內文搶先看】

親愛的塔提安娜博士:
  
我是公獅,我的婆娘肯定是個花癡。每次她發情了,至少每半小時就要做一回,不分晝夜地搞我四、五天。我累壞了,但是我不要讓她知道。您能不能建議一些「壯陽」藥給我,拜託?
          
東非塞倫蓋提草原.不想當性機器的公獅 敬上

有這種藥,但我怕它還未經核准供獅子服用。不過,你真丟人。像你這樣一頭大公獅,應該能夠說上就上的,你居然還敢抱怨?我聽說過,有一頭公獅在五十五個小時之內,與兩頭母獅交配了一百五十七次呢!絕不騙你。
但是,我們討論一下你的炮友哪來的興致好了。你的麻煩是,她真的性趣大發,而且符合色情狂的臨床判準。這種色情狂有兩個主要大類。第一型,雌性需要大量刺激才能懷孕。第二型,雄性瘋狂地做愛,不是為了刺激雌性,而是為了確保雌性生下的子女都是他的種。你的愛人是典型的第一型。這種「毛病」不只是母獅子會犯,舉例來說,大鼠、金倉鼠、仙人掌小鼠都需要強烈刺激才會懷孕。但是母獅的需求特別大,有人估計過,只有百分之一的交媾會產生幼獅。難怪公獅要花那麼多時間打盹兒。
這些性刺激要幹麼?有些物種,要是沒有適當的性刺激就不排卵,例如兔子、雪貂與家貓等等。其他的物種會自然排卵,但是雌性要是沒有足夠的刺激,即使卵受精了,依然不會進入懷孕階段,讓受精卵順利發育下去。獅子呢?大家都假定獅子有如家貓,需要足夠的性刺激才會排卵。但是獅子是危險的野生動物,要從他們身上收集資料,實在太過冒險,所以我們還不敢確定。
不管性刺激對母獅的作用是什麼,根本的謎團還是一樣。密集的性刺激對野生動物是極為奢侈的事。在自然界,狂野的奢侈之舉,如果沒有任何益處,很快就會消失。要是有些母獅子用不著那麼多刺激就能懷孕,而且性刺激的程度下降也不會產生壞處,那麼性刺激的幅度就會下降。
只是,事實不然。所以,問題還是沒有答案:為什麼母獅子需要那麼多性刺激才能懷孕?或許與獅子的社群結構有關。母獅子生活在家族團體中,通稱為獅群(Pride)。每個獅群都與一班公獅生活在一起,以對抗其他公獅班的挑戰。要是現任的公獅班給擊敗了,新的公獅班就接收那個母獅群,而且殺死任何他們發現的幼獅。母獅失去子女,就停止哺乳,恢復發情。因此,經常更換公獅班對母獅不利。也許母獅要公獅生猛得像一尾活龍,就是一種考驗,畢竟,她們想要的公獅,必須要有能力保護妻小至少好幾年。支持這個想法的證據是,新的公獅班接手之後,母獅的生殖力都會降低,像是在摸公獅的底似的。不過,這個看法最多只是部分的答案,而不是全貌,因為母獅子即使與老相好作伙兒,也要打拚幾百次才能懷孕。
會不會是雌性好雜交,才使公獅非得格外賣力演出不可?有些物種的雌性犯第一型性狂熱,大概可以這樣解釋。例如金倉鼠,母鼠受到的性刺激越強,越不會紅杏出牆。在大鼠中,雄性搏命演出,未必會令雌性一往情深;但是,要是她的初戀情人夠生猛,就有可能藍田種玉。還有小型鳴禽冠山雀(Crested Tit),母鳥需索無度,要是公鳥無法應付,肯定要戴綠帽。不過,獅子就很難說了。觀察獅子遠比觀察倉鼠、大鼠或冠山雀困難多了,所以關於母獅的「性象與『性』向」,我們知道得實在不多,全是道聽塗說。根據某些報告,母獅發情後會與一頭公獅單獨出走幾天;根據其他的報告,母獅子每天都會更換伴侶。根據遺傳分析,同一胎幼獅多是同一位父親下的種,罕有例外,但是那也許並沒有透露什麼。要是母獅像雌性大鼠一樣(我很抱歉要這樣比較),那麼同胞手足是同一位父親下的種,也許並不能反映母獅的貞潔,只是證明她的面首當中有個「猛男」罷了。
怎樣解決這個問題?不用說,做實驗太危險了,我們不如拿獅子與其他貓科動物來比較;由於所有貓科動物源自同一共祖,所以類似的行為可能源自類似的道理。很不幸,這樣的比較研究反而使疑雲更加密布;雖然有些貓科動物與獅子一樣,非得大戰幾百回合不可,但除此之外並無共通特點。舉例來說,貓科動物大多獨來獨往,只有獅子成群而居,這無法解釋母獅的性致。獨居的豹、虎,雌性發春時一樣會瘋狂地交配。這也不是「大貓」的專利。雖然美洲獅、豹子、老虎與美洲虎,與獅子一樣,但是獵豹、雪豹不然。此外,中東與中亞沙漠裡有一種體型很小的沙貓(Sand Cat),他們不太出名,以捕食鼠輩維生,可他們交配起來,非常瘋狂。其他的小型貓科動物如美洲山貓(Bobcat)及豹貓(Ocelot)就不會。這些物種的雌性是否性好雜交?我們也知道得很少,教人沮喪。現在我暫時接受「雌性好雜交」的假設,因為這最能解釋母獅的行為;但是一個誠實的陪審員會說,該假設尚待證實。
最後,我還要告訴你一件事,讓你去玩味。田虌科的巨型水甲蟲(Giant Water Bug)得的是第二型性狂熱,公蟲緊抱著母蟲不放,以確保其他公蟲無機可趁。原因在於公蟲是極為盡職的父親,會把卵揹在背上,接著還會協助幼蟲孵化。被兒女縛手縛腳的公蟲,母蟲不喜歡勾搭,所以大部分公蟲一次只能與一隻母蟲交配。他們會好好把握這個機會。我聽說,有一隻公蟲堅持要在三十六小時內衝刺一百次以上,幾乎每一粒卵他都射精一次。怎麼樣?你會讓巨型水甲蟲比下去嗎?


【前往購書】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城邦讀書花園

    全站熱搜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