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造的世界史 (S).jpg  捏造的世界史
 為什麼人們會受騙?

 即使謊言終有被識破的一天,人還是忍不住要撒謊!
 開膛手傑克的日記、希特勒副官的生死謎團、殺了甘迺迪的兇手...

 五起引發軒然大波的世紀偽造案,終於真相大白!

 

 

 

作者 / 奧菜秀次
出版日期 / 2011.02

人類打從手寫時代便開始捏造文字,歷經鋼板印刷、打字機,一直進化到電腦時代,即使形式變成電子 郵件、部落格、網路討論區,捏造資訊的行為始終以一種文化形式存在。
人為什麼會騙人?人又為什麼會受騙? 是騙人的太壞,還是受騙的人太笨?或是……有需求就有人供給,其實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美國現代史專家奧菜秀次運用龐大資料與特殊人脈,秉持挖掘真相的熱情與執著,針對世界史上著名的五起重大偽造案,介紹其資訊杜撰過程的機制與謊言背後的故事。


「是誰寫了開膛手傑克的日記?」──開膛手傑克究竟有何魅力,為何他的日記一再借屍還魂、推陳出新?

「希特勒的副官馬丁.鮑曼尚在人世?」──為什麼本人的白骨都找到了,鮑曼卻還死不了?

「是誰殺了甘迺迪?」──為何一再有人跳出來自稱兇手、研究專家都異口同聲咬定遇刺案絕對無法偵破?

「誰住過惡魔之屋?」──在美國與《星際大戰》齊名的「鬼屋傳說」系列,惡靈死不瞑目的苦衷是什麼?

「霍華.休斯要出自傳了?」──為何這位全球首富人還在世,就有人敢偽造他的自傳呢?


【作者介紹】

奧菜秀次(Okina Hideji)

一九六三年生於東京都埼玉縣。美國現代史研究專家。運用龐大資料與特殊人脈撰寫的著作對新聞界造成廣大的影響。本書針對歷史上特別知名的五樁偽造事件,詳細地描述偽造者的手法與受騙者的心理。著有《落合信彥 走向悲慘的結局》、《陰謀論的陷阱》等。


【試閱文字】

三章 為什麼甘迺迪遇刺案的話題永遠無法結束?
依照官方說法,甘迺迪總統遇刺案是曾經亡命蘇聯的前海軍士兵李‧哈維‧奧斯華德(Lee Harvey Oswald)單獨犯案。然而,就如同珍珠港事件美政府事前知情、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是美國政府自導自演等傳言,甘迺迪遇刺案也不斷傳出有陰謀論在背後操作的說法。這起事件有個奇妙的現象,與珍珠港或九一一事件情況類似,不斷有號稱「揭發遇刺案真相」的獨家報導出現,但最後判定都是假情報。除此之外,還有個怪狀況,那就是每年都有人跳出來爆料「是我槍殺了總統」,發表「震撼世人的告白」。案情愈來愈撲朔迷離,動不動有人跳出來自稱兇手彷彿成了美國年中年末的例行活動,命案因這些謎團而陷入僵局……

電影《誰殺了甘迺迪》原著作者候選人告白:「我死去的父親是遵從CIA的命令槍殺甘迺迪」
一九九○年八月,一位居住於德州的青年里基.懷特召開記者會並發表驚人言論:「我過世的父親羅斯科.懷特就是槍殺甘迺迪總統的兇手。他接下CIA的命令,擬定暗殺計畫。」
里基的父親羅斯科.安森尼.懷特是奧斯華德在海軍服役時的同事,也是朋友。遇刺案發生時,他在達拉斯警察局擔任警官。根據里基的說法,他接下CIA的命令,埋伏在碧草丘開槍射擊甘迺迪總統。
里基的舉發內容是根據父親的「暗殺日記」,他罹患肺癌而不久人世的母親珍妮佛知道整起事件的來龍去脈。
根據珍妮佛的說法,她丈夫羅斯科.懷特是CIA的祕密殺手,暗殺總統之前,他因執行任務暗殺了十個人以上。
懷特與奧斯華德曾經一起駐守在菲律賓的蘇比克海軍基地與日本的厚木基地,兩人因而結識。
有物證顯示兩人的交誼。有張被稱作「暗殺裝備」的著名照片,奧斯華德手持犯案凶器來福槍,讓妻子瑪莉娜拍攝了數張照片。案發後,照片被媒體公開,攝影周刊《生活》(Life)曾用這些照片做封面。而其中從未公開過的第四張照片是在懷特家發現的,照片被眾議院遇刺案調查委員會列為調查資料,提供者註明是懷特,這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珍妮佛與奧斯華德也認識,懷特與他練槍時,珍妮佛偶爾也會同行。她說奧斯華德的射擊技巧並不是很好。
美國《時代》雜誌在甘迺迪遇刺案二十五週年,一九八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發行的雜誌中刊登了傑克‧魯比與脫衣舞孃的合照,那個脫衣舞孃就是珍妮佛,攝影師則是羅斯科.懷特。案發前珍妮佛在魯比店裡工作,魯比與她先生計畫暗殺總統時她碰巧撞見。因為發現丈夫與魯比俱樂部裡的女性員工蘇有曖昧關係,她去了一趟俱樂部。
「我決定去俱樂部辦公室找他們,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聽到門內有說話聲,就豎起耳朵聽。
「他們談的不是蘇的事,我聽到了天大消息,那就是暗殺甘迺迪的計畫。
「我嚇得當場呆住,那時門突然打開,傑克‧魯比抓住我的手,把我拖進辦公室,問我先生『現在該怎麼辦』。
「我先生說『不要傷害她,請原諒她,看在我兩個孩子的份上』。」
魯比威脅珍妮佛,如果吐露一字一句就會對孩子不利,並強迫珍妮佛接受當時常見的治療精神疾病的休克療法(Shock Therapy)以消除她的記憶。
根據懷特的日記與珍妮佛的證詞,這就是事件經過。
甘迺迪對美國有危險,必須除掉;長期擔任CIA祕密情報員、在全球進行暗殺任務的懷特接到了這項命令。
狙擊小組含他在內共三個人,成員各有暗號,懷特的暗號是「北京」,另兩人分別是「首爾」與「黎巴嫩」。被分配在碧草丘的懷特以一發子彈擊中甘迺迪的頭部,完美達成任務。事發後提皮特(官方說法中遭奧斯華德射殺的警察)讓懷特上警車,然後開車到奧斯華德自宅,載他到南部的紅鳥機場。途中,提皮特發現兩人與遇刺案有關,與懷特在車上吵了起來,懷特當場擊斃提皮特,奧斯華德則喊著「我被騙了」逃離現場。事件當天,珍妮佛聽說「有警察被打死」,還在擔心自己的丈夫。沒想到打死警察的不是別人,正是她丈夫。那晚,懷特穿著制服讓妻子拍照留念。
之後懷特試圖脫離CIA,但不被允許。珍妮佛也接到恐嚇。幾個月後,懷特在焊接時瓦斯從火口把手漏出,懷特全身遭火燒灼而死。死前他告訴妻子自己的死不是單純的意外,他以自己的死交換,好讓對方不對妻兒下手,他是被CIA高層害死的。珍妮佛在事件過後接受休克療法,失去記憶。她在九○年四月因心臟病發作,自知風燭殘年,於是與兒子去拜訪牧師,牧師為她催眠後,喚醒她的記憶,成為這次告發的契機。
里基向FBI提報父親留下的「暗殺日記」,結果原始資料都被沒收。他接受過測謊,判定沒有說謊。雖然物證都已經消失,但間接證據十分齊全。
達拉斯當地組成了一個支援懷特的組織,名為「MATSU」。剛成立的JFK槍殺資訊中心也接受他們的說法,給予大力支持。

在日本也成話題的美國記者「獨家報導」
美國記者隆.雷特納鍥而不捨的結果,成功訪問到里基.懷特與他死期已近的母親珍妮佛.懷特,這篇報導傳送到全世界。日本《現代》月刊在一九九一年二月號以「獨家授權『震撼報導完全刊登』」做宣傳,文章標提是「案發後二十七年才被推翻的二十世紀最大謎團『甘迺迪遇刺案』真相」。隔年三月號,作者雷特納的訪問報導〈與『甘迺迪遇刺案』相關的五十一人為何接連死亡?〉中,提到追查這起陰謀的記者、目擊者接連橫死,內容驚悚而引發讀者廣大迴響。買下版權的日本出版社講談社積極操作,在同年一月十八日號的《Friday》周刊刊登標題為「甘迺迪的『槍殺遺體』說出第二十七年的真相」的報導,大肆宣傳「二十世紀最大『謎團』終於解開」。
里基召開記者會時,FBI與CIA也派員出席。他們秉持一貫態度否定里基的說法,表示案發時才兩歲的男子證詞不足採信。
雷特納針對被沒收的日記詢問FBI人員,他們嗤之以鼻地說:「沒看過也沒聽過日記的事」,但當雷特納提到里基通過測謊一事時,他們突然改變態度:「不予置評」。雷特納詢問華盛頓特區的FBI人員,負責人說:「噢,我只記得在一九八八年調查過(日記),其他沒什麼可說的。」
朝日電視台新聞節目《Sunday Project》報導了這起事件,在節目中展示懷特持有的暗殺命令的影本,上頭寫著:「北京,前往達拉斯。在所屬單位待命。合約隨信附上,按照計畫進行」。節目製作單位前往達拉斯警局,確認遇刺案發生時懷特是否在警局任職。
雷特納也出現在節目上,發表以下評論。
「只要你見過他(里基.懷特),你會知道他非常誠實。都三十歲了,親友還是喊他小少爺,他不會說謊。如果說這件事有陰謀,他也是受牽連的那一個。他父親很愛國,認真執行任務,卻被剝奪性命。他們只是想揭露真相,讓大家知道CIA的勾當罷了。」
懷特母子豁出性命揭發真相,金像獎導演奧利佛.史東(Oliver Stone)大為感動,願意支付七十五萬美金買下電影版權,之後拍成電影《誰殺了甘迺迪》(JFK)打破票房紀錄……這當然不是事實。如前一節標題所示,史東原本確實打算支付懷特母子高額的電影權利金,把這件事搬上大螢幕,但後來他改變計畫,決定以二十五萬美金買下吉姆.蓋瑞森的《跟蹤刺客》(On the Trail of the Assassins)的電影版權,並參考吉姆.馬斯的《甘迺迪之死》寫成腳本。電影不是以懷特一家人當主角,而是紐奧良的地方檢察官吉姆.蓋瑞森。
史東唯一認可的傳記《奧利佛.史東自傳》(Stone)中沒提到這件事。
其中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破綻出現
儘管沒有直接物證,但有許多足以支持懷特母子的間接證據,然而,他們的舉發仍在不久後瞬間褪色。
《現代》雜誌刊登的隆.雷特納的報導,是根據倫敦《週日郵報》(The Mail on Sunday)雜誌於一九九○年八月號刊載的懷特母子的訪問寫成,四個月後《現代》刊登該報導的翻譯加解說,就在那兩個月前,《德州月刊》(Texas Monthly)十二月號就此事刊登了〈我就是北京〉一文。
但該篇報導的基調與雷特納相反,一開始就寫明「我在某個怪地方聽到一個荒謬的故事」,嚴厲批評了懷特母子的告白,形容「簡直就像肥皂劇女主角的故事」、「矛盾之處多到令人咋舌,充滿了不可能的偶然」、「這件事如果是小說那也未免太無聊了,光讀一頁就讓人想丟書」等。
報導所做的澄清,使得高興事件已經真相大白的群眾大失所望。
寫手葛瑞.卡特萊特(Gary Cartwright)表示珍妮佛的證詞確實可信的,只有珍妮佛的丈夫與奧斯華德在海軍隸屬同一隊(但他們的同事有七千人,兩人相識的證據只有她的說詞),以及一九六三年年底懷特在達拉斯警局擔任警官,她在魯比的卡榭爾俱樂部工作。
卡特萊特與里基見面,發現他雖然已經三十歲卻還像個孩子,經常說出令人不解的言論,例如,他說日記藏在鞋櫃這個「歇斯底里(Hysterical)的場所」(應是「歷史性(Historical)」的口誤),還說這太不尋常,太明顯了。卡特萊特懷疑里基雖沒說謊,但他很可能是誤信了母親編造的故事。
卡特萊特從里基口中聽到,他十幾歲時有天母親外出,他在家中櫃子找到許多舊照片,像是奧斯華德的驗屍照片、他的假名身分證明書,以及他手持來福槍的照片。
多名達拉斯警局職員影印遇刺案的相關資料做個人收藏,這是眾所周知的事,也就是說,在懷特家發現的「第四張照片」很可能並不是奧斯華德與羅斯科相識的證據,只是他跟其他同事一樣私藏資料罷了。事實上,眾議院遇刺案調查委員會拿到的「第四張照片」,除了懷特提供照片,還有一個版本是名叫史特巴爾的人提供的。
報導最後提到珍妮佛是在車庫發現羅斯科的第二本日記,記錄時間從五七年持續到七一年,共十二年。但日記從頭到尾都是用同一枝毛氈筆所寫,筆跡也不是羅斯科的。日記最後提到他接到侵入水門大樓的命令,但他拒絕了那項任務。然而水門事件(Watergate Scandal)(作者註:;一九七二年六月十七日,共和黨尼克森的屬下為了竊取民主黨的選舉情報,裝置竊聽器,入侵民主黨選舉總部所在的華盛頓水門大樓,遭到逮捕。沒有證據證明事件與尼克森有關,但他試圖掩蓋壓下這個案子,因此遭彈劾,最後下台。)發生在最後一篇日記標示的日期隔年,也就是他死後十個月才發生,邏輯上並不合理。
轉行做文字工作者的前CIA人員約翰.史塔威爾(John Stockwell)看到日記後斷定為偽品。
卡特萊特在報導中推論,日記應是不久人世且為錢所苦的珍妮佛偽造的。

無法通過詳細檢驗的「世紀揭密」
遇刺案研究專家之後仍持續追查。
懷特與奧斯華德在海軍服役時曾在同一地區執勤,但駐守在菲律賓的蘇比克灣海軍基地時,懷特在汽車維修學校上課,奧斯華德的小隊則是在港口接受檢疫;搭乘航空母艦BOXER停靠日本時,船上有數百名士兵;駐守厚木基地時期,奧斯華德被分配到負責雷達的安檢嚴格的部門,懷特沒有相關經驗,兩人被分配到同一單位的可能性極低。
訪問他們的老同事,也沒找到兩人相識的證詞。再說,懷特在海軍服役時接受的訓練是觀測砲彈發射前高空的天氣狀況,不能保證他有狙擊技巧。
懷特母子一直拿《時代》雜誌刊登的那張合照當作「和魯比是朋友」的證據,雷特納在報導中提到「傑克.魯比有張與脫衣舞孃的知名合照,《時代》的記者還在文中質疑『他是不是想利用這個脫衣舞孃做不在場證明?』」。但筆者找出那期雜誌查看後,發現雷特納引用的圖說的前一句,寫著「魯比在面試舞者」,攝影師則為「Jimmy Rhodes」。
這張照片根本無法證明珍妮佛曾在魯比的俱樂部工作。況且,攝影師也不是羅斯科。
研究專家訪問了一些曾為魯比的俱樂部工作的舞者,但沒有知道珍妮佛的事。
筆者出版《槍殺甘迺迪──隱瞞與陰謀》一書時,也曾就懷特母子的說詞進行檢驗。
懷特母子的主張重點在是羅斯科.懷特射殺了提皮特。筆者讀了華倫委員會的報告書,找到提皮特遭槍殺時的目擊者證詞。雖然目擊者對子彈數量的說法並不一致,經整理狀況大致如下:

警車速度緩慢地在巡邏,停在一名穿著鮮豔工作服的男子旁。警察喊住他,走出警車,不帶戒心地與男子交換了三言兩語,結果男子突然掏出手槍朝警察開了數槍,警察以手壓住腹部倒地,現場一片血海。男子看著警察,口中念念有詞說「笨警察」、「垃圾警察」,然後逃離現場……

至於懷特母子的說法如下:

三個男人從警車下來,分別是提皮特、懷特以及奧斯華德。懷特與提皮特發生爭吵,懷特槍殺了提皮特,奧斯華德喊著「我被騙了」逃離現場……

我讀了目擊者證詞好幾遍,都找不到現場有三名男子,或是奧斯華德喊著「被騙了」的證詞。如果是懷特射殺了提皮特,照理說證人不可能會忘了「警察射殺警察」這種震撼畫面才對。根據珍妮佛的說法,懷特在遇刺案當晚,說是為了留念叫珍妮佛幫他照相,照片中的他穿著警察制服。可見他從白天執勤、行刺總統,一直到晚上都穿著制服。難道他只在殺害提皮特時換上鮮豔的工作服?
此外,目擊者進行指認時,他們都說兇手是奧斯華德。奧斯華德與懷特外表一點也不像,由此也可判斷懷特是兇手的說法不可能成立。
對甘迺迪遇刺案抱持疑問的團體在自行發行的電子報中,提到達拉斯市情報局寄給米德蘭地方檢察官的解密文件裡有里基與FBI之間的聯絡紀錄。
文件記載,里基發現父親的日記,聯絡了FBI,告知父親與甘迺迪遇刺案和奧斯華德的關係。FBI人員聽了他的證詞,看過日記。但奧斯華德與懷特雖一同在加州愛爾多羅(El Toro)海軍基地服役,但無法證明他們相識,而日記上也沒有記載里基透露的內容。由於無法證明兩人的關係,FBI停止調查。
雷特納詢問FBI日記的事時,對方回答「噢,我只記得在一九八八年調查過(日記),其他沒什麼可說的」。雷特納暗示對方話中有所隱瞞,但我想事實上對方只是想說「什麼都沒查到」吧。
在美國國家紀錄保管中心有ABC電視台寄給里基的的信件,上頭寫著「本台節目製作單位判斷您寄來的照片與信件無法使用,隨信將資料寄還」,落款日期是一九八五年八月十五日。這表示里基很久以前就試著將父親的資料賣給媒體,但遭到拒絕。
確認了懷特的工作紀錄,發現他一九六三年十月七日在達拉斯警局是負責攝影文書工作,甘迺迪遇刺案發生當年的十二月十一日,他進警察學校接受訓練,隔年二月畢業,升遷為巡邏警員,拿到警員制服。也就是說,珍妮佛宣稱「懷特在槍殺甘迺迪那晚為了留念,要她拍下自己穿著制服的照片」是不可能的。如果她的說法屬實,那擔任內勤職員的羅斯科應該是自費購買警察制服,假扮巡邏警員殺人,簡直像悲喜劇的劇情。
羅斯科警察學校的同事也作證,他從沒提過奧斯華德,案發當天舉止也不見異常。
此外,遇刺案當天懷特被徵調支援達拉斯北部的民宅強盜案,他當天的搭檔也證實他不可能有時間趕到槍殺提皮特的地點。
華倫委員會資料集裡,找到遇刺案發生該月,一九六三年十一月的達拉斯市警局的人員配置表「Batchlor Exhibit No.5002」。其中「White, R.A.」是寫著「Recruit Class No.79(Awaiting School)」,證明羅斯科當時還未被正式分發。
提皮特的妻子也表示不認識懷特。
羅斯科的兄弟則作證珍妮佛是為了錢才偽造日記。
遇刺案研究專家大衛.佩里(David B.Perry)查知,懷特過世後他的家屬以及和他同時燒傷的同事里察.阿達亞,曾向肇事的揮發性溶劑的製造公司提出告訴,要求賠償。
從裁判文件可知事發狀況,懷特在進行焊接工作時,融解的金屬掉進裝有揮發性溶劑的罐子,導致爆炸起火,懷特與同事都受到嚴重灼傷。事實與珍妮佛所說的「瓦斯從火口把手漏出」並不相同。
佩里針對火災現場的狀況一共訪問了五個人,包括阿達亞等四名目擊者與一名目擊者的遺孀。據說懷特全身著火飛奔到車道上時,曾向附近的人道歉是自己的疏失導致火災,說是在工作中引發火災。
由此可知,羅斯科的死與陰謀或神祕事件無關。


【前往購書】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城邦讀書花園


 

    全站熱搜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