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田_0713_蒙曼說唐-唐玄宗_書封.jpg

 

蒙曼說唐:唐玄宗 - 從開元之治到安使之亂(上、下)

蒙曼 / 作

2010.7.13 / 出版

 

他,終結武則天,開啟大唐盛世。

他,風流多情,獨鍾貴妃。

他,始於開元之治、終於安史之亂的功過並陳。

他,是唐玄宗!

他如何在統御的四十四年,

一手主導了大唐的興衰成敗,

是人格特質的彰顯,

抑或是,執政者面對時間的不得不然?

 

蒙曼繼《武則天》《亂世紅顏》後,又一力作─

《蒙曼說唐:唐玄宗  從開元之治到安史之亂》

寫盡唐玄宗一生叱吒的功與過‧還原楊貴妃萬般榮寵的愛與恨

泱泱大唐的絕代風華  磅礡再現

 

唐玄宗,他是大唐從極盛到衰頹的分水嶺,透過蒙曼教授的詳盡解讀與獨到觀點,

揭開唐玄宗的功與過、得與失,寫盡傳唱史冊的一段纏綿長恨歌!

 

研究唐史,自是不能錯過盛唐盛事,而盛唐那璀璨的一頁當然非唐玄宗莫屬。

 

《蒙曼說唐:唐玄宗  從開元之治到安史之亂》全書分上下兩冊,共五部四十一章,全面展現了玄宗開元、天寶時期的政治局勢、盛衰交迭的國運,以及玄宗個人生活與情感變遷。

 

玄宗,一位締造大唐盛世的偉大君王,一個演繹愛情神話的傳奇皇帝,一位俊逸多才的梨園鼻祖,天資英武,風流多情。說到他,人們就會想到錦天繡地、盛世華章;說到他的時代,人們就會心馳神往、追慕不已。而這個威名顯赫的偉大帝國,卻在他的統治下遭遇了唐朝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劫難——安史之亂。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香消玉殞。這個帶領著古代中國衝上歷史顛峰的皇帝,究竟有著怎樣的雄才偉略,他的一生,又為中國歷史書寫著怎樣的傳奇?

 

蒙曼從事業風流、情趣風流、愛情風流三方面闡述了唐玄宗不凡的一生,尤其對唐玄宗與中國四大美女之一的楊玉環的愛情做了細緻入微的客觀解讀——觀滄海,歌大風,能文能武;賞名花,對妃子,亦醉亦仙。並為讀者——開啟大唐盛世的錦繡華章,再現玄宗一生的起伏跌宕,吟唱帝王愛情的蕩氣迴腸。

 

 

因為蒙曼,

讓楊貴妃沉冤得雪!

 

說她被寵之後,從此君王不早朝;

說她枕邊細語,招致安史之亂。

貴妃究竟是個怎樣的女人,

有些真相,你不能不知道!

 

【作者簡介】

 

蒙曼

蒙曼,生於1975年,河北滿族人。1992-1999年,就讀於中央民族大學歷史系,先後獲得學士、碩士學位。2002年取得北京大學歷史系博士學位,後於北京中央民族大學理史系擔任副教授,任教至今,主要研究領域為隋唐及中國古代婦女史。著有《唐代前朝北衙禁軍制度研究》;發表論文〈開元政局中的唐元功臣集團〉、〈公主婚姻與武周以後的政局〉、〈唐玄宗朝北衙禁軍准內廷體制的形成及其影響〉、〈唐代長安的公主宅第〉等。

蒙曼經由《孟憲實講唐史:從玄武門之變到貞觀之治》的作者孟憲實教授推薦而站上【百家講壇】,年輕、有活力的演講風格,吸引了許多觀眾與讀者,透過現代的語言將歷史上的人、事、物故事化,言語輕鬆卻不失專業。在蒙曼演繹下的歷史,成為一幕又一幕的真實景象,浮現在讀者與觀眾的眼前,讓二十一世紀的我們,能以更完整、更清晰的視野觀看歷史。

 

 

【蒙曼說唐:唐玄宗 前言】

 

前言

 

  一九九五年暑假,我還是一個剛滿二十歲的大孩子。雖然已經在歷史系上了三年學,但是,對歷史是什麼並不甚了解,對自己的未來也充滿迷惘。正是在這樣的心境下,我漫遊到了西安,又搭順風車到了埋葬唐玄宗的泰陵。看到泰陵之前,我已經瞻仰過西安的許多勝蹟,秦始皇陵的兵馬俑、昭陵的石刻都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帶著這樣的印象再來看泰陵,我真的震驚於它的卑小。難道,這不足一人高的石獅子守衛的就是大名鼎鼎的盛世天子唐明皇嗎?搜尋一下自己的歷史知識,依稀記得,玄宗逝於安史之亂中。也許,天下大亂,陵寢就只好因陋就簡了?可是,清末更是亂世,慈禧太后的定東陵不也照樣奢華無比嗎?

  帶著這樣的疑問回到學校,向來不求甚解的我竟然頗翻了幾本書。這才知道,慈禧定東陵之所以華麗,是因為它前前後後修了三十五年之久;而泰陵之所以簡陋,不僅因為成於亂世,更因為它是在唐玄宗逝世之後才開始修建,從動工到完成不足一年,豈有不倉促之理!得知這個緣由的一剎那,我心頭的震撼真是無以復加:唐玄宗當政四十四年,竟然不修陵寢!難道,這是一個不知道自己會死的皇帝嗎?差不多也就是在那一年,我決定要學唐史,我要了解這個不考慮死亡的時代!

  如今,我真的在研究唐史、研究唐玄宗了。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皇帝呢?十多年前形成的印象並沒有改變——玄宗真是個極富生命力的皇帝!早年,他旺盛的精力施之於政治,於是,就有了中國古代歷史的顛峰——開元盛世;中年以後,當他的政治熱情如潮水一般退卻時,旺盛的精力則施之於情愛,於是,又有了感金石、回天地、昭白日、垂青史的愛情傳奇。他追求完美,無論是道、是情,總要轟轟烈烈,總要發揮到極致,這才不負其才、不虛此生!在這樣的追求中,只有不能自已的生命熱情,哪裡還有死亡的位置呢!這不正是我們孜孜以求的慷慨揮灑、盛唐氣象嗎!

  然而,既然是一個無比鮮活的生命,那就會體現生命的自然規律。唐玄宗會變老、會倦怠、會改變追求的目標,也會轉移生活的重心。早年,他意氣風發,渴望建功立業,於是,觀滄海,歌大風,能文能武;中年以後,他功成名就,渴望享受生活,於是,賞名花,對妃子,亦醉亦仙。這樣階段性的生活安排本沒有錯——如果他是你我一樣的普通人。但是,他是皇帝,是專制時代的專制皇帝。這個角色需要他以權力意志控制一切,甚至控制自身。也許,清代的康熙皇帝做到了這一點,但是,唐玄宗做不到。當他對情的追求勝過對道的追求時,他就由明變昏了。隨之而來的是安史之亂、馬嵬泣血。一個曾經讓生命的力量臻於極致的皇帝,也最終耗盡生命,埋進泰陵的黃土。和埋葬武則天的乾陵不同,泰陵沒有什麼傳說。但是,盛衰交迭的國運,大起大落的人生,讓唐玄宗的形象無比豐滿。「倚天把劍觀滄海,斜插芙蓉醉瑤臺。」這樣的生命比傳說更美麗。

 

                                                            二○○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試閱文字】

 

 

 

引子

 

 

  他天資英武,雄才大略。

  他風流多情,多才多藝。

  他是中國歷史上最知名的皇帝之一,

  大唐盛世的形象代言人。

  他一手開創了大唐王朝的黃金時代——開元盛世;

  他一手演繹了與大美女楊貴妃的千古愛情神話。

  然而,這個聲名顯赫的偉大帝國,又在他的統治下遭遇唐朝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劫難——安史之亂。

  他也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香消玉殞。

  

  他就是唐玄宗。

  

  說到他,人們就會想到錦天繡地、盛世華章;說到他的時代,人們就會心馳神往、追慕不已。這個帶領著古代中國衝上歷史顛峰的皇帝,究竟有著什麼樣的雄才偉略?他的一生,又為中國歷史書寫著什麼樣的傳奇?

 

第一部 玄宗出世

第一回 天子風流

    說起唐玄宗李隆基,在中國古代歷史上恐怕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伴隨著他的一生,有三個標誌性符號深入人心。

 

  那麼,唐玄宗到底是什麼形象呢?以四個字概括,就是風流天子。注意,這個風流,可不能簡簡單單理解為私生活浪漫、風流成性,而應該理解成毛澤東在《沁園春.雪》裡所謂「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的風流。

 

  那麼,唐玄宗到底有哪些風流之處呢?我給他三個概括:事業風流,情趣風流,愛情風流。

 

一、事業風流:政治、經濟、國際地位與文化的成就

  唐玄宗前後當了四十四年皇帝,此後又當了六年太上皇,當時號稱五十年太平天子,是中國歷史上統治時間最長的皇帝之一。在他的治理之下,當時的中國在各個領域都臻於極盛。

 

  先看政治領域,有幾個標誌性的成就引人矚目。首先就是君明臣賢的政治空氣。怎樣才叫君明臣賢呢?唐代筆記小說《次柳氏舊聞》裡記載了這樣一則佳話。開元初年,唐玄宗剛剛任命姚崇當宰相。有一天,姚崇拿著一批郎官的名單來找唐玄宗,意思是問問皇帝任用這批人合適不合適。結果,他把名單念了一遍,玄宗只是看著房梁,不說話。姚崇不明就裡,又問了一遍。玄宗還是看著房梁不說話。這樣一來,姚崇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非常惶恐地退出去。他一走,玄宗身邊的大宦官高力士就勸諫唐玄宗。他說:您剛當皇帝沒多久,宰相奏事,您應該當面回答人家行還是不行,怎麼能夠不理人家呢?唐玄宗回答:我讓姚崇當宰相,他有大事自然要和我商量,小事自己決定就可以了,任命五品郎官這樣的小事,我有什麼必要一定去插手呢!高力士聽皇帝這麼一說,明白了,趕緊跑到姚崇那裡,告訴他,皇帝不是輕視你,那是信任你。那麼,姚崇聽了之後是什麼心情呢?根據記載,他是「且解且喜」,理解了皇帝的心思,也很高興,從此辦事就更有主見了。

 

  這件事能反映什麼問題呢?就是君明臣賢。唐玄宗雖然年輕,剛剛三十歲,但是識大體,知道自己什麼該管、什麼不該管,能夠信任宰相,是個明君。而宰相姚崇雖然久負盛名,年紀也六十多歲了,但是知道尊重皇帝,不敢專權。還有,我們看中國歷史,常常覺得宦官都不是好東西,總在皇帝和大臣之間挑撥離間、招惹是非。但是高力士非但不挑事,反而主動溝通皇帝和大臣之間的想法和感情,這也是難能可貴的品質。正因為有這樣的政治空氣,所以當時不僅有一代英主唐玄宗,還有千古流芳的賢相姚崇、宋璟,甚至還有號稱千秋忠義的宦官高力士,整個政壇可謂群星閃耀。這是第一個標誌性成就。

 

  第二個標誌性成就是彪炳史冊的典章制度。我們現在既講究以德治國,也講究依法辦事。因為如果把社會進步僅僅寄託在幾位明君賢相身上,就很有可能人在政在、人亡政息。只有把彰顯人類智慧的政令制度化,才能保證它長期穩定地惠及人民。唐玄宗時代文治昌明,也進行了大規模的典章制度建設,像中國最古老的行政法典《唐六典》、最完備的禮儀規章《大唐開元禮》、都是在玄宗時代修成,這就保證了社會長期、穩定、有序地向前發展。

 

  第三個標誌性成就是崇高的國際地位。衡量一個國家的發展水準,不僅應該從縱向的角度跟歷史比,更應該從橫向的角度跟周邊國家比。當時的唐朝在全世界範圍內都是當之無愧的超級大國,首都長安也因此成為全世界的心臟。大量的商人、使者、留學生、學問僧經由陸路和海路匯集到唐朝,雲集於長安、洛陽等大城市。

 

  當時長安城裡像晁衡這樣的國際友人太多了,號稱「九天閶闔開宮闕,萬國衣冠拜冕旒」。「萬國衣冠」固然是詩人誇張的寫法,那麼,實際上到底有多少國呢?根據《唐六典》的統計,開元年間,與中國有朝貢關係的國家有七十多個。有這麼多的國家和唐朝有朝貢關係,那麼,長安的外來人口有多少呢?根據現今學者的估算,當時長安城的外國人口占總人口的百分之二,一點也不亞於現在的北京、上海等大城市。

 

  唐玄宗即位後,廣施德政,重視民生,百姓安居樂業,國威遠播海外,政治領域的高度成熟造就了大唐開放包容的名聲。那麼,在經濟領域,大唐是否也取得了令人驚歎的成就呢?

 

  再看經濟領域。衡量古代經濟發展狀況,有兩個核心指標。一個是人口數字,一個是人均糧食占有量。唐玄宗一朝的人口數字,當時官方統計是五千多萬口,但是因為有大量人口瞞報、漏報現象,所以現代學者估計,實際人口應該在七千萬到九千萬之間。這個數字意味著什麼呢?做一個比較就知道了。直到十四世紀,整個歐洲的人口總和才達到八千一百萬。

 

  再看文化領域。講到中國傳統文化,你可能不會背《三字經》、不會背《論語》,但是哪個中國人不會背誦這首詩呢?「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這首詩的作者是誰?李白,中國歷史上響噹噹的詩仙。連詩聖杜甫都是他的粉絲。事實上,不光是詩仙李白、詩聖杜甫,我們從小熟知的詩人王維、孟浩然、王之渙、岑參等全都生活在唐玄宗時代,整個詩壇群星璀璨。詩人成了時代的寵兒,寫詩也就變成全社會的風尚──娶媳婦要寫詩,交朋友要寫詩,找工作還要寫詩。文人寫詩也就罷了,連將軍不打仗的時候也在琢磨怎麼寫詩。所以當代臺灣著名詩人余光中先生講:「李白繡口一吐,就是半個盛唐!」這樣的風流文采,其實已經超越了大唐,成為整個中華歷史上最美好的記憶了。而這一切,無論是政治領域的風流宏偉、經濟領域的風流富貴,還是文化領域的風流儒雅,全都打上了唐玄宗的烙印,這就叫做事業風流。

 

  開元盛世,文治武功,成為唐玄宗身上一個標誌性的符號。可是,唐玄宗給後世留下的標誌性符號還不止這些,他還是出名的玩家,不但會玩,而且還玩出了名堂,以至於後人把他奉為梨園鼻祖。那麼,唐玄宗有什麼情趣愛好呢?

 

二、情趣風流:一位文武全才的皇帝

  事業風流還不是全部,玄宗可沒那麼刻板,他還是一個富有生活情趣的人。唐玄宗有什麼值得誇耀的業餘愛好嗎?太多了,可以說是文武全才。

 

  先看文藝方面的才能。首先,唐玄宗能寫詩。有人說這不稀奇,唐朝文風那麼盛,是個人就能寫兩筆!沒錯,關鍵是唐玄宗不光能寫,而且寫得不錯。他的詩是唯一入選《唐詩三百首》的皇帝詩歌,詩名叫做《經魯祭孔子而歎之》,云:「夫子何為者,栖栖一代中。地猶鄹氏邑,宅即魯王宮。歎鳳嗟身否,傷麟怨道窮。今看兩楹奠,當與夢時同。」除了寫詩,唐玄宗還能作曲。在歷史上,他作曲的名氣又比寫詩大多了,是當時世界級的大作曲家。唐朝很多著名的法曲,都經過了玄宗的創作或整理。當然,最著名的還是《霓裳羽衣曲》。這首曲子經由唐玄宗創作、楊貴妃編舞,天寶年間風靡一時,成為李、楊愛情的美好象徵。更絕的是,唐玄宗打羯鼓的水準連專業的藝術家都望塵莫及。

 

  正因為自己有音樂方面的愛好,唐玄宗特別注意這方面人才的培養選拔。他設立了一個專門機構,叫做梨園,從男女樂工及民間藝人裡挑優秀的人才專門培養,相當於現今的藝校。而玄宗就是這所藝校的校長兼教授。後來,梨園成了戲曲界的代稱,唐玄宗李隆基也被譽為梨園鼻祖,至今享受著供奉呢!

 

  唐玄宗不僅是一個優秀的政治家,而且還是一個職業的玩家。然而他最醒目的名聲,當屬他和楊貴妃的愛情了。李、楊愛情佳話經過千餘年的渲染,早已家喻戶曉。那麼,在唐玄宗身上,愛情風流到底意味著什麼呢?

 

三、愛情風流:集風流與專情於一身

  根據《舊唐書》的記載,唐玄宗「儀範偉麗,有非常之表」。長相英俊瀟灑,又多才多藝,還是皇帝,諸多優點集於一身,感情生活豐富多采也就不足為奇了。事實上唐玄宗的確以多情著稱,史書上有名的妃子就有二十四名,沒名的就更多了。

 

  但是,如果一味地講玄宗多情花心也不公道,唐玄宗也有他專情的一面,他專情的對象就是楊貴妃。自從有了楊貴妃之後,玄宗就再也不做什麼粉蝶撲花的遊戲了,而是把感情全部投注在楊貴妃這枝「解語花」上,李、楊愛情雖以悲劇告終,但是,「在天願為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的情懷還是傳唱了一千多年,打動了無數的癡男怨女、芸芸眾生。這就是所謂的愛情風流。

 

四、盛極而衰:將大唐推向盛世,又拉至谷底

  正是這個集事業風流、情趣風流和愛情風流於一身的風流天子,讓大唐王朝煥發出璀璨奪目的光輝,這是時代的主旋律。但是,僅僅「風流」二字並不足以評價唐玄宗。有一個說法叫做「月圓則缺,水滿則溢」。唐玄宗天寶十四年(七五五年),正當玄宗和楊貴妃在華清宮一起享受浪漫溫泉浴時,唐朝歷史上最大的一次內亂爆發了。這場內亂就是著名的「安史之亂」。發動叛亂的安祿山和史思明從今天的北京一帶一路南下,橫掃大半個北方,大唐盛世就此戛然而止。白居易有詩句說:「漁陽鼙鼓動地來,驚破霓裳羽衣曲。」事實上,安史之亂驚破的不僅是李隆基和楊貴妃的愛情神話,更是千千萬萬老百姓的安居樂業之夢。這場戰爭持續了將近八年,它不僅給唐玄宗的皇帝生涯畫上句號,也成為大唐盛衰的分界點,乃至整個中國帝制時代歷史的分水嶺。怎麼叫中國歷史的分水嶺?首先,在文化方面,中國不再像原來那樣自信地吸收外來文明,伴隨著世界主義的減弱,民族主義開始抬頭,中國文化的保守主義傾向日趨濃厚;在政治方面,因為敵對力量的變化,中國的政治重心逐漸從西北轉移到華北,最明顯的體現就是首都從長安逐漸轉移到北京;在經濟方面,因為安史之亂對北方的摧殘,中國的經濟重心也最終從北方轉移到江南,從此,南北關係取代東西關係,成為中國的主要話題。更加令人遺憾的是,安史之亂後,中國又經歷了若干朝代,在這些朝代裡,中國經濟也曾強盛,疆域也曾遼闊,文化也曾昌明,但是,說起全盛,已不復盛唐風範。

 

  毫無疑問,玄宗的人生充滿矛盾。他把大唐推上盛世的顛峰,又親手把大唐拉入戰亂的谷底。正是這樣的壯麗事業和這樣的悲涼結局構成的強烈反差,讓人們對唐玄宗充滿感情。這種感情既不是對太宗那樣的崇拜,也不是對中宗那樣的鄙視,而是一種愛恨交加的感情。我們很容易就把他當作一個和自己一樣有血有肉、有抱負也有缺點的人去看待,至少我個人是如此。為什麼我們會有這樣的感情呢?我想,明代著名文人張岱說得好:「人無癖不可與交,以其無深情也;人無疵不可與交,以其無真氣也。」唐玄宗就是這樣一個既有癖好又有瑕疵的人,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理解、可以笑罵、可以神交。

 

 

【前往購書】

博客來網路書店

誠品網路書店

金石堂網路書店

城邦讀書花園

 

 

 

    全站熱搜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