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師父与少年.jpg

《師父与少年》

南直   

 2009.04.14出版

 

這一本書,安安靜靜地陪我們體會人生、尋求答案。

日本各大書店店長推薦私房書!

 

更深入貼近眾生的苦惱,為生命帶來勇氣的一本書」──天童荒太

     一位對人充滿疑惑的少年,透過連續九個晚上與師父的短暫對話,提出許多與人、生命有關的疑問。「生與死之間,為什麼我非得選擇生?」其實「大部分人並非主動選擇生、決定生。大部分人只是活著,然後死去而已。」「你想問你自己是誰吧。我告訴你,你誰也不是。」每一個晚上,少年會提出一個疑問,有時師父可以給正確答案,但對於大部分的問題,師父無法提供一個明確的答案,只能給一個方向,指引少年去思考。

 

     人為此探尋、苦惱著。真正的自己到底是誰?自我了斷真的被允許嗎?這是備受注目的禪僧開示的九夜問答,直探「生」之苦惱根源。

 

 

 師父与少年

 動人內文試閱

 

 

前半夜

 

那一夜,師父對著低頭站在門口的少年說。

 

「小兄弟,過來坐在我身邊。」

師父移動身軀,空出身旁的位置,少年依著師父的指示坐下來。

「小兄弟,讓我來告訴你我心中的回憶吧。

在你還沒出生的很久之前,我比你現在還更小的時候,曾經有人問我,

你長大之後想做什麼呢?

你要快快長大喔。

長大之後,就可以成為一個了不起的大人。

 

當時的我很疑惑,為什麼人一定要長大?為什麼要變成大人呢?

我現在這樣明明就很好,明明就很好呀。

但是,我還是會長大吧。為什麼即使我不願意,也還是會成為大人呢?

至於『了不起』又是什麼呢?是好事嗎?

小兄弟呀,我在一個溫暖的環境中長大,

我的父母親切和藹,我的世界和樂安穩。

縱然如此,『大人』還是讓我的世界出現裂縫,這時我才初嘗煩惱的滋味。」

 

少年突然抬頭望著師父。

 

「師父,您說的一點也沒錯。您完全說中了我的心事。

的確,我不懂那些別人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情。

在理所當然的世界裡,是不是有些事情不能問、不能思考呢?

但是,世界上畢竟也有人跟我一樣,

對某些事總是無法忘懷、總是忍不住動腦思考。

在我開始有記憶的某一天,我獨自走在路上,突然了解,

總有一天我將會死去。

 

我將會死去。但是,我死去指的是什麼呢?我將會消失。

現在腦中思考著我將消失的我將會消失,而死去的我也將會消失。

然而,這就是死去……這就是死亡。

這時,我腦中的思緒突然逆轉。

思考死亡的我將會死亡。哎呀,可是我真能確定現在的我是活著的嗎?

我現在究竟在哪裡呢?現在的我,是真正的我嗎?

於是我在路旁蹲了下來。

 

對於死亡,對於我自己,我越來越感到無法理解了。

我真的不懂,現在還是不懂。什麼都不明白。有誰知道這一切呢?

我想沒有人知道吧。而他們明明就是不懂,

為什麼卻可以一副沒事的樣子呢?

為什麼可以將一切視為理所當然呢?」

 

「小兄弟呀,那時你應該問過大人了吧。

死亡是什麼?死亡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於是大人如此回答你。

死亡就是去天國了。

死亡就是去遠方的世界旅行。

死亡就是成為天上閃亮的星星。

但是,小兄弟,這些都不是你要的答案。」

 

「是的!師父,是的!我想知道的不是我去了哪裡。

我才不管我死後去了哪裡呢!我想知道的是死亡的真正意義呀。

我不在了,我消失了。這是怎麼一回事?我想知道的是這個呀!

師父!大人都不懂!他們不懂的不是答案,而是我的問題的意義。

他們連我的問題都不明白,竟然還敢大言不慚地說著死後的事!」

 

「小兄弟,你錯了。他們明白你的問題,

正因為明白你的問題,才會告訴你死後的事。

其實大人也都曾經跟你一樣有著相同的疑問。

但是,這是一個完全無法回答的問題,也是一個非常危險的問題。

因此,大人才會試圖隱瞞這個問題,

就如同當初別人對他們隱瞞這個問題一樣,他們也如此對待你。

所謂成為大人,就是開始學會隱瞞這個問題,

因為這樣,他們才能夠塑造一個理所當然的世界。」

 

「師父,這樣做是不對的,不回答問題或者隱瞞問題,是很卑鄙的。

這難道不是人生最重要的問題嗎?」

 

「你說的沒錯。但是,這麼重要的問題也確實令他們無法回答。

如果回答不了,該怎麼辦呢?因為非常重要,所以才要隱瞞?

還是即使無法回答,也要直接面對?」

 

「我討厭隱瞞。」

 

「小兄弟,被大人隱瞞之後,

許多小孩忘了自己當初所問的問題,然後自然而然地也成為大人。

不過,也有少數幾個孩子無法忘記被隱瞞這件事。

我不知道哪種成長方式是正確的,

只不過,無法忘記問題的人會一直思考,而且感到痛苦。

然而,除了思考、痛苦之外,別無他法了。

這是他們的命運,也是你的命運。」

 

「為什麼呢?每個人都應該思考,

每個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不是都必須思考嗎?」

 

「不是這樣的。這世上只有不斷思考與不思考也無所謂這兩種人。

而且,這世上的機制是由不思考就能過日子的人決定的。

所以,思考的人會感到疑惑、挫折、吃虧。

「唉,這樣真是太不公平了。」

 

「沒錯。不過,小兄弟,不思考的人或許有一天也會開始思考。

當那個被隱瞞的問題出現在他眼前時,

或許他們就會想起長久以來被他們遺忘的問題。」

 

「師父,那會是什麼時候呢?」

 

「當他們厭倦當大人的時候,或者剛好身邊所有事物都毀壞破滅的時候。

每個人都會逐漸老去、生病,這時就會有人察覺,人都是孤獨地面對死亡。」

 

「思考的人將會得到回報或是被拯救嗎?」

 

「不。沒有任何報償,也不會獲得拯救。

只是,大人以及從前不思考的人將會明白,

人活在這世上的意義以及持續思考的意義。」

 

「師父,我可以繼續思考嗎?繼續思考是否比較好呢?」

 

「小兄弟,這必須由你自己決定。」

師父靜靜地將手搭在少年肩上。

 

「好啦,起來吧。時候不早了,你該走了。」

少年離開後,師父背後的大門打開,

一位年紀看來比少年小一些的少女提著一桶水進來。

少女坐在師父面前,一如往常地開始幫師父洗腳。

 

「師父,他今晚學到什麼呢?」

 

「今晚,他了解到自己不是孤單一人。」

 

 

更多引人深思的精采內容

 

 

都在《師父与少年》

 

 

 

    全站熱搜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