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小野X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對談講座紀實(1)

  


從教孩子到寵孫子,阿公資歷已五年的小野,紀錄下與孫兒間充滿愛的互動。
《不管輸贏都愛你》的唯一一場公開活動,邀請台大電機系教授葉丙成,分享交換在孫兒、兒女的養成陪伴道路上,歷經的甜蜜和苦惱。

麥田出版特地留下本次活動的翔實紀錄,與讀者分享教養的心情。  

 

//

 

小野:

《不管輸贏都愛你》這本書其實沒有寫什麼直接跟教養有關的,大致上還是延續我之前寫的親子關係的書,主要寫我自己跟孫子們的互動,它跟我過去寫我兒子跟女兒的書很像。我記得我的第一本親子書《給要流浪的孩子》,內容主要不是教別人如何教養,而是講自己犯了滿多錯誤,我想給讀者的是:如果你覺得我書中所講的事,犯了很多錯誤的話,請你不要重蹈我的覆轍;如果你覺得我有點反省的話,你可以學我反省;如果你沒有把握,請不要生小孩。

 

其實要當阿公這件事,一開始我心裡並沒有準備好說當我有孫子之後,要用什麼方式跟他們互動。因為來得太突然了。短短兩年就有四個孫子,我有點不知道怎麼扮演阿公這個角色。記得第一個外孫誕生時,我人在美國旅行,有一天突然收到外孫剛出生的照片,當時心裡想說怎麼辦,我還沒有想要當阿公耶!我記得美國流浪一個多月後,回來之前跑到一家很偏僻的商店,想說阿公要怎麼做?買了奶嘴和嬰兒用品,非常昂貴,結果回來都沒有用,因為我買的不太對……後來就開啟了我當阿公的時光。

 

 

三十五歲上下的父母親的焦慮

跟孫子們相處的每件事情,都是在偶然中看見他們在做什麼時給我的一點靈感。現在不知不覺兩個比較大的孫子已經要進小學了,這個暑假看得出來我的媳婦很焦慮,她試著去很多學校報名,都沒有被抽中,我跟她說沒關係,就讀我們家旁邊的一般小學就好。  

 

我看到我們的下一代,三十五歲上下的父母親的焦慮,因為他們對於未來更沒有把握,所以他們對於教育小孩非常地焦慮。有一天,我在一家樂高店裡,聽到兩個年輕爸爸的對話,其中一個對另一個說,我想讓我的小孩學一點軟體設計(他的小孩才兩歲)。我發現隨著時代的改變,當未來更不可信賴的時候,我們的下一代比我們還焦慮。我們這一代通常糊裡糊塗,住哪裡就讀哪裡。那時候還沒有想到說應該去讀實驗教育(就像我跟葉老師現在辦的實驗教育)。  

 

 

陪伴孫子們的方式

我曾經看過一部電影,裡面的拳擊選手說:抱歉,孩子,我只會boxing,所以我只會教你boxing,其他的我將送你到學校去學。同樣的,我會的也很少,我跟阿嬤都是讀生物系的,所以我們陪伴孫子的方式只有一招,哪裡有生物就往哪邊走,所以孫子們很小的時候就很熟悉動植物,也不會太害怕蟲、蜘蛛……後來,我們剛好選了一所滿特別的幼兒園——只教生態,不教ㄅㄆㄇ也不教ABC,坐落在國防醫學院附近,是一所有六十年歷史的幼兒園。  

 

我陪小孩玩的方式,沒什麼特別的招數。我們家附近是中正紀念堂、植物園、南山公園那一帶,我就盡量帶他們往有樹的地方走。不知不覺,很小的時候他們就知道池塘裡有紅冠水雞,頭上紅色的是紅冠水雞,頭上黑色的是黑冠麻鷺……有一天來了一群大陸客,大陸客看到有荷花池就想到鴛鴦,喊著說:哇,鴛鴦鴛鴦,不羨鴛鴦不羨仙,講了一堆詩詞。我的孫子說不是鴛鴦是紅冠水雞。大人永遠不相信小還講的,就回說:亂講!鴛鴦就是鴛鴦。我的孫子再回:紅冠水雞啦(看見荷花池就想到鴛鴦,就是非常僵化的一種成見。反而小孩子講的是真相。這就是我帶他們的活動方式)。

  

我有四個孫子孫女,有三個是男生,時常打在一起。最小的孫女出生的時候,跟哥哥差了一歲多,每次在一起玩,她沒辦法主導全局,三個哥哥打架,她時常一個人在旁邊畫圖。我看著就突然想到一招,想讓我的孫女可以變成主角。於是我隨便拿出一張廢紙,寫一個書名叫《迷路的女孩》,我已經幫孫女想好名字,叫「小野妹子」(小野妹子是一個日本歷史學家)。我幫孫女先想出書名,然後把孫女自己畫的一大堆小女孩(她畫過很多這類小女生,畫來畫去都同一個樣子,就是只有辮子穿著裙子)剪下來,貼在一張紙上面,再畫上一座紅色城堡,加上幾個環節,我就開始跟我孫女玩創意遊戲。我說妳看這個圖能不能講一點故事?其實很多小孩在兩三歲的時候就會講故事。她就隨口講出這是一個皇后跟公主在一起的故事,她說國王死掉了,我就把國王畫成一個靈魂。我說妳的故事不錯耶。然後孫女又隨口講說這個城堡是淹肚國。我說,為什麼是淹肚國?她說,水淹到肚子。當她講到這裡時給我太多靈感,我想那不就是台灣嗎?台灣有洪水又有地震。我就隨著她講的加一點東西,寫上淹肚國。然後我再畫一座紅色城堡,作為原先故事的對立面,我問她這個城堡叫什麼名字?她馬上說,家啦國。我說,為什麼叫家啦國?她說,這是一個家,大家啦啦啦很快樂。我說,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慢慢故事愈講愈多以後,當她看到哥哥們來了,就引誘哥哥們加入。然後你會看到一個畫面:四個小孩趴在餐桌上,互相指導對方做什麼,並且看到他們一邊畫圖一邊說故事。慢慢慢慢地,他們就會擅長畫自己的東西。每個人負責畫自己擅長的東西。我的孫子就畫了一些旋風忍者,把自己看的卡通,或者自己想像的東西一直畫下去。一直慢慢連結。然後那些東西,阿嬤都試著把它們做成立體的東西。這故事就慢慢完成了,然後成了一個很長的主題式教學。

 

幫孫子寫日記

有一天,我的孫子看到我有一本筆記書,他說,阿公你的書給我,好不好?我說,好啊。那是一本內容空白的筆記書,他拿走很久之後,有一天,他帶這本來筆記書來找我,我發現書中有他媽媽試著想幫他寫的日記:阿嬤我們去買一把槍,然後我和爸爸媽媽去吃火鍋。然後就沒有了。許多父母想要幫孩子寫日記,但有心無力。於是我想,我幫你寫好了。我其實從小就被爸爸要求寫日記,寫完爸爸會幫我在日記上打一個勾,因為從小被爸爸強迫,從此就變成一個日記控。於是我開始試著寫。寫著寫著,後來我開始覺得很煩,想說為什麼阿公要幫孫子寫日記。後來就想畫圖比較快。於是我開始畫圖。  

 

我通常會隨性把遇到的情境畫下來,例如有一天我們帶孫子去7-11買東西,離開7-11後剛好經過中正紀念堂降旗典禮,我突然靈感一來,覺得我們身邊除了國旗的顏色,還有被7-11商店的顏色跟標誌占滿的其他顏色,我忽然想畫國旗、7-11的標誌和顏色。第二天,到了全聯買東西,我就試著把全聯的顏色畫下來。後來我們去阿里山達邦跟特富野部落,鄒族有鄒族的顏色,我就把鄒族的顏色畫出來(鄒族的代表顏色很鮮豔)……。我在幫孫子畫這些圖時,沒有想要畫得很像,但我會把他的衣服、褲子和當時的標誌記下來,尤其他的衣服,不要畫錯,他那天穿的是橘紅色的衣服,或者藍色的褲子,或者白色的鞋子,我把他畫對,把當時的顏色畫下來,那就是他的一個記憶。  

 

我就這樣隨性的幫孩子畫日記,最奇妙的是,當我在寫了幾篇之後,有一天回家,發現我的日記上被打了一個勾。哎呀,爸爸出現了。我真的嚇了一跳。我從小就是被我爸爸控制寫日記,他會在後面打勾並寫了很多意見,像是:你今天做錯事情要反省啊,你要知道這個世界是多麼殘酷,我實在對你太失望了……寫的比我的還長。我的孫子怎麼開始改我的日記了?還打了一個大勾。

  

從此以後,偶爾他就會問我說,你有幫我寫日記嗎?

  

有一次孫子在家裡游泳,我就跟我媳婦說,妳幫我偷偷拍一張他的照片,從樓上往下看的,游泳池和游泳衣的顏色,幫我拍一張。媳婦傳給我,我就畫了一張。然後我孫子看到說,你怎麼知道我游泳時穿什麼衣服?包括旁邊的同伴是誰,誰在換衣服……完全對。我說,我不告訴你。……所以,這大概就是我跟孫子相處的方式,滿隨性的,想到什麼就做什麼。  

 

這些陪伴,我想說有一天如果我不在了,孫子看到這些東西會有點想念我。等他長大後,看到這些日記會覺得滿珍貴的。(未完)

 

不管輸贏都愛你立體書封.jpg

 

《不管輸都愛你——小野與四個孫子的生活陪伴日記》

小野/著

除了溫柔的陪伴,我無法告訴你們未來會發生什麼

 

所有的點點滴滴回憶都是如此的美好。

於是,我此刻能夠給孫子孫女的,

就是他們未來很老很老之後,還能夠告訴別人的美好記憶。

 

小野伴四個孫子的生活日記

最值得借鑑的親子教養讀本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