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

 

 

鮮為人知的故事

 

【修訂版】

 

Mao

The Unknown Story
 
 
 
張戎 Jung Chang 
 
喬‧哈利戴 Jon Halliday 
 
張戎
 
毛澤東 正封.jpg
 

注釋及徵引出處  網頁版

 

(PDF好讀版請至此下載 https://reurl.cc/Gbpy9A

 

 

 

1 走出韶山

(一八九三一九一一年 十七歲)

 

P.19
事過兩年才聽說光緒和慈禧駕崩: Snow 1973, p. 138;《毛澤東自述》,第16頁。
父母:Snow 1973, pp. 130-134;《毛澤東自述》,自4頁;《韶山毛氏族譜》;毛岳父楊昌濟日記,1915-4-5,見《毛澤東早期文稿》,第636頁;李湘文編,《毛澤東家世》,第25-51頁;趙志超,《毛澤東和他的父老鄉親》,第273-274頁;參觀韶山,訪問當地人,199410月。

 

P.20
十八世紀定輩名:《韶山毛氏族譜》。
常談起母親:Snow 1973, p. 132;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180頁;閻長林,《警衛毛澤東紀事》,第321頁。
幼年無憂無慮:毛致表兄文運昌信,1937-11-27,見《毛澤東書信選集》,第114-115頁;趙志超,《毛澤東和他的父老鄉親》,第271-281頁;閻長林,《警衛毛澤東紀事》,第320-321頁。
 

PP.20-21
早年讀書生活:李銳,《毛澤東早年讀書生活》,第1-3頁。

 

P.21
與老師關係Snow 1973, pp. 131 ff;《毛澤東自述》,第5-6頁;趙志超,《毛澤東和他的父老鄉親》,第103-112122-123頁。
父親「坐噴氣式」: 毛講話,1968-7-28,見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輯印,《中共機密文件彙編》,第546頁。
「父親當眾……」: Snow 1973, pp. 132-133;《毛澤東自述》,第8頁。
「他們都怕……」: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182頁。
 

P.22
第一次婚姻: Snow 1973, p. 147Cheng 1973, p. 68;《毛澤東自述》,第28頁;《韶山毛氏族譜》;李湘文編,《毛澤東家世》,第66頁。
「西洋的家庭……」: 《毛澤東早期文稿》,第416-417頁。
 

P.23
東山高等小學堂: Snow 1973, pp. 136-137;《毛澤東自述》,第13-17頁;趙志超,《毛澤東和他的父老鄉親》,第282-284頁。
心情激動地到長沙: Snow 1973, p. 139;《毛澤東自述》,第17頁。
「深感不平」: 《毛澤東自述》,第12頁;Snow 1973, pp. 135-136, 139.
 

PP.23-24
提到農民的幾次: 均見《毛澤東早期文稿》。

 

P.24
彭鐵匠 :《毛澤東自述》,第12-13頁;訪問當地黨史學者,1994-10-21
謝覺哉日記 :《謝覺哉日記》,第49-50頁。

 

 

2 與共產黨結緣

(一九一一一九二 十七二十六歲)

 

P.25
羅素: Russell to The Nation, 28 Oct. 1920, in id. 1968, p. 139cf. ibid. : pp. 126 -127.
第一次看到報紙: 《毛澤東自述》,第17頁。
首次發表政見: 同上,第18頁。
「快習兵操……」:《毛澤東早期文稿》,第647頁。

 

P.26
眼花繚亂的選擇:《毛澤東自述》,第20-25頁。
第一師範的生活:1960年代黨史學者就毛1927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毛澤東自述》,自25頁;蕭瑜,《我和毛澤東行乞記》;Siao 1953;參觀第一師範,訪問當地人,199410月。
 

P.27
「毛君主張……」:張昆弟日記,1917-9-23,見《毛澤東早期文稿》,第639頁。
《倫理學原理》批註:均見《毛澤東早期文稿》。

 

P.28
「資質俊秀……」:《毛澤東早期文稿》,第636頁。
徐特立說:Band & Band, p. 250.
徵友啟示:《毛澤東早期文稿》,第29頁。
總幹事不是他: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新民學會資料》,第4頁。
「我為這件事……」:《毛澤東早期文稿》,第467頁。
伯樂佛:電話訪問伯樂佛的兒子,1998-5-24;伯樂佛的兒子給筆者的信;VKP  vol. 1, pp. 28, 48, 744.

 

P.29
北京生活: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新民學會資料》,第6頁;《毛澤東自述》,第32-36頁;Snow 1973;羅章龍,《椿園載記》,第8-9頁。
毛的穿著:1960年代黨史學者就毛1927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蕭瑜,《我和毛澤東行乞記》;彭述之回憶,見Cadart & Cheng, p. 159.
 

P.30
《湘江評論》和其他文章: 《毛澤東早期文稿》。
給母親寄藥方:《毛澤東早期文稿》,第288頁。
「我母親死前……」:《緬懷毛澤東》,下,第663頁。父親死前想見毛:韶山毛氏祠堂陳列品。
〈女子自立問題〉:《毛澤東早期文稿》,第422-3頁。
 

P.31
第二次去北京見到胡適:《毛澤東早期文稿》,第494頁;《毛澤東自述》,第37頁;Snow 1973, pp. 153 ff.
李大釗: 《毛澤東早期文稿》,第467頁;《周作人日記》,中,第115頁。
「思想界的……」:《毛澤東早期文稿》,第302-306頁。
組建中共主意來自莫斯科: Shevelyov 1981, p. 128;李達回憶,見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第22-23頁;《陳獨秀年譜》,第119頁。
維經斯基在中國: Shevelyov 1981, pp. 128, 130Glunin,見Astafiev et al. 1970, pp. 66 -87VKP  vol. 1, pp. 28, 38, 48.
中共於19208月成立,創始人: 馬林致Zinoviev等人信,1923-6-20,見Saich 1991, p. 611Yu-Ang-Li, p. 422;李達等當事人回憶,見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
 

P.32
《新青年》成為中共喉舌: Shevelyov 1981, p. 131.
「文化書社」 :《毛澤東早期文稿》,第498-500頁;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新民學會資料》,第255-259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61頁。
蘇俄信誓旦旦空話 Elleman, p. 28.
「特別交涉員」: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新民學會資料》,第530-531頁。
 

P.33
聯絡人之一: 張文亮日記,1920-11-17,見《毛澤東早期文稿》,第703-4頁。
毛與蕭瑜來往書信: 《建黨和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著作集》,第4-7頁。

 

 

3 溫熱的信仰者

(一九二一九二五年 二十六三十一歲)

 

P.34
楊開慧家庭: 參觀楊開慧板倉舊居,訪問當地人,19964月;訪問羅章龍,1993-10-6Snow 1973, pp. 91, 152, 153.
對章士釗說 :章士釗:《楊懷中別傳》,見張素華等,《說不盡的毛澤東——百位名人學者訪談錄》,上,第290頁。
楊開慧自述與毛的關係: 楊開慧文稿,〈從六歲到二十八歲〉,1929-6-20

 

PP.35-38
- 開慧關係: 訪問毛的舊友:易禮容,1993-9-201995-10-1 & 8;羅章龍,1993-10-6

 

P.36
「我覺得……」: 《毛澤東早期文稿》,第567頁。
「虞美人」: 訪問易禮容,1993-9-201995-10-1 & 8;《毛澤東詩詞全集》,第60頁。
毛把規矩改了 1960年代黨史學者就毛1927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參觀毛在長沙的住地。
 

P.37
陶斯詠:1960年代黨史學者就毛1927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毛澤東早期文稿》,第566頁;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新民學會資料》,第26283540頁。

 

P.38
「女子是……」:楊開慧文稿,〈女權高於男權?〉,1929
莫斯科在中國的活動: 文獻見VKP  vol. 1, 亦見Malyisheva & Poznansky;參見Usov 2002Persits 1996, pp. 122 ffPersits 1997, pp. 79 ffIsaacs, p. 102Kolpakidi & Prokhorov 2000 b, pp. 278 -440 (cf. ids., 2000 a, pp. 178 -83 )ids., 2001, pp. 94 ffLurye & Kochik, pp. 98 -534.
馬林、尼科爾斯基: Saich 1991, pp. 307, 310Piatnitsky, p. 457Usov 2002, pp. 172 -173, 348 -349 nKolpakidi & Prokhorov 2001, pp. 305 -306ids., 2000 b, p. 385.
毛與「一大」: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第252667173227247頁;《謝覺哉日記》,第49頁;參觀上海「一大」會址。
馬林講話 :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第149166175191等頁。
 

P.39
陳公博回憶 :同上,第351頁。
有代表提出: Chang Kuo-tao, vol. 1, pp. 137 -138.
嘉興南湖開會: 訪問當事人、李達夫人王會悟,1993-3-29;參觀嘉興南湖;周佛海回憶,見Hsueh, pp. 428 -431.
毛會後遊覽: 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第242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85頁。
陳獨秀反對依賴盧布: 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第2861150178229245-246250-251321頁;羅章龍,《椿園載記》,第291頁。

 

P.40
沒有莫斯科出錢不行: 陳獨秀給共產國際的報告,1922-6-30,見Saich 1991, p. 573;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第47頁;馬林給莫斯科的信,1922-7-11,見Saich 1991, p. 310;參見楊奎松,《中間地帶的革命》,第24 -25頁。
黨每月寄錢給毛: 易禮容回憶,見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第112頁;訪問易禮容,1996-3-17
毛給朋友的信中抱怨: 《毛澤東早期文稿》,第562565頁。
「將來多半……」: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新民學會資料》,第39頁。
「現在心裡非常快活……」: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87頁。
跟開慧的家: 訪問易禮容,1993-9-301995-10-1 & 81960年代黨史學者就毛 1927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參觀清水塘。

 

P.41

發展朋友和家人入黨: 易禮容回憶,見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第111 -112頁;訪問易禮容,1995-10-8;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14,第250頁;舒龍主編,《毛澤民》,第284 -285頁;1960年代黨史學者就毛1927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
賀希明 Cadart & Sheng, pp. 151 -162;金沖及、黃崢,《劉少奇傳》,第24-25頁;劉少奇的信,1968-2-11, 見金沖及、黃崢,《劉少奇傳》,第41頁。
從前彬彬有禮: Siao-yu, pp. 38 -39;蕭瑜,《我和毛澤東行乞記》。

 

P.42

毛發命令: 易禮容回憶,見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第112頁;訪問易禮容,1995-10-1 & 8
「我看中國下力人……」: 《毛澤東早期文稿》,第565頁。
第一次去安源: 劉少奇、朱少連:「安源路礦工人俱樂部略史」,1923-8-10,見中共萍鄉市委《安源路礦工人運動》編撰組編,《安源路礦工人運動》,上,第117頁。
「他對組織勞工……」: 馬林致Zinoviev等,1923-6-20,見Saich 1991, pp. 608 -609, 617van de Ven 1991, p. 123 for explanation of original.
趙回答說  施拉姆教授訪問趙恆惕,施拉姆致李銳,見Li Rui 1977, p. 266;施拉姆給筆者的電傳,2000-12-21
毛未參加「二大」: 《毛澤東自述》,第43頁;Snow 1973, p. 158Titov, vol. 1, p. 82Nikiforov, p. 123.

 

P.43
毛積極活動: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93 -107頁。
湖南委員會成立: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95頁。
「有時問一問……」: 劉的信,1968 -2 -11,見黃崢,《劉少奇冤案始末》,第86頁。

 

PP.43-44
孫中山與莫斯科: Elleman, pp. 58 ff, 63-64Roshchin, pp. 102-107;孫致Gekker, 1922-9-26,見VKP  vol. 1, pp. 126 -129;越飛致Chicherin, 1922-11-7-8,見VKP  vol. 1, p. 139Sokolov-Strakhov報告,1921-4-21,見VKP  vol. 1, p. 60Kriukov, p. 57;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譯,《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1,第62110133147-150159-161206-217頁。

 

P.44
越飛報告列寧: 1923-1-26,見VKP  vol. 1, pp. 194, 198;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譯,《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1,第206 -217頁。
蘇共政治局決議: 1923 -1 -4,見VKP  vol. 1, p. 170;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譯,《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1,第186-187頁。
斯大林內部講話: Stalin 2001 a, p. 157。這篇講話的原文直到2001年才解密。經過改寫的講話見Stalin 2001 b, p. 79, n. 23.
陳獨秀等反對加入國民黨,對孫中山看法: 陳獨秀致吳廷康(維經斯基)的信,1922-4-6,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2,第535頁;見Saich 1991, p. 257;包惠僧回憶,見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第152171頁;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譯,《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1,第537頁;陳對中共「三大」報告,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第169頁;見Saich 1991, p. 574;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會議記錄,1923-1-6, VKP  vol. 1, pp. 172 -175;中共致鮑羅廷,見VKP  vol. 1, pp. 483-485.
蔡和森抱怨毛: 1926-2-10,見Titov, vol. 1, p. 93.
 

P.45

毛在「三大」上說: 馬林報告,19236月,見Saich 1991, p. 590;馬林致 Zinoviev等,1923-6-20,見Saich 1991, p. 616Titov, vol. 1, pp. 90, 92, 93.

維爾德: 致維經斯基,1923 -7 -26,見VKP  vol. 1, p. 238Usov 2002, p. 176.
毛簽字: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114頁;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第284頁。
「因為我們……」: 1923-7-2,見《毛澤東經濟年譜》,第27頁。
 

P.46

很少出席共產黨會議: 訪問鄭超麟(當時鄭的住地是中共開會的會址),1996-4-16;參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118, 121-126頁。
蔡和森對共產國際說: 1926-2-10,見Titov, vol. 1, p. 93.

鄧中夏也說: Titov, vol. 1, p. 92.
達林的信: Dalin 1975, p. 149cf. Dalin 1982, p. 182.
對毛的批評,「四大」: 參見「四大」文件,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第328335-356頁;毛在八大預備會議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1956 -9 -10,見《黨的文獻》,19913,第7頁;cf. Sladkovsky, p. 459.
 

PP.46-47

身體反應: 訪問羅章龍,1993-10-6;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第173頁。
 

P.47

回家養病: 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62頁。

 

 

4 國民黨內的大起大落

(一九二五一九二七年 三十一三十三歲)

 

P.48
在韶山: 1960年代黨史學者就毛1927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
與汪精衛關係: 參見國民黨上海執行部會議記錄;自1924-2 -25 起(毛常擔任會議記錄),國民黨中央委員會黨史委員會檔案,台北;訪問鄭超麟,1996-4-16
「他真是個……」: 轉引自章詒和,《往事並不如煙》,第80頁。

 

P.49
澤覃、澤民去廣州: 李湘文編,《毛澤東家世》,第162201頁。
六月開始活動: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388頁;韶山市地方志編撰委員會編,《韶山志》,第409頁;1960年代黨史學者就毛1927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133-135頁。
賀爾康日記: 見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389-394頁。
毛對鮑羅廷等說: VKP vol. 1, pp. 425-426;參見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譯,《共產國際、聯共(布)與中國革命檔案資料叢書》,1,第470頁。
接到一張……  NARA, RG 84. 800;參見Changsha, 1925, vol. 26, no. 1240.

 

P.50
逃離韶山: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388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135-136頁。

一連串要職: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137-140頁;參見《建黨和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著作集》,第249-250頁。
安眠藥: 1957-2-27,見MacFarquhar et al., 1989, p. 167;參見1958-3-22Schram 1974, pp. 118, 119 (compared to Marx);《毛澤東思想萬歲》別集及其他,毛著未刊稿,15D: 4-79頁。
192511月調查表: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141頁。
毛隨後講農民的文章: 《建黨和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著作集》,第219-231238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149-150頁。
 

P.51

莫斯科10月指示: Vasiliev致維經斯基,1925-10-2,見VKP  vol. 1, pp. 633-636;中共首次發佈「告農民書」是在1925-10-10,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第509-517頁;當月中共中央指示湖南開始農運,同上,第500頁;「國民黨湖南黨部第二次代表大會報告」(19268月)指出湖南農運始於192511月,見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201頁;1926年的「國民黨中央黨務報告」也如此說,同上,第28頁。

共產國際19235月指示: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第586頁;Eudin & North, p. 344.

「在農民問題上……」: 達林致維經斯基,1924 -3-30,見Dalin 1985, p. 182id., 1975, p. 149.
沃林批毛: V-n (S. N. Belenkii),  Kanton, nos. 8-9 (1926), pp. 149-61reprinted, with introduction by L. P. Delyusin, pp. 128-129, in Voprosi Filosofii, no. 6, 1969, pp. 130-136AVPRF, 0100/11/141/81, p.146.
汪精衛支持毛: 廣東農民運動講習所博物館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資料選編》,第25頁;參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133-136頁。

 

P.52

蘇聯領事館在長沙: Mitarevsky, p. 79Leonard 1999, pp. 63, 67, 81, n. 53NA, FO 405 / 256, pp. 271 ff.W(alsworth) Tyng 給他母親的信,192612月,見Mary Tyng Higgins Papers, Carton 1, Folder 6, Schlesinger Library.
農協會在當局支持下發展: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建黨和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著作集》,第419頁。

「指導一切」: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175頁。
毛演講: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445-447頁。
卜禮慈評論: 卜禮慈給共產國際遠東局的報告,1927-1-18,見RGASPI, 495/154/294, p. 3.
 

PP.52-53

「當我未到……」: 1927-8-7,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5頁。

 

P.53

毛關於湖南農運的引文: 均見《建黨和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著作集》,第418-455頁。

「打死個把……」: 1960年代黨史學者就毛 1927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
 

P.54

毛巡視以後:中共湘區一月份農民運動報告」,1927年,見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456頁。
《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未提分田地: 見《建黨和大革命時期毛澤東著作集》中該文。
共產國際雜誌發表毛報告: The Communist International(英文雜誌), vol. Iv., no. 9, pp. 169-172;參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185頁;Glunin 1975, p. 301, n. 2.
陳獨秀對打人殺人的反應: 蔡和森的報告,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黨史報告選編》,第105頁。

「倘有土豪……」: 中國革命博物館、湖南省博物館編,《湖南農民運動資料選編》,第333-335頁。
「國民革命軍有……」: 1927-6-15,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3,第583頁。
 

P.55

北京政府從蘇聯使館搜出的文件: NA, FO 405 / 256, FO 371 / 12500MitarevskyWilbur & How, pp. 442-835Oudendyk, pp. 348 ff.

毛在通緝名單上: 張玉法,《中國近代現代史》,第351頁;《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167頁。
 

P.56

俄國人認定蔣: VKP  vol. 1 p. 261 (memo re Nationalist delegation, not later than 10 Sept. 1923 );毛也認為蔣與汪精衛同屬左翼,1925-12-13,見MRTP  vol. 2, p. 291.
蔣給鮑羅廷的印象: 鮑羅廷與瞿秋白的談話,1923-12-16,見VKP  vol. 1, p. 347.
「使團決定……」: SolovyovKarakhan, 1926-3-24,見VKP  vol. 2, p. 153;參見Glunin 1975, pp. 61-63Trampedach, pp. 128 ff.
鮑羅廷密令逮捕蔣 Smith, p. 156;張國燾,《我的回憶》,2,第192-195頁。 

蔣發表布告: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153頁。
在上海的行動: 各類文獻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3,第463-522頁;上海市檔案館編,《上海檔案史料叢編: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
300多人死亡: 當時的各種數字,見中共上海市委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主編,《上海工人三次武裝起義研究》,第358-359頁;Smith, p. 204.

「心情蒼涼……」: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198頁。
 

P.57

毛「黃鶴樓」詩: 同上,第198頁。
「據毛澤東同志……」: 李維漢文的附錄10,《黨史研究資料》,19824,第377-378頁。

 

 

5 秋收暴動:拐走起義武裝

(一九二七一九二八年 三十三三十四歲)

 

P.58
斯大林要中共用槍桿子奪權: 給鮑羅廷的電報,1927-5-30,(signed InstantsiyaStalin)),VKP  vol. 2, p. 764.
1919年就想到了: Vilensky報告,1920-9-1,見VKP  vol. 1, p. 37cf. Malyisheva & Poznansky.
與國民黨分裂前後的策略: 蘇聯在長沙領事館的檔案,AVPRF, 0100/10/129/78, pp. 5-6, 28-30, 43, 47 (Report covering period 13 Mar. to 28 Dec. 1926 )Khmelyev(「Appen」)報告,1927-5-6VKP  vol. 2, pp. 715-717;伯金計劃,見Piatnitsky, p. 219.
羅明納茲、伯金等: Grigoriev 1976, p. 15Leonard 1999, pp. 170-171Mirovitskaya 1993, p. 308.
蘇軍情報局活動: Vinarov(蘇軍情報局中國站副站長,1926 -1929, pp. 294, 323-329, 342-343, 369, 373-377Mirovitskaya 1975, pp. 61-62.
莫斯科指示農民暴動,毛贊成: 羅明納茲指導下的1927年八七會議記錄,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10頁;毛以中共湖南省委名義給中央寫的信,1927-8-20,見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16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211-212頁;參見Saich 1996, pp. 296 ff.
「政權是由……」: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5頁。

 

P.59
「南昌起義」: 指揮者庫馬寧當時的報告,見RGASPI, 514 / 1 / 254, pp. 70-100;蘇軍情報局事後的總結,1927-9-14,見VKP vol. 3, pp. 84-110Freyer 的報告,1927-8-25,見RGASPI, 495 / 154 / 247Mirovitskaya 1975, pp. 37-41.
「共產國際的主意……」: 斯大林對共產國際的講話,1927-9-27,見VKP  vol. 3, p. 129(公開發表時這段話被刪去,同上,p. 130);參見同上,p. 61. 負責給「南昌起義」的部隊運武器的是米高揚,見蘇共政治局會議記錄,VKP  vol. 3, pp. 72, 74, 76-77.
毛關於湘南的建議: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207頁。
上海批准: 1927-8-8,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10頁。
在長沙蘇聯領事館開會: 會址見1960年代黨史學者就毛1927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羅章龍關於「秋收起義」的未刊文。
毛在長沙: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209-210頁。
「到了十六日……」: 「彭公達同志(當時湖南省委書記)關於湖南秋暴經過的報告」,1927-10-8,見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111頁。
農民調查」: 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17頁。
住進蘇聯領事館: 易禮容回憶,見1960年代黨史學者就毛1927年以前生活對毛的親友所作的訪問紀錄。

 

P.60
毛要求取消湘南暴動: 「彭公達同志關於湖南秋暴經過的報告」,1927-10-8,見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117頁。
「某同志……」: 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16頁。
 

PP.60-61

毛未去銅鼓,待在文家市:何長工對黨史學者的講話記錄,1977-3-22,見江西省寧岡縣委黨史辦公室編印,《寧岡──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中心》,第26-27頁;其他回憶錄,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140153171頁;陳士,《從井岡山走進中南海──陳士老將軍回憶毛澤東》,第10-11頁;Lo Jung-huan, p. 10.

 

P.61
取消暴動: 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43-4453133頁。
馬也爾說: 1927-9-16,同上,第42頁;Pak, p. 173.
「暴動的玩笑」: 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139頁。
「純是一個……」: 「彭公達同志關於湖南秋暴經過的報告」,1927-10-8,見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122頁。
毛早已計劃好: 江西省寧岡縣委黨史辦公室編印,《寧岡──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中心》,第81頁;訪問黨史學者,1996-4-4
 

P.62

「我和楊立三……」: 江西省寧岡縣委黨史辦公室編印,《寧岡──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中心》,第20-22頁。

向井岡山行進: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176-177頁;陳士,《從井岡山走進中南海──陳士老將軍回憶毛澤東》,第13-23頁;江西省寧岡縣委黨史辦公室編印,《寧岡──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中心》,第28-31頁;中央檔案館編,《秋收起義》,第133161頁。

見袁文才: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90-91頁。
 

P.63

用望遠鏡看: 同上,第93頁。
蘇蘭春描述: 同上,第94頁。

慶祝遂川紅色政權: 同上,第278-279頁。
與湖南省委接上關係: 《何長工回憶錄》,第109-114頁。
毛不去上海: 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180-182頁。
毛被開除: 「政治紀律決議案」,1927-11-14,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3,第483-484頁;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182196-199頁。
 

P.64

1231日函: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64-65頁。
湖南省委被一網打盡: 中共湖南省委黨史委編,《湖南人民革命史》,第375-376頁。
毛當師長: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236頁。

毛的山寨: 訪問井岡山,19964月。
「群眾聽不懂……」: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458頁。
「老話叫……」: 同上:第661頁。
「抓了我們……」: 同上,第489頁。
 

P.65

陳浩: 同上,第56-58168-169293頁。
警衛措施: 同上,第46頁;訪問當地黨史學者,1996-4-4,參觀毛的住宅。
長征途中: 訪問一位看過幾乎所有毛長征途中住地的黨史學者,1997-8-31

毛在井岡山的住宅: 訪問井岡山,19964月。

 

PP.65-66
生活方式: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461-462550頁。

 

P.66
賀子珍與毛: 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1-47頁;訪問井岡山黨史學者,以及袁文才的親屬,19964月;參觀婚宴舉行地。

 

P.67
「年紀太大」: 訪問曾志,1994-9-24
「一個女孩子……」: 訪問聽賀說此話的人,1997-9-14
路過傷病員: 訪問蕭克,1993-9-30
決心離開毛: 訪問曾志,1994-9-24;參見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105-106頁。

 

P.68
「殺盡階級……」等: 「關於湘南暴動經過的報告」,19286月,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06頁;《彭德懷自述》,第135頁;郭華倫,《中共史論》,1,第290頁;訪問曾志,1994-9-24
「焚盡湘粵……」: 「關於湘南暴動經過的報告」,19286月,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06頁;《黃克誠自述》,第36-37頁。曾志,《一個革命的倖存者──曾志回憶實錄》,第52-58頁;耒陽目擊者 Fr. Prandi 當時寫的信,1928年,Le Missioni Francescane  vol. 6, p. 150.
「我當過……」: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454頁。
「使他與豪紳……」: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06頁;參見Mamaev報告,1930-4-15,見VKP  vol. 3, p. 846.

菊妹子: 遺書照片,見謝柳青,《毛澤東和他的親友們》;參見李湘文編,《毛澤東家世》,第239-240頁。

 

P.69
海陸豐 :彭湃在1927年紀念十月革命大會上的政治報告等若干文獻,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 -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第4冊;郭華倫,《中共史論》,1,第290頁;Maestrini, p. 146.
莫斯科決定停止: Titov, vol. 1, p. 198;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4,第174頁;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105頁。

 

PP.69-70
毛給中央的信: 見江西省檔案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第29-30頁。
 

P.70

「千餘」: 巡視員報告,1928-6-15,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130頁。
首次實行分田: 同上,第130-131頁。
六月二十六日: 送呈斯大林的包括當時在上海主持工作的李維漢關於毛的職務問題的報告(1928-5-25),以及李代表中央起草的「中央致朱德、毛澤東並前委信」(1928-6-4),見VKP  vol. 3, n. 1, p. 413.
「土匪性質」 : 6th Congress, Stenograficheskii otchet, Book 5, pp. 12-13.

稱毛為中共武裝主要領導: 周恩來軍事報告,同上;瞿秋白說,見Book 3, p. 70Titov, vol. 1, pp. 153, 145.
 

P.71

斯大林六月九日: 周恩來在接見時的筆記,見VKP  vol. 3, pp. 426-431.
受軍訓,軍事計劃: Mirovitskaya 1975, pp. 57 ffibid. 1993, pp. 313-315.
假鈔: Krivitsky, pp. 127-136.
毛「不聽話……」: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48-2-10.
要求完全滿足: 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4,第256-257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256-257頁。

 

 

6 制服朱德

(一九二八一九三 三十四三十六歲)

 

P.72
楊開明報告: 1929-2-25,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249頁。
傷兵病員: 同上,下,第99-101564-565頁;訪問井岡山,19964月。
「房子燒了……」: 文獻同上,上,第309頁。
「與土匪或類似……」: 1928-7-10,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4,第399頁;主管井岡山的湘贛邊特委向湖南省委報告消滅袁文才手下人馬的計劃,1929-1-14,見RGASPI, 495 / 25 / 668, p. 30.

 

P.73
「親眼看見……」: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643頁。
毛興致勃勃: 曾志回憶,見「毛澤東與我」徵文活動組委會編,《我與毛澤東的交往》,第81頁。
「給朱毛具體援助」: 共產國際會議記錄,1929-1-29,見VKP  vol. 3, p. 518.
朱德的妻子: Smedley 1956, pp. 223-224;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下,第520552頁;《湖南黨史通訊》,19841,第22頁。
毛取消軍委: 毛本人後來的報告,1929-6-1,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22頁。
毛一份份報告: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289292302頁。

 

P.74
「後衛距敵……」: 1929-3-20,同上,第291頁。
「給養已不成問題……1929-4-5,同上,第301頁。
紅軍穿著: 訪問蕭克,1993-9-30Le Missioni Francescane  vol. 6 (1928), p. 151.
毛在汀州: 毛的報告,1929-3-20,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289頁;中共長汀縣委黨史工作委員會,《長汀人民革命史》,第43-44頁;訪問汀洲和當地黨史學者,1996-4-9
劉安恭: 《黨的文獻》,19895,第37-38頁;19944,第87頁;金沖及主編,《朱德傳》,第178頁。

 

PP.74-75

1929-6-1 報告: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21-224頁。

 

P.75

「我很孤立…… :見《黨的文獻》,19944,第88頁。
陳毅給上海的報告﹕ 1930-1-9,「Report... on the Question of the Red Army [and] Zhu De and Mao Tse-tung, RGASPI, 514 / 1 / 1009, p. 5cf. VKP vol. 3, p. 1263.
對朱德的批評: 辛子陵,《毛澤東全傳》,1,第385頁。
毛被選掉: 蕭克,《朱毛紅軍側記》,第101頁;江華回憶,見《黨的文獻》,19895,第38-39頁;曾志回憶,見「毛澤東與我」徵文活動組委會編,《我與毛澤東的交往》,第85頁;訪問蕭克,1993-9-30
「到地方……」: 毛的信,1929-6-14,見《毛澤東文集》,1,第75頁。
 

P.76

「我們離開部隊……」: 江華回憶,見《黨的文獻》,19895,第41頁。
毛叫鄧子恢召開閩西一大: 《鄧子恢傳》編輯委員會,《鄧子恢傳》,第88頁。

閩西一大情況: 均見「中共閩西第一次代表大會情形」,19297月,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中,第102-105頁。

 

P.77
林彪: 蕭克,《朱毛紅軍側記》,第1928頁;辛子陵,《林彪正傳》,第56頁。

毛拉攏林彪: Titov, vol. 1, pp. 189-191;辛子陵,《林彪正傳》,第42-44頁。
林不聽朱德命令: 訪問蕭克,1993-9-30;參見蕭克,《朱毛紅軍側記》,第26頁;金沖及主編,《朱德傳》,第180頁。
莫斯科在上海的代表: Grigoriev 2002 a, pp. 156-157;斯大林關於使用非蘇聯人做代表的指示,1928-4-23,見Adibekov et al., p. 134, n. 89;俄羅斯檔案中關於數十名代表的細節,見Kolpakidi & Prokhorov 2000 a, 2000 b2001Lurye & Kochik;楊奎松,《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一九二~一九六》,第255-270頁;參見蔡和森的報告,中央檔案館編,《中共黨史報告選編》,第135頁。

 

P.78
「多麼漂亮……」: 見韓素音,《周恩來與他的世紀》,第66-67頁。
周告訴侄女: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78頁。
周負責創建中共軍隊: Mirovitskaya 1993Grigoriev 2002 b, p. 312;《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68114125頁。
「衝啊……」: 見《聶榮臻回憶錄》,第64-65頁。
 

P.79

「天才」: 訪問王凡西,1995-6-20
周組建中共克格勃: Krymov, pp. 344-364Usov 2002, pp. 194-206.
「要全黨來……」: 1931-1-3,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6,第359頁。

「打他的屁股……」: 「共產國際代表在四中全會上的結論」,1931年,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7,第39頁。
王凡西回憶: 王凡西,《雙山回憶錄》,第136-137頁。
 

P.80

毛「絕對不是……」: 《黨的文獻》,19912,第39-42頁。
「中東路」對蘇聯的重要: Lih et al., p. 118 n. 5.
斯大林準備入侵東北: 蘇共政治局會議紀錄,1929-8-6,見VKP  vol. 3, p. 583;斯大林致莫洛托夫,1929-10-7,見Lih et al., p. 182Kolpakidi & Prokhorov 2000 a, p. 183.

「準備武裝保護蘇聯」: 《黨的文獻》,19912,第39頁。
蘇共政治局特別提毛: VKP  vol. 3, p. 616cf. ibid., pp. 483-484.
陳獨秀因素: 《陳獨秀年譜》,第351-352頁;陳毅回憶,見《黨的文獻》,19953,第89頁;陳獨秀對中東路問題的看法,見他致中央的信,1929-7-28,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5,第394-396頁。
《真理報》報導毛: 1929-7-281929-12-2 & 61930-2-2.
 

P.81

中央信送給毛: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289頁。
毛在蘇家坡: 曾志回憶,見「毛澤東與我」徵文活動組委會編,《我與毛澤東的交往》,第86-87頁;《回憶鄧子恢》編輯委員會編,《回憶鄧子恢》,第76頁;訪問曾志。
「迭函去催……」: 見《陳毅年譜》,第140頁。
這才上路: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290頁。
「來信很積極」: 「中央關於紅四軍問題給廣東省委指示信」,1930-2-1,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38頁。

向莫斯科表態: 毛致李立三,1929-11-28,見《毛澤東書信選集》,第28頁;陳毅回憶,見《黨的文獻》,19953,第89頁;毛給中央的信,1930-1-6,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36245頁。
 

P.82

「毛手裡的玩物……」: Bespalov 與博古談話記錄,1931-2-11,見VKP  vol. 3, p. 1274;參見蘇軍情報局中國站站長格理斯致蘇軍情報局局長伯金的信,1931-2-12,同上,p. 1263.
當時給上海的報告: 「紅四軍部隊情況報告」,19297-19304月,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53頁。
「不槍斃……」: 同上,第252-253頁。
這一條失蹤: 古田會議決議,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5,第800-834頁。
古田會議決議: 同上;Titov vol. 1, pp. 228-232.
順口溜: 辛子陵,《毛澤東全傳》,1,第385頁。 

 

 

7 楊開慧之死

(一九二七一九三 三十三三十六歲)

 

P.83
周恩來去蘇聯: 《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180頁;中共給斯大林等蘇聯領導人的信,周、斯大林1930-7-21會見,以及蘇聯提供資金的情況,見VKP vol. 3, pp. 1047-1051;周對共產國際的報告,1930-4-301930-5-4,見RGASPI, 495 / 154 / 416.
李立三的計劃: 19305—6月,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452-459頁。
開始毛躊躇: 李立三講話,1930-6-9,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08-309頁;「中央致四軍前委信」,1930-6-15,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451頁。
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毛的命令,1930-6-22,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11頁;毛給上海的信,1930-8-19 & 24,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496-497頁;Titov, vol. 1, pp. 233-261.


PP.83-84
早年彭德懷: 《彭德懷自述》,第1-515頁;王焰等,《彭德懷傳》,第8-16頁。

 

P.85
會見毛,守井岡山: 彭給中央的報告,192910月,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401-418頁。
毛把彭當作下屬: 毛給中央的報告,1929-3-20,同上,第289頁;彭給中央的報告,1929-4-4,同上,第295頁。

彭軍與毛平行: 同上,第455頁;《彭德懷自述》,第149-151頁。
「聽從命令……」: 1930-7-22,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239頁。
中央令毛打南昌: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455頁;《彭德懷自述》,第149頁。
彭佔領長沙,震驚西方: Hoyt, pp. 240 ff. Elkin, Palos : NARA, RG 80 ( 1926-1940 ), Box 200, File EF 16 /P 9-2 ( 300101-301030 )FRUS 1930, vol. 2, p. 142NARA, RG 84, Records of the Bureau of Naval Personnel, Log Book of the USS Palos, Jan. 1-Dec. 31, 1930, LL. Log no. 15;《彭德懷自述》,第153-156頁。
 

PP.85-86

819日信: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496頁。
 

P.86

毛在永和與彭合併: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11-314頁;《何長工回憶錄》,第283頁;《彭德懷自述》,第157頁;朱德講話,見《江西黨史資料》,7,第225頁。
「佔領長沙岳州……」: 毛的兩封信,1930-8-19 & 24,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496-497頁。

朱、彭反對二打長沙: 《彭德懷自述》,第157-158頁;金沖及主編,《朱德傳》,第212頁。
毛堅持要打: 毛對蘇聯大使尤金的談話,1958-7-22,見CWB, nos 6-7 ( 1995-1996 ), p. 159.
格理斯報告莫斯科: 1931-5-7, VKP vol. 3, pp. 1431-1432.
彭部下不願跟毛走: 《彭德懷自述》,第160-161頁;戴向青、羅惠蘭,《AB 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91頁。
通電宣佈: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14頁。
 

P.87

恢復政治局候補委員: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221頁。
莫斯科內定毛為首腦: 共產國際遠東局給中共的信,1930-11-10, VKP  vol. 3, p. 1109.
李立三的遭遇: 蘇共政治局會議記錄,1930-8-25,見VKP  vol. 3, pp. 1018-1019;共產國際給周恩來、瞿秋白的信,1930-9-16,同上,pp. 1031-1032Titov, vol. 1, pp. 249-261, 371;莫斯科「關於李﹝立三﹞活動的報告」,1945-4-30,見NA, HW 17 / 66 (ISCOT 1358 );若干文獻,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第581-585頁;唐純良,《李立三全傳》,自 175頁;訪問李立三家屬,1995-8-1 & 2
楊開慧沒有進行共產黨活動: 這從她的遺稿中可以清楚地看出;訪問易禮容,1993-9-30;參觀板倉,訪問當地黨史學者,1996-4-1

腳註: 劉敵給中央的信,1931-1-11,見RGASPI, 514 / 1 / 1008;方曉主編,《中共黨史辨疑錄》,第351頁。

 

P.88
被捕  被槍殺: 當時報紙報導;1960s年代對獄卒和行刑人的審訊記錄;訪問當地黨史學者。

毛談開慧: 李湘文編,《毛澤東家世》,第86-88頁;訪問毛的親屬和身邊工作人員。
 

PP.88-89

發現遺稿過程: 參觀板倉,訪問當地黨史學者。

 

PP.89-94

開慧遺稿: 手稿,未刊。

 

P.91
楊開明: 參觀板倉,訪問當地黨史學者;參看楊給上海的報告,1929-2-25,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269頁。

 

P.93
報上毛的消息: 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446-467頁。

中央令毛去上海: 同上,第241頁。

 

 

8 「毛主席」:血染的頂子

(一九二九一九三一年 三十五三十七歲)

 

P.96
李文林: 江西省《吉水縣志》編撰委員會編,《吉水縣志》,第576頁;蕭克,《朱毛紅軍側記》,第133頁。
毛宣佈自己是上級: 毛的信,1929-3-20,見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289頁;1929-6-1,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22頁。
澤覃: 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3,第307頁;巡視員報告,1930-7-22,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254頁。《江西黨史資料》,7,第105頁。
劉士奇: 江西省《永新縣志》編撰委員會編,《永新縣志》,第804頁;劉的報告,1930-2-28 & 10-7,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71-273, 280-283頁;Titov, vol. 1, pp. 232, 269;訪問江西黨史學者,1996-4-5

 

P.97
陂頭會議: 劉士奇本人給中央的報告,1930-10-7,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80-286頁;其他文獻,同上,第244-245350頁;亦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197-201頁;同上,中,第172-174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297-298頁;參見Titov, vol. 1, pp. 231-232, 267-278.
槍斃「四大叛徒」: 劉士奇本人給中央的報告,同上;其他報告,1930-4-5 & 7-22,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192200256頁。
劉「時常有……」: 1930-7-22報告,同上,第256頁。
罪名: 「前委通告」,1930-2-16,同上,中,第173頁。
腳註: 井岡山革命根據地黨史資料徵集編研協作小組、井岡山革命博物館編,《井岡山革命根據地》,上,第496頁。

 

P.98

蔡申熙: 「中央給三軍前委信」,1930-3-10,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409頁;江西省行動委員會,〈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1930-12-15,見RGASPI514/1/1008.
江漢波: 江漢波是江西主要反對毛和劉士奇抓權的人,毛和劉士奇仇視他,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72-274頁。可是檔案中卻有一份以他的別名張懷萬給上海寫的報告,報告口氣說法完全是毛的,特別是在毛、劉、江有爭議的地方,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180-212頁。這份報告顯然不是出自江漢波的筆。而且,報告簽署日期(1930-4-5)的前一天,毛和劉士奇剛發佈通告,列舉江的種種「政治罪惡」,宣佈開除江的黨籍──開除黨籍通常是槍斃的前奏;通告並且無緣無故地專門提了一句,江漢波人不在江西,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第273-274頁。這些材料指向一種可能性,即毛和劉士奇秘密幹掉了江,發佈通告為江的失蹤打掩護,接著用江的名字給上海寫了份為自己說話的報告。

毛訃告: International Press Correspondence (English edition) 20 Mar. 1930.
上海發現毛還活著: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424-425頁。
四月三日通知: 見同上,第426頁。
江西人反抗毛和劉士奇: 劉給毛的信,1930-5-22,見《江西黨史資料》,7,第103-104頁;劉士奇本人給中央的報告,1930-10-7,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 14,第281-288頁;《江西黨史資料》,10,第12-15頁;《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266頁;CCP Agitprop Department, Material for Agitprop work...」,25 Mar. 1930, RGASPI, 495 / 154 / 430, p. 155.
「不要顧至……」: 1930-6-25,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624-626頁。
借用AB 1930-5-18,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599-600頁。
AB名稱來源: 據創建者之一段錫朋,1931-4-15,見戴向青、羅惠蘭,《AB 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10頁。
幾千人被殺: 中央巡視員報告,1930-7-22,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248頁;1930-10-5,見《江西黨史資料》,7,第169頁。

 

P.99
李文林主持下開會: 這次會稱為「贛西南特委二全會議」,劉士奇在 1930-10-7 給中央的報告中,對會議有所描述,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281-293頁。但即便在這一內部使用的《參考資料》中,本書所引的段落也被隱去(見第293頁)。筆者引文出自塵封檔案。「二全會議」決議,1930-8-27,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649-650頁。中央巡視員報告,1930-10-5, 見《江西黨史資料》,7,第170-171頁;Titov, vol. 1, pp. 278 ff.

劉被張國燾殺: 盛平主編,《中國共產黨歷史大辭典》,第677-678頁。
毛十月十四日給上海信: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19頁。
莫斯科內定為首腦: 共產國際遠東局給中共的正式信是 1930-11-10, VKP vol. 3, p. 1109. 12月,毛就以首腦名義簽發文件了(「Chairman of the Revolutionary Committee of China」),見RGASPI, 514 / 1 / 1008.
甘隸臣:戴向青、羅惠蘭,《 AB 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91頁;參見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162頁。
 

PP.99-100

劉敵的信: 1931-1-11,見RGASPI, 514 / 1 / 1008.

毛「答辯」信: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634-635頁。
李韶九: 見劉敵信,1931-1-11, RGASPI, 514 / 1 / 1008;中央巡視員報告,1930-7-22,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238頁。
蕭克回憶: 見戴向青、羅惠蘭,《AB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92-93頁。
「四千四百以上」: 毛「答辯」信,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634頁;參見周恩來對克格勃官員Mordvinov的報告,1940-3-4, RGASPI, 514 / 1 / 1006, pp. 48-49;毛澤民對共產國際的報告,「Struggle with Counter-revolutionaries, 1939-8-22, RGASPI, 514 / 1 / 1044, pp. 1 a -12.
毛說那個會…… 毛「答辯」信,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4,第636頁;劉敵信,1931-1-11, RGASPI, 514 / 1 / 1008;江西省行動委員會,〈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1930-12-15,見RGASPI514/1/1008.
「來一個大的……」: 見戴向青、羅惠蘭,《AB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94-96頁。
 

P.101

李韶九用刑: 江西省行動委員會,〈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1930-12-15,見RGASPI514/1/1008.

兵變: 劉敵信,1931-1-11, RGASPI, 514/1/1008;江西省委,〈江西省委關於十二月七日事變報告〉,1931-1-12,見RGASPI, 514 / 1 / 1008;陳毅 - 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20-22218-222頁;「劉作撫同志給中央的報告」,1931-2-20,見戴向青、羅惠蘭,《AB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114-115頁。

 

P.102
「毛澤東為人……」: 江西省行動委員會,〈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1930-12-15,見RGASPI514/1/1008.
去上海彙報: 同上;Bespalov的報告,1931-2-11,見VKP vol. 3, p. 1272;江西省委,〈江西省委關於十二月七日事變報告〉,1931-1-12,見RGASPI, 514 / 1 / 1008.
 

P.103

周恩來對瑞爾斯基說: 瑞爾斯基就他與周的談話給共產國際的報告,1931-2-19,見VKP  vol. 3, pp. 1279-1280.
莫斯科給毛撐腰: 共產國際關於富田事變的決議,1931-3-18,見RGASPI, 514 / 1 / 1006, p. 90;參見VKP  vol. 3, p. 1348;中共「中央政治局關於富田事變的決議」,1931-3-28,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7,第203-209頁。

康生筆跡: RGASPI, 514/1/1008.
處決劉敵: Titov, vol. 1, p. 312;參見Smedley(史沫特萊)1934, p. 279;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22-23頁。
祕密報告: 「江西蘇區中共省委工作總結報告」,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478-480頁;訪問當地黨史學者,1996-4-4~5
 

P.104

數萬人死去: 「江西蘇區中共省委工作總結報告」,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436頁。

紅色閩西: 《鄧子恢傳》編輯委員會,《鄧子恢傳》,第112-113頁;「閩西特委第十號通告」,見中國國民黨中央組織部調查科編,《中國共產黨之透視》,1935,第137頁;龔楚,《我與紅軍》,第247-248頁;文聿,《中國左禍》,第68-75頁;Kuo Chien,  FBIS-CHI- 91-016  ( 24 Jan. 1991 ), p. 31.

省委書記逃亡: 龔楚,《我與紅軍》,第246-250頁。
向朱  彭求助信: 1930-12-20,見蕭佐良(音譯,Hsiao Tso-liang),《中國共產主義運動中的權力關係》,2,中共文件,第262-263頁;江西省委,〈江西省委關於十二月七日事變報告〉,1931-1-12,見RGASPI, 514 / 1 / 1008.
朱德吐露心曲: 龔楚,《我與紅軍》,第266-267頁。
 

P.105

朱德副官被殺: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184頁。
「彭可能跟……」: 蘇軍情報局中國站站長格理斯給蘇軍情報局局長伯金的信,1931-2-10,見VKP  vol. 3, p. 1260.
「審判官」有朱德: 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109頁。
「無以復加」: 「江西蘇區中共省委工作總結報告」,19325月,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477-480頁。

策略不得人心: 江西省行動委員會,〈省行委緊急通告第九號〉,1930-12-15,見RGASPI514/1/1008;江西省委,〈江西省委關於十二月七日事變報告〉,1931-1-12,見RGASPI, 514 / 1 / 1008;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40-41頁。
國民黨指揮官說: 《文史資料選輯》,45,第85-86頁。
 

P.106

蔣介石日記: 1931-8-12,《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376頁。
蘇聯人的幫助: Mirovitskaya 1975, pp. 47-52, 61-62id. 1993, pp. 307-315Vinarov, pp. 328, 373-376Mader, pp. 94-96.
左爾格: Vinarov, pp. 373-376Mader, pp. 64-117, 233-234;訪問左爾格的助手 Werner1999-11-20Werner, pp. 38 ff.
張文秋:張文秋,《踏遍青山──毛澤東的親家張文秋回憶錄》,第231-238頁;訪問張文秋,1995-10-29
史沫特萊是共產國際間諜: 共產國際會議記錄,1934-4-3VKP, vol. 4, p. 585.

埋伏戰前後: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第329-330頁;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50-52頁;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94186-187頁;黃克誠,《黃克誠自述》,第83頁。

 

P.107
毛要毒瓦斯: 1930-10-14,見MRTP  vol. 3, p. 555.
第三次圍剿: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125-126頁(書中有時錯把「第三次圍剿」寫成「第二次圍剿」);參見「蘇區中央局關於第三次反圍剿作戰經過給中央的報告」,1931-10-18 ~24,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5,第44-45頁。
蔣介石的政策: 1931-7-23,見《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372頁。
「我們沒法打勝……」: 訪問張學良,1993-2-17

 

P.108
1931-9-20 蔣介石日記: 見《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386-387頁。
21日南京決定: 同上,第387頁。
中共930日聲明: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7,第426-430頁。
黨的中心任務: 中共聲明,1931-9-22,同上,第416-421頁。

 

P.109
國中之國規模: 馬齊彬等,《中央革命根據地史》,第448-449頁;夏道漢、陳立明,《江西蘇區史》,第235-236頁;馬巨賢等編,《中國人口:江西分冊》,第55頁。
第一個喊「毛主席」: 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98109頁。

 

 

9 第一個紅色中國

(一九三一一九三四年 三十七四十歲)

 

PP.110-111
瑞金政府地址: 訪問瑞金,19964月。

 

P.111
慶祝儀式: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457-458頁;Smedley 1934, p. 307.
莫斯科考慮過毛當軍委主席: 共產國際遠東局給中共的信,1930-11-10, VKP vol. 3, pp. 1008-1009.

 

P.112

向忠發: 徐恩曾等,《細說中統軍統》,第171-174頁;《黨史研究》,19804,第76-78頁;《中共黨史研究》,19893,第1-2頁。

村子裡的委員會: 《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297-300頁。
「網」 :同上,第300326頁。
「專靠犯人……」: 周恩來主持作的決議案,1932-1-7,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8,第18-27頁;參見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225頁。
周手下人員的話: 「江西蘇區中共省委工作總結報告」,19325月,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上,第480-488頁。

 

P.113
獻銀髮簪: 《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324頁;《瑞金縣志》編撰委員會,《瑞金縣志》,第783頁。
「共產黨發行公債……」: 「勝利縣繼續開展查田運動經驗」,1934-5-18,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5,第345頁;Hsu, K., pp. 285-293, 291;毛關於發行公債的訓令,見《毛澤東經濟年譜》,第59-65頁;在瑞金報紙《紅色中華》裡有許多關於公債的報導;溫銳、謝建社,《中央蘇區土地革命研究》,對此有總結,第189-191頁。
「借」糧: 《毛澤東經濟年譜》,第62頁。
成年男子: 龔楚,《我與紅軍》,第414頁。
婦女主要勞動力: 《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280302311-312325343頁。
 

P.114

「每人每月……」: 同上,第308頁。
醫院搬瑞金: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94頁。
自帶茶碗: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450頁。
沙洲壩井: 參觀該井,1996-4;曾維東、嚴帆,《毛澤東的足跡》,第239-240頁。

教育: Snow 1973, p. 186;《毛澤東農村調查文集》,第317-318326頁;龔楚,《我與紅軍》,第419-421頁;參觀瑞金,訪問當地黨史學者,19964月。
查田運動: 若干當時文獻,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5,第284-306頁。
毛的命令: 1933-10-10,同上,第298-333頁。
 

P.115

「牛棚」: 訪問黨史學者,1996-4-8
統計表: 19339月,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5,第321-325頁。

 

PP.115-116

龔楚回憶: 龔楚,《我與紅軍》,第421-425頁。

 

P.116
劉英回憶: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48-49頁。
蔡墩松: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487-491頁。
管理員試圖逃亡: 《紅色中華》,1934-2-18
「坐班房的……」: 見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495-496頁。
「自殺是……」: 見瑞金雜誌《青年實話》,第2 卷,第13期。
楊岳彬: 參觀瑞金博物館,訪問當地學者,19964月;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史編審委員會,《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人物志》,第248-249頁。
 

PP.116-117

逃跑情況: 「查田運動的概況」,19339月,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5,第323頁;王其森主編,《福建省蘇維埃政府歷史文獻資料匯編》,第223-225238244-245頁;《中共黨史資料》,21,第142頁;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504-506頁。
 

P.117

「規定各家……」: 見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496頁。
死亡人數: 馬巨賢等編,《中國人口:江西分冊》,第54-56頁;傅祖德、陳佳源編,《中國人口:福建分冊》,第40頁。
腳註1 訪問聽過楊尚昆講話的幹部,1996-4-1;龔楚回大陸定居,見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史編審委員會,《中國工農紅軍第一方面軍人物志》,第631頁。

腳註2 馬巨賢等編,《中國人口:江西分冊》,第54頁。

 

 

10 從奪實權到丟實權

(一九三一一九三四年 三十七四十歲)

 

P.118
「老毛罵人……」: 見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106頁。
扣大帽子: 同上,97-100;「政治決議案」(中央蘇區第一次黨代表大會),1931-11-1 5,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7,第448-463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59頁。
請病假: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65-366頁。
東華山生活: 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167-168頁;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116-117頁。

 

P.119
「伍豪啟事」: 上海《申報》,1932-2-20;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248-249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66頁。

贛州城下會議  決議: 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169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67-368頁;「中國工農紅軍總政治部訓令」,1932-3-17,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5,第164-166頁;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103-104頁;周恩來、王稼祥、任弼時、朱德給上海轉莫斯科的電報,1932-5-3 到達莫斯科,見RGASPI, 495 / 19 / 217 a, p. 82.
三分之二跟毛走 周等人同上電報,見RGASPI, 495 / 19 / 217 a, p. 82;《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68頁;《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218頁。

 

P.120
毛改道: 會議決定見「中央軍委關於今後行動方向和部隊部署的訓令」,1932-3-18,金沖及主編,《朱德傳》,第284764頁;毛走的路線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第368-369頁;樊昊,《毛澤東和他的軍事教育顧問》,第104頁;《毛澤東軍事文集》,1,第263-268頁;寧都會議簡報,1932-10-21,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8,第528頁;周等人同上電報,見RGASPI, 495 / 19 / 217 a, p. 82;參見Titov, vol. 1, pp. 376-377;前述毛澤民對共產國際為毛澤東辯護的報告。
「紅軍入漳……」: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74頁。
艾威特: 艾向莫斯科的報告,193210月,見Titov, vol. 1, pp. 381-382;艾致皮亞爾涅斯基,1932-10-8,見VKP  vol. 4, pp. 193-194.
金銀財寶: Salisbury, pp. 49-50;訪問黨史學者,1997-5-23;舒龍主編,《毛澤民》,第234-235頁。
 

P.121

四月十五日宣言: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8,第641-645頁;參見MRTP  vol. 4, p. 207;毛致周,1932-4-22,見《毛澤東軍事文集》,1,第269-270頁。

毛回電: 1932-5-3,《毛澤東軍事文集》,1,第271-272頁。
動身回江西: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75-378頁;龔楚,《我與紅軍》,第324-325頁;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332346頁。
「百分之百的……」: 周恩來等給莫斯科的電報,1932-5-3到達,見RGASPI, 495 / 19 / 217 a, p. 82.
腳註: 章學新主編,《任弼時傳》,第227頁;《蕭勁光回憶錄》,第112-116頁;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334-338頁。

 

PP.121-122

無論如何得跟毛合作: 見中共中央給共產國際的電報,1932-5-27(「concerning relation to Mao...perfectly agree」), RGASPI, 495 / 19 / 217 a, p. 97;瑞金給上海的電報,1932-6-9,中間提到1932-5-15的「共產國際指示」,見RGASPI, 495 / 19 / 217 a, p. 109.
 

P.122

周替毛要求: 見《黨的文獻》,19902,第3133頁。
毛當上總政委: 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5,第168頁。
莫斯科的戰略: 見《黨的文獻》,19902,第39頁。
毛不執行: 毛的一系列電報、命令,19329月,見《毛澤東軍事文集》,1,第284-307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82-388頁。
「極危險的」: 見《黨的文獻》,19902,第38頁。
「爭論則不勝……」: 見章學新主編,《任弼時傳》,第245頁。
寧都會議: 上海致瑞金,1932-9-30,見RGASPI, 495 / 19 / 217 a, p. 248;上海致瑞金,1932-10-7,見RGASPI, 495 / 19 / 217 a, p. 253;艾威特致皮亞爾涅斯基,1932-10-8,見VKP  vol. 4, pp. 193-194;參看上海致共產國際,1932-10-16,同上,p. 197;王明致共產國際內的蘇共代表團,1932-11-2,同上,p. 199;上海致共產國際,1932-11-11,見RGASPI, 495 / 19 / 217 a, p. 276Titov vol. 1, pp. 377-385;會議簡報,1932-10-21,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8,第528-531頁;任弼時等對寧都會議的說明,1932-11-12,見章學新主編,《任弼時傳》,第244-245頁。
 

P.123

「不可容忍」: 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89頁。
建議開除黨籍: 毛對政治局常委會講話,1959-8-1,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231頁;1966-10-24,見CLG  vol. 1, no. 4 ( 1968-69 ), p. 97.
向部隊宣佈: 1932-10-12,見《黨的文獻》,19902,第39頁。
「因為生病」: 上海致共產國際,1932-11-11,見RGASPI, 495 / 19 / 217 a, p. 276.
毛兩次電報: 博古告訴艾威特,見Titov, vol. 1, p. 385.

艾威特的態度: Titov, vol. 1, pp. 381-382;參見艾威特致皮亞爾涅斯基,1932-10-8VKP  vol. 4, pp. 192-19-6.
「毫無疑問毛……」: 上海致瑞金,1932-10-16,見RGASPI, 495 / 19 / 217 a, p. 233;共產國際給中共的指示,1933-3-19~22,見VKP  vol. 4, p. 295;《黨的文獻》,19902,第40-4155頁。
請示斯大林: 王明致共產國際內的蘇共代表團,1932-11-2,見VKP vol. 4, p. 200.
讚賞周恩來: 見《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233-234頁。
 

P.124

汀州養病: 訪問原教會醫院,19964月。
抗衡的司令部: 張聞天文,1933-2-18,見蕭佐良(音譯,Hsiao Tso-liang),《中國共產主義運動中的權力關係》,2,中共文件,第666-667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391頁;李維漢文,1933-5-6,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9,第491-502頁。

斯諾稱博古: Snow 1968, p. 15.
 

P.125

「心術不正」等: Titov, vol. 1, pp. 385, 386.
艾威特叮嚀 :見Titov, vol. 1, p. 386.
博古批判毛的追隨者,但仍給要職: 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48,第381-383頁;《回憶譚震林》編輯室編,《回憶譚震林》,第72-74頁;〔鄧〕毛毛,《我的父親鄧小平》,第320頁。

武官雷邦: Mirovitskaya 1975, pp. 94-99.
 

P.126

毛「提到……」: Braun 1982, p. 35.
莫斯科告誡毛的同事: 博古報告艾威特指示,見Titov, vol. 1, pp. 392-395;參見共產國際給中共的指示,1933-3-1922VKP  vol. 4, p. 295;共產國際遠東局致瑞金,1933-3-28,同上,p. 298.
……臭得很」: 汪東興,《汪東興回憶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第116頁;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172頁。
莫斯科批准的單子: 共產國際駐上海的Herbert致皮亞爾涅斯基,1932-12-27,見VKP  vol. 4, p. 243;博古致共產國際,見《中央檔案館叢刊》,19875,第15頁。
「外交病」: Braun 1982, p. 49.

「老毛今後……」: 見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353頁。

 

 

11 長征前夕:毛澤東差點被扔掉

(一九三三一九三四年 三十九四十歲)

 

P.127
彭德懷所說: 《彭德懷自述》,第188頁。
斯坦恩: Krymov, pp. 308-319, 339Brun-Zechowoj, pp. 62-64, 156-157 (Stern letter to Stalin from the gulag, Oct. 1952).

李德在瑞金: Litten 1997Braun 1982, pp. 34-35;《康克清回憶錄》,第104頁;朱仲麗,《艷陽照我》,第56頁。

 

PP.127-128
李德與中共領導: Braun 1982, pp. 54-55;伍修權,《往事滄桑》,第97-100頁。
 

P.128

三月二十五日莫斯科電報: 共產國際致艾威特與中共中央,見NA, HW 17 / 3, cable 063. 這是英國情報機構1934年截獲的若干莫斯科與中共的電訊往來之一,這些電報用的是法文,有的原件在俄羅斯檔案中可見,見VKP  vol. 4(俄文)。這一份見pp. 583-584;參見共產國際致伏羅希洛夫,19343月,Mirovitskaya 1975, p. 97.
二十七日: 上海致皮亞爾涅斯基,見VKP  vol. 4, p. 585. 「扔掉」毛的想法,參見伍修權,《往事滄桑》,第105頁。
四月九日: 共產國際致艾威特,見VKP  vol. 4, p. 586;這是共產國際四月三日會議精神,同上,pp. 585-586;參見莫斯科1934-5-7電報,見NA, HW 17 / 3, cable 123.
「我的身體很好……」: 見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486頁。

 

P.129
中共高層都不願留下: 陳毅講話,見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543-544頁;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346-347頁;張聞天,〈從福建事變到遵義會議〉,1943-12-16,見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 - 中央檔案館編,《遵義會議文獻》,第78頁。
毛去南線: 《何長工回憶錄》,第313-323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26-432頁;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507510-516524-527頁。
突破口於七月改變: Braun 1982, p. 74;《蕭克回憶錄》,第189-192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32-433頁。
 

P.130

毛去鄠都: 參觀鄠都、鄠都河渡口;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530-531頁。

寶藏交給博古: 舒龍主編,《毛澤民》,第234-235頁;Salisbury, p. 50.
向莫斯科求援: Mirovitskaya 1975, pp. 96-97;參見莫斯科致上海,1934-5-26, NA, HW 17 / 3, cable 156VKP vol. 4, pp. 598-599;共產國際致上海,1934-7-1VKP  vol. 4, p. 619.
項英:王輔一,《項英傳》,第98-101頁;戴向青、羅惠蘭,《AB團與富田事變始末》,第138-141頁。
咬項英是AB Panyushkin, p. 122(「tried to do away with him」);Titov, vol. 1, p. 370;周恩來與克格勃的Mordvinov在莫斯科的談話,1940-3-4,見RGASPI, 514 / 1 / 1006, p. 48.
 

PP.130-131

項英反對帶毛走,博古樂觀: Braun 1982, pp. 87-88.
 

P.131

七月以前: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490-49411-516524-525頁;Hu Chi-hsi 1982, pp. 102-105.

聶榮臻注意到: 《聶榮臻回憶錄》,第188-189頁。

 

PP.131-132
小毛和其他孩子: 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135-137163-167186-187269頁;王行娟,《李敏、賀子珍與毛澤東》,第108-109237-240頁。

 

PP.132-134
龔楚回憶: 龔楚,《我與紅軍》,第395-399頁。

 

P.133
腳註: 訪問曾志,1994-9-24

 

P.134
傅連暲: 傅連暲,〈毛主席在鄠都〉,《紅旗飄飄》,10,第3-12頁;李永主編,《文化大革命中的名人之死》,第158-160頁。

「打通蘇聯」: 莫斯科致中共,1934-5-3NA, HW 17 / 3, cables 106-115Vinarov, pp. 373-374;鮑羅廷自1927年中就有的計劃,見Mirovitskaya 1975, pp. 44-45.
 

P.135

六千人的隊伍: 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277頁;出發時的宣言,1934-7-15,見江西省檔案館、中共江西省委黨校黨史教研室編,《中央革命根據地史料選編》,中,第726-729頁;毛發表的談話,1934-7-31,見《毛澤東軍事文集》,1,第351-355頁;《粟裕戰爭回憶錄》,第110-133頁;Xiang, L, pp. 24-25Yang, B. 1990, pp. 82-85.
「沒人夢想……」: Braun 1982, p. 77
出發前的處決: 龔楚,《我與紅軍》,第430-432頁。
楊世坤:《康克清回憶錄》,第121-124頁。

十二歲男孩: 訪問當事人。
 

P.136
毛開始長征: 吳吉清,《在毛主席身邊的日子裡》,第168-169頁;《康克清回憶錄》,第131頁。

 

 

12 長征之一:蔣介石放走共產黨

(一九三四年 四十歲)

 

P.137
長征人數: Braun 1982, pp. 81, 84;周恩來,〈黨的歷史教訓〉,1972-6-10,見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中央檔案館編,《遵義會議文獻》,第66頁;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343-348頁。
李維漢透露: 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345頁。
劉英回憶: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58-59頁;參見郭晨,《特殊連隊──紅一方面軍幹部修養連長征紀實》,第27頁。
粵軍與紅軍關係: 陳毅、蕭華等,《回憶中央蘇區》,第526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36-437頁;參見Sladkovsky, p. 139.
蔣對汪精衛講: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751-752頁。

 

P.138
「你不管」: 晏道剛,〈蔣介石追堵長征紅軍的部署及其失敗〉,見《文史資料選輯》,62,第9頁。
紅軍通過封鎖線: 國民黨軍隊的來往電報,見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湖南省檔案館編,《國民黨軍追堵紅軍長征檔案史料選編:湖南部分》;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348頁;《聶榮臻回憶錄》,第191-195頁;《彭德懷自述》,第193-194頁;金沖及主編,《朱德傳》,第329-331頁;晏道剛,〈蔣介石追堵長征紅軍的部署及其失敗〉,見《文史資料選輯》,62,第9-10頁;薛岳,《剿匪紀實》中「湘省追剿」一節,1936年。
蔣任命何鍵: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湖南省檔案館編,《國民黨軍追堵紅軍長征檔案史料選編:湖南部分》,第220-221頁。
過湘江: 朱德電報,1934-12-1,見中央檔案館編,《紅軍長征檔案史料選編》,第46頁;晏道剛,〈蔣介石追堵長征紅軍的部署及其失敗〉,見《文史資料選輯》,62,第12-13頁;國民黨軍隊部署命令,見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湖南省檔案館編,《國民黨軍追堵紅軍長征檔案史料選編:湖南部分》,第186-191;中共桂林地委編,《紅軍長征過廣西》,第25-28頁;中國革命博物館編,《紅軍長征日記》,第20-21頁;李宗仁口述,唐德剛撰寫,《李宗仁回憶錄》,第638-641頁;《白崇禧回憶錄》,第90頁;Braun 1982, pp. 91-92Tong & Li, pp. 295 ff.
傷亡人數: 國防部史政局,《剿匪戰史》,第861頁;Braun 1982, pp. 91-92.
「匪主力……」: 見國防部史政局,《剿匪戰史》,第861頁。

 

P.139
「復興民族……」: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825頁。
蔣對陳布雷說: 晏道剛,〈蔣介石追堵長征紅軍的部署及其失敗〉,見《文史資料選輯》,62,第15頁。
統一中國的藍圖: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776-780頁。
 

PP.139-140

唯一的親生兒子、繼承人: Taylor 2000, pp. 7-8;參見汪士淳,《千山獨行──蔣緯國的人生之旅》,第20頁。

 

P.140
蔣經國去蘇聯: Chiang Ching-kuo 1937in Cline, pp. 154-157;《蔣經國先生全集》,1,第66頁;1969年為勃列日涅夫提供的蔣經國檔案,見Tikhvinsky 2000, pp. 341-348;蔣經國給季米特洛夫的信,193612月,見TsDA, 146 / 6 / 1607, p. 5n.a. Jiang Jingguo in Russia, p. 179Yu Miin-ling, pp. 112, 121.
邵力子是紅色代理人: 邵力子給莫斯科的電報,1927-4-23,見VKP  vol. 2, p. 696;參見邵力子回憶,19567月,中國人民大學中共黨史系資料室編,《共產主義小組和黨的「一大」資料匯編》,第81-83頁;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和平老人邵力子》,第241頁。
 

P.141

蔣經國被扣為人質: Chiang Ching-kuo 1937in Cline, pp. 179 ff;《蔣經國先生全集》,1,第72頁。
佩吉描述: Dennis, p. 86. 直到2003年,蒂姆都在俄羅斯,名叫Timur Timofeyev,是位知名的漢學家。

孫夫人是紅色代理人: 她給王明的信,1937-1-26,見RGASPI, 495 / 74 / 281, pp. 34-35VKP  vol. 4, pp. 1092-1093;王明給中共中央的電報,1937-3-13,見VKP vol. 4, p. 1100;參見英國情報機構 1934年截獲的莫斯科致中共電,NA, HW 17 / 3.

 

PP.141-142
蔣介石日記: 見楊天石,《蔣氏密檔與蔣介石真相》,第370-374頁。

 

P.142
邵志剛被暗殺: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和平老人邵力子》,第37, 240頁。
意大利報紙: The tragic end of a Chinese who had wounded his loverCorriere della Sera, 1931-12-22, p. 8.

 

P.143
邵力子使陝北紅區壯大: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和平老人邵力子》,第34114240-241頁;《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755759頁;王自成,〈陝甘寧邊區的形成及演變〉,見《中央檔案館叢刊》,19875,第25頁;關於楊虎城,見吳長翼,《千古功臣楊虎城》,第92-103頁。

蔣對居里說: 居里打字稿,1941-3-17,見Currie, Notes on Interviews with Chiang Kai-shek, p. 30.
「敵軍電報……」: 通信兵史編審委員會,〈紅軍無線電通信的創建、發展及其歷史作用〉,見《中共黨史資料》,30,第95頁;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回憶錄徵集組編,《艱苦的歷程》,第274-275頁;晏道剛,〈蔣介石追堵長征紅軍的部署及其失敗〉,62,第12-13頁;蔣介石日記,1935-5-2,《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837頁。
與莫斯科電臺聯繫斷了: 徐恩曾等,《細說中統軍統》,第189-190頁;通信兵史編審委員會,〈紅軍無線電通信的創建、發展及其歷史作用〉,見《中共黨史資料》,30,第98頁;岳夏,「一個通訊戰士對長征的回憶」,《文史資料選輯》,72,第137頁;莫斯科致上海電,1934-7-5(第225號),1934-7-7 (第226227號),見NA, HW 17 / 3;參見Titov, vol. 2, p. 135.
 

P.144

1934-9-2日記: 見楊天石,《蔣氏密檔與蔣介石真相》,第375頁。

蔣經國後來自述: Chiang Ching-kuo 1937in Cline, pp. 178 ff;《蔣經國先生全集》,1,第84頁。

蔣介石日記: 見楊天石,《蔣氏密檔與蔣介石真相》,第375頁。

 

 

13 長征之二:躲避張國燾

(一九三四一九三五年 四十四十一歲) 

 

P.145
王家烈寫道: 王家烈,〈阻截中央紅軍長征過黔的回憶〉,見《文史資料選輯》,62,第85-8688頁。
蔣趕紅軍入四川: Braun 1982, p. 91;《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783頁;王家烈,〈阻截中央紅軍長征過黔的回憶〉,見《文史資料選輯》,62,第87-88頁。
毛活動奪權: 周恩來,〈黨的歷史教訓〉,1972-6-10,見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中央檔案館編,《遵義會議文獻》,第67頁;張聞天,〈從福建事變到遵義會議〉,1943-12-16,見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中央檔案館編,《遵義會議文獻》,第78-80頁;毛講話,1943-11-13,見《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294頁;參見Kampen 2000, pp. 66-77Braun 1974, pp. 94 ff.Titov, vol. 2, pp. 122 ff.

 

P.146
毛的擔架: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56頁。
「坐在擔架上……」: 1960-12-25,見《葉子龍回憶錄》,第38頁。
抬擔架的人: 郭晨,《特殊連隊──紅一方面軍幹部修養連長征紀實》,第72-73頁。
在擔架上謀劃: 朱仲麗,《毛澤東王稼祥在我的生活中》,第5460頁;程中原,《張聞天傳》,第197頁;參見Kampen 1989, p. 708.
博古舉槍對著自己: 《聶榮臻回憶錄》,第206頁。

遵義會議: 陳雲,〈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提綱〉,19352月或3月,見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中央檔案館編,《遵義會議文獻》,第36-42頁;徐則浩,《王稼祥傳》,第223頁;Braun 1982, pp. 102-104;參見Kampen 2000, pp. 69-76Titov, vol. 2, pp. 101-129Titov 1976Sladkovsky, pp. 139-143.

 

P.147
遵義會議決議張聞天起草: 陳雲,〈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提綱〉,19352月或3月,見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中央檔案館編,《遵義會議文獻》,第42頁。
初擬的決議: Titov 1976, pp. 100, 103 and 103, n. 15.
定稿: 見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中央檔案館編,《遵義會議文獻》,第321-22頁;Yang, B. 1986, pp. 262-265.
李德冷冷寫道: Braun 1982, p. 98.
 

P.148

「幫助者」: 見陳雲,〈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提綱〉,19352月或3月,見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中央檔案館編,《遵義會議文獻》,第42頁。
王稼祥提升: 徐則浩,《王稼祥傳》,第223頁。

張聞天取代博古: 陳雲,〈遵義政治局擴大會議傳達提綱〉,19352月或3月,見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中央檔案館編,《遵義會議文獻》,第43頁;周恩來,〈黨的歷史教訓〉,1972-6-10,見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中央檔案館編,《遵義會議文獻》,第68-69頁。
博古後來說: Titov, vol. 2, p. 123.
宣佈更換領導: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50頁。
遵義會議決定入川: 「中革軍委關於渡江的作戰計劃」,1935-1-20,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0,第475-480頁。
電召張國燾: 電文見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260-261頁。
 

P.149
張國燾的根據地: 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103121-122137221頁;張國燾報告,1931-11-25,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5,第330-334頁,參見第345-349頁;陳昌浩文章,193111月,見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鄂豫皖時期,2,第433-434頁。
腳註1:「中國的形勢……」: 1935-1-11,見美國國務院檔案卷宗 893. 00 / 12966, NARA, RG 59, LM 83, roll 9.

腳註1:斯坦恩方案: 1934-9-16,見VKP  vol. 4, p. 688.
腳註1:雷邦建議: Mirovitskaya 1975, pp. 94 ff.
腳註1:李立三: 李立三報告,1925-8-3,見VKP  vol. 4, pp. 897-903.

腳註2 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164-167頁。

 

P.150
毛堅持設埋伏: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45頁;毛講話,1956-9-10,見《黨的文獻》,19913,第7頁;毛對蘇聯大使尤金的談話,1958-7-22,見CWB, no. 6-7, p. 159.
「對尾追之敵……」: 「中革軍委關於渡江的作戰計劃」,1935-1-20,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0,第479頁。

土城: 金沖及主編,《毛澤東傳:一八九三~一九四九》,第346頁;郭晨,《特殊連隊──紅一方面軍幹部修養連長征紀實》,第198-202頁;《宋任窮回憶錄》,第63-5頁;《黃克誠自述》,第131頁;蔡孝乾,《江西蘇區、紅軍西竄回憶》,第290頁;訪問康一民,1998-9-2
傷亡人數: 見葉心瑜,〈紅軍土城戰鬥與四渡赤水〉,《中共黨史資料》,34,第207-208頁;蕭華回憶,見Salisbury 1985, p. 372, n. 11.
 

P.151

入川計劃作廢: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0,第483頁。
林彪不滿: Braun 1982, p. 110.
重佔遵義: 王家烈,〈阻截中央紅軍長征過黔的回憶〉,見《文史資料選輯》,62,第90-92頁;《彭德懷自述》,第195-196頁;《黃克誠自述》,第131-133頁。

宣佈張聞天  毛任命: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50頁。
腳註: 訪問見過這些婦女的黨史學者,19978月。

 

PP.151-152

彭德懷報告: 見王焰等,《彭德懷傳》,第132-133頁。
 

P.152

黃克誠央求: 《黃克誠自述》,第134頁。
毛三月五日命令: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5,第434頁。
林彪十日電報: 同上。
毛失去軍職: 程中原,《張聞天傳》,第218-219頁。

成立「三人團」: 程中原,《張聞天傳》,第218-219頁;周恩來,〈黨的歷史教訓〉,1972-6-10,見中共中央黨史資料徵集委員會、中央檔案館編,《遵義會議文獻》,第69頁;徐則浩,《王稼祥傳》,第226-227頁。

 

P.153
毛要打「茅台」: 毛講話,1956-9-10,見《黨的文獻》,19913,第7頁。
「敵人陣地……」: 見《彭德懷年譜》,第118頁。
「以全部力量……」: 見陳集忍,〈四渡赤水戰略目標再探〉,《黨的文獻》,19911,第90頁。
紅軍大敗: 國防部史政局,《剿匪戰史》,第883-884頁;蔣介石命令,以及林彪報告,見貴州省檔案館編,《紅軍轉戰貴州──舊政權檔案史料選編》,第123-125頁;參見《貴州社會科學》編輯部、貴州省博物館編,《紅軍長征在貴州史料選輯》,第612 -613頁。
「這次東渡……」: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5,第436-437頁。
李德納悶: Braun 1982, p. 110.
四方面軍: 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263268頁。
「得意之筆」: 《聶榮臻回憶錄》,第218頁;程中原,《張聞天傳》,第220頁。
蔣介石不明白: 晏道剛,〈蔣介石追堵長征紅軍的部署及其失敗〉,62,第18-20頁。

 

PP.153-154
蔣調開四川邊境部隊: 孫渡,〈滇軍入黔防堵紅軍長征親歷記〉,見《文史資料選輯》,62,第136頁。
 

P.154

急行軍: Braun 1982, pp. 113-114;郭晨,《特殊連隊──紅一方面軍幹部修養連長征紀實》,第213-214頁。
紅九軍團: 趙鎔,〈長征途中九軍團在黔滇川的戰鬥歷程〉,見《文史資料選輯》,56,第167-188頁。

 

PP.154-155

賀子珍生產,毛的反應: 訪問當年幹部修養連連長侯政,1993-9-29;訪問同伴、劉少奇前妻謝飛,1993-10-151994-9-14;訪問老友曾志,1994-9-24;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199-200頁;張新時,〈賀子珍的第四個孩子〉,見《湖南黨史月刊》,199012,第12-13頁。
 

P.155

「母雞下蛋……」: 訪問曾志,1994-9-24;王行娟,《李敏、賀子珍與毛澤東》,第8頁。

 

PP.155-156
賀子珍受傷,毛的反應: 同上訪問,另外,訪問謝飛,1997-9-12;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204-208頁。

 

P.156
「上哪兒去?」: 蔡孝乾,《江西蘇區、紅軍西竄回憶》,第296頁。
林彪抱怨要求: 程中原,《張聞天傳》,第220-221頁。
李德記道: Braun 1982, pp. 114-115.
 

P.157

「嚇破了膽」: Braun 1982, p. 115.
調劉英: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66-69頁。

「向東及向南」: 1935-4-25軍令,見陳集忍,〈四渡赤水戰略目標再探〉,《黨的文獻》,19911,第90頁。
林彪當天電報: 同上。
毛終於下令入川: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53-454頁。
大卡車: 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部,《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史》,第68頁。
渡金沙江: Braun 1982, p. 113;《宋任窮回憶錄》,第71-72頁;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部,《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史》,第69-70頁;國民黨軍隊電報,見雲南省檔案館編,《國民黨軍追堵紅軍長征檔案史料選編:雲南部分》,第226-229頁;李一氓,《模糊的螢屏》,第199-200頁;Salisbury, pp. 309-10.
 

PP.157-158

圍攻會理: 中共四川省委黨史工作委員會《紅軍長征在四川》編寫組,《紅軍長征在四川》,第60-62頁;Peng, pp. 368-371;《文史資料選輯》,62,第153-155頁;李一氓,《模糊的螢屏》,第186頁。

 

P.158
「弓背」: 見程中原,《張聞天傳》,第220頁。
會理會議: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71-73頁;《聶榮臻回憶錄》,第231頁;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259頁;Braun 1982, pp. 115-116.
批黃克誠 :《黃克誠自述》,第135-136頁。
「立即北上」: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55頁。
 

P.159

陳雲去蘇聯: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5,第626頁。
給共產國際的報告: 1935-10-15,見RGASPI, 495 / 18 / 1011, pp. 13-14;有刪改筆跡的報告稿(大概是曼努伊爾斯基的筆跡),見RGASPI, 495 / 18 / 1013, p. 73;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書記處會議記錄,1935-10-15,見VKP  vol. 4, pp. 915-917,參見p. 877.

斯諾描述「飛奪瀘定橋」: 《毛澤東自述》,第94-95頁;Snow 1973, pp. 194-199, esp. p. 199.
沒有國民黨軍隊: 國民黨軍隊電報,見四川省檔案館編,《國民黨軍追堵紅軍長征檔案史料選編:四川部分》,第142150-153160頁。
 

P.160

93歲老太太: 訪問老人李秀珍,1997-9-1

沒有傷亡: 當時紅軍政治部手刻、油印的《戰士》報,第186 期,1935-6(錯為5-3;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部,《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史》,第95頁。
周恩來警衛員: Wei Kouo-lou, p. 50.
安順場「強渡大渡河」:參觀安順場渡河口、博物館,訪問當地知情人,19979月;紅軍也無傷亡,見當時紅軍政治部手刻、油印的《戰士》報,第186 期,1935-6(錯為5-3
 

P.161

鄧小平親口說: 布列津斯基在美國斯坦福國際關係學院亞太研究中心(Asia-Pacific Research Centre, Stanford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演講,2005-3-9
紅軍翻大雪山: Braun 1982, p. 120;郭晨,《特殊連隊──紅一方面軍幹部修養連長征紀實》,第231頁。
毛爬雪山: 吳吉清,《在毛主席身邊的日子裡》,第245-249頁。
與張國燾會師: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75頁;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279-280頁;張國燾,《我的回憶》,3,第217-220頁;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回憶錄徵集組編,《艱苦的歷程》,2,第42-47頁。
腳註: 彭德懷:1946-6-12,見Payne 1947, p. 323;康克清:《康克清回憶錄》,第153頁。

 

P.162

蔣介石向蘇聯大使要兒子: DVP  vol. 18 (1935), p. 438.

 

 

14 長征之三:獨霸連接莫斯科之路

(一九三五年 四十一歲)

 

P.163
朱德對張說: 張國燾,《我的回憶》,第221-222頁。
李德寫道: Braun 1982, p.123.

 

P.164

「軍閥主義」: 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285-286頁。
「這樣的中央……」: 見郭華倫,《中共史論》,3,第60頁。
幹部戰士訴苦: 張國燾,《我的回憶》,3,第223245-246頁。
「他們說是說……」: 訪問紅軍老戰士伍彭清,1997-9-3
走路不走路生死攸關: 郭晨,《特殊連隊──紅一方面軍幹部修養連長征紀實》,第71-73頁;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74頁;蘇平,《蔡暢傳》,第94-95頁;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288頁。

 

P.165

「與民爭食」:李一氓,《模糊的螢屏》,第168頁;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262-263
- 斯諾: Snow 1973, pp. 203-204.
長征日記: 中國革命博物館編,《紅軍長征日記》,第205-207頁。
毛給張國燾軍權: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79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63頁。
「夏洮戰役計劃」: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第95-101頁。
「地理靠近蘇聯……」: 1935-8-6,見丁之,〈中央紅軍北上方針的演變過程〉,《文獻和研究》,19855,第19頁;Sheng, p. 24.
 

P.166
815日電報: 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第123頁。

張國燾回電: 同上,第124-125頁。
政治局決議: 1935-8-20,同上,第126-128頁。
毛了解到草地: 《楊成武回憶錄》,第214-217頁。
坐擔架上路: 訪問對紅軍長征在四川做過大量實地調查研究的黨史學者,19978-9月。
林彪總結: 1935-8-21,見中央檔案館編,《紅軍長征檔案史料選編》,第297頁。
 

P.167
李德生動畫面: Braun 1982, pp. 136-137.

李維漢回憶: 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362-363頁。
劉英說: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82-83頁。
 

P.168

一軍團四百人: 《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290頁。
「毛兒蓋通班佑」: 毛,1935-9-1,見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第138頁;別的電報見第132-133頁。
92日電: 見中央檔案館編,《紅軍長征檔案史料選編》,第309頁。
93日電: 同上,第310頁;亦見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第139頁。
張決定推遲北上: 張電報,1935-9-3 & 9,同上,第139144頁。
 

P.169

98日命令: 同上,第141頁。

夜裡出走: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83頁;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364頁;《彭德懷自述》,第203頁;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302-303頁。
彭德懷關鍵同盟: 《彭德懷自述》,第200-202頁。
腳註: 指控未見當時一系列電報、毛報告、結論等,見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第145-154頁;中共中央致王明電,1936-6-26,見Dallin & Firsov, p. 97;中共中央致季米特洛夫電,1938-5-27,內含關於開除張國燾的報告(1938-4-19),見RGASPI, 495 / 2 / 267, pp. 19-27.

 

P.170

「高鼻子」: 蔡孝乾,《江西蘇區、紅軍西竄回憶》,第376-377頁;Braun 1982, pp. 137-138.
在部隊前露面: 蔡孝乾,《江西蘇區、紅軍西竄回憶》,第377頁。

911日電: 見陝西省檔案館編,《國民黨軍追堵紅軍長征檔案史料選編:陝西部分》,第251-252頁。
「兄等走後……」: 見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第148頁。
臘子口: Cheng, J. Chester, The Mystery of the Battle of La-tsu-k ' ou in [sic] the Long MarchJAS, vol. 31, no. 3 ( 1972 ), pp. 593 -598.
「除了幾個……」: Braun 1982, p. 141;參見徐枕,《胡宗南先生與國民革命》,第117頁。
俄界宣佈去陝北: 毛的報告和結論,1935-9-12,見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第150-152頁。
 

P.171

莫斯科1934-5-3電報: NA, HW 17 / 3 (nos. 106-15).
好客的當地人: Braun 1982, p. 141;蔡孝乾,《江西蘇區、紅軍西竄回憶》,第382頁。
1,000多人自首 : 國防部史政局,《剿匪戰史》,5,第964頁。
「注意收容……」: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78頁。
黃克誠回憶: 《黃克誠自述》,第144-145頁。

「在服裝上……」: 李一氓,《模糊的螢屏》,第213-214頁。
 

P.172

「一生中最困難……」: Snow 1973, p. 432.
張浩,跟莫斯科通訊重建: 熊經浴、李海文,《張浩傳記》,第92頁;中共中央致王明電,1936-6-26,見Dallin & Firsov, p. 99;中國人民解放軍歷史資料叢書編審委員會編,《通信兵回憶史料》,第282-283頁。
斯大林的話: 張浩電報,1935-2-14,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5,第478頁。
陳雲彙報,莫斯科認可毛: RGASPI, 495 / 18 / 1011, pp. 13-14;陳雲對共產國際的報告,1935-10-15,見RGASPI, 495 / 18 / 1013, p. 73;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書記處會議記錄上的批註,1935-10-15,見VKP  vol. 4, pp. 915-917;參見同上,p. 877;《真理報》上 A.M. Khamadan 的署名文章,1935-12-13.

蔣見蘇聯大使: 鮑格莫洛夫大使的電報,1935-10-19,見DVP vol. 18 (1935), pp. 537-539;參見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第64-65頁。
「我給他講……」: 訪問陳立夫,1993-2-15;參見AVPRF, 0100 / 20 / 184 / 11, pp. 11, 14-15.
 

P.173

蔣經國繼續人質生涯: 《蔣經國先生全集》,1,第86頁;Chiang Ching-kuo, pp. 178 ff. 

 

 

15 劉志丹的命運

(一九三五一九三六年 四十一四十二歲)

 

P.174
「天不怕地不怕」: Ybanez, p. 4;參見Aguado, p. 258.
毛對高層說: 見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四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長征時期,第151頁。
「肅反」: 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戰史資料選編》,第436-437頁;聶洪鈞回憶,見《革命史資料》,19811,第111-115頁;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3,第218-219頁;司馬璐,《紅軍長征與中共內爭》,第227-233頁;習仲勳回憶,見《人民日報》,1979-10-16Vladimirov(孫平日記)1945-4-27.

 

P.175
毛傳令: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84頁。
劉志丹很低的職務: 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3,第221頁;馬文瑞回憶,見《緬懷毛澤東》,上,第109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499501頁。
東征: 「中央關於軍事戰略問題的決議」,1935-12-23,見《毛澤東軍事文集》,1,第413-421頁;MRTP  vol. 5, pp. 77-83;《彭德懷自述》,第210213-214頁。

 

PP.175-176
劉志丹之死: 裴周玉,〈劉志丹同志和我們在一起〉,見《星火燎原》,4,第70-71頁;參見Apter & Saich, pp. 53-54;《宋任窮回憶錄》,第106頁;舒龍主編,《毛澤民》,第238頁。

 

P.176
死前一系列事件: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532-535頁。
遺孀回憶: 同桂榮,見「毛澤東與我」徵文活動組委會編,《毛澤東人際交往側記》,第109頁。
 

P.177

毛題詞: 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3,第226頁。
左右手被打死: 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39,第152-153頁;《宋任窮回憶錄》,第101頁;參見王健英,《中國工農紅軍發展史簡編》,第271275頁。

 

 

16 西安事變之始:張學良欲取蔣而代之

(一九三五一九三六年 四十一四十二歲)

 

P.178
「我第一眼的印象……」: Leonard 1942, p. 21.
把蔣當作父親: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1020頁。
竭力要去蘇聯: 《張學良年譜》,第651-652頁;Bertram, p.98.
 

P.179
《八一宣言》: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0,第519頁。
蘇聯大使報告: Mirovitskaya 1975, pp. 170-172Titov, vol. 3, p. 81;參看鮑大使 1935-11-28 報告,AVPRF, 0100 / 20 / 184 / 11;參看蘇軍情報局Uritsky的報告,AVPRF, 09 / 25 / 98 / 22, pp. 60-59 [原文如此];《張學良年譜》,第924938頁。
「把飛機豎著飛……」: Leonard 1942, p. 21.
「我這個人……」: 訪問張學良,1993-2-17
張學良向蘇聯人表示: Titov, vol. 3, p. 81;參見鮑大使關於他與張學良會面向莫斯科的報告,1936-7-24 & 25AVPRF, 0100 / 20 / 184 / 11, p. 109.

腳註: Kolpakidi & Prokhorov 2000, vol. 1, pp. 182-183(來源:蘇軍情報局)。蘇軍情報局中國站據稱在這一行動中也扮演了重要角色,副站長Vinarov著作中有一幅張作霖火車剛被炸的照片(第337頁對面),圖說為:「作者攝。」

 

P.180
蘇聯人給張學良假象:AVPRF, 0100 / 20 / 184 / 11, p. 109.
毛指示李克農:1936-1-20電報,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38頁。

毛的兒子: 任武雄、俞衛平,〈毛岸英、毛岸青同志幼年在上海的一些情況〉,見《上海文史資料》,19802,第4-8頁;劉益濤,〈毛岸英、毛岸青、毛岸龍的辛酸童年〉,見《炎黃春秋》,19946,第52-55頁;訪問知情人,1995-10-23

 

P.181
斯大林親自過問: 訪問蘇聯駐中國官員、負責毛的兒子的Boris Ponomaryov19956月;莫斯柯文(「Moskvin」,即Trilisser)致斯大林,1936-5-29,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162頁。
毛對政治局說: 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89頁。
第一封電報:Dallin & Firsov, p. 99;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101-103頁。重建電臺聯繫的時間:史紀辛,〈紅軍長征後中共中央同共產國際恢復電訊聯繫問題的考證〉,見《中央檔案館叢刊》,19871,第48-49頁;Mirovitskaya 1975, p. 104.
遞到斯大林手裡: 季米特洛夫致斯大林,19367月初,見Dallin & Firsov, p. 96.


P.182
8
15日電報:Dallin & Firsov, pp. 102, 104-105;《中共黨史研究》,19882,第86-87頁。

中共與蔣開始談判: 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第130頁。
蔣在長征一結束就提談判: DVP vol. 18 (1935), pp. 599, 602.
助長張學良幻覺: 鮑格莫洛夫大使的報告,見AVPRF, 0100 / 20 / 184 / 11, pp. 108-109;《葉劍英傳》編寫組,《葉劍英傳》,第220-225頁。
斯大林開始運軍火: Davies et al., pp. 351-352.
毛的貨單、共產國際答覆: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102208218-219頁;楊奎松,《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一九二~一九六》,第360頁;Sheng, pp. 28-29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36-9-11 & 201936-11-261936-12-2Mirovitskaya 1975, p. 104;毛電報,1936-9-19,見MRTP vol. 5, pp. 360-361Cherepanov 1982, p. 307.
 

P.183

「情緒很激動……」: 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334頁。
賀龍後來說: 1961-2-2,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戰史編輯委員會編,《中國工農紅軍第二方面軍戰史資料選編》,第657-658頁;文聿,《中國左禍》,第102頁。
腳註: 會談紀錄見Tikhvinsky, S. L., et al., eds., Russko-kitayskiye otnosheniya v XX veke: sovietsko-kitayskiye otnosheniya: Materialyi i dokumentyi, Tom [vol.] V (1946-fevral [February] 1950), Kniga [Book] 2: 1949-fevral 1950 (Russo-Chinese Relations in the 20th Century: Soviet-Chinese Relations: Materials and Documents), Moscow, Pamyatnik Istoricheskoy Myisli, 2005, p. 65.

 

P.184

張學良兩難地位: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220229235-236242-243259頁;《張學良年譜》,第1046頁;《彭德懷自述》,第218
共產國際寄錢: 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236頁;楊奎松,《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一九二~一九六》,第386頁;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36-12-2;當時莫斯科給中共寄錢標準定在每月$300,000美金,見Mirovitskaya1975, p. 104.
毛和紅軍生活: 《葉子龍回憶錄》,第34頁;《彭德懷自述》,第218王行娟,《賀子珍的路》,第222頁。

「誰都有哲學……」: 對衛隊營營長孫銘九等說,見吳福章編,《西安事變親歷記》,第216頁。
告訴葉劍英捉蔣打算 Titov 1981, p. 143;張魁堂,《張學良傳》,第191-192頁;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264-265頁;參見栗又文信,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336-337頁。
 

P.185

「我們需要……」: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36-11-26.
「有要事待商……」: 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283頁。
「已動身」 毛致張學良,1936-12-10,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174頁。
「我們決心……」: 同上。
查看蔣介石住地 參與捉蔣的孫銘九、楊虎城的秘書王菊人等,見吳福章編,《西安事變親歷記》,第150-216頁;參觀華清池。
 

P.186

「蔣之反革命面目……」: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400頁。
胡適當時指出1936-12-20,見王禹廷,《細說西安事變》,第247-249頁。
毛對秘書說:《葉子龍回憶錄》,第39頁。

 

 

17 西安事變之末:毛澤東殺蔣不成

(一九三六年 四十二歲)

 

P.187
大聲狂笑: 張國燾,《我的回憶》,3,第330頁。
給共產國際的首批電報: 見《張學良年譜》,第1124-112511331149頁。
「緊急時誅之……」: 見《張學良年譜》,第1124頁。
「行最後手段」: 周致毛,1936-12-17,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213頁。
請張學良派飛機接周: 1936-12-13毛的兩封電報,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181182頁;MRTP  vol. 5, p. 540.
 

P.188
蘇聯報紙譴責張: 《張學良年譜》,第1138-1139頁。

「恩來本晨……」: 1936-12-15,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204頁。
17日兩次電報: 同上,第211212頁。
「我有意專挑…… Leonard 1942, p. 99.
「張同意……」: 周致毛,1936-12-17,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213頁。
「迂回並擊破……」: 同上,第202頁。

 

P.189
「敵之要害……」: 同上,第212頁。
孔祥熙對蘇聯代辦說: 孔祥熙,〈西安事變回憶錄〉,見李金洲編,《西安事變親歷記》,第83頁。
斯大林 - 季米特洛夫: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36-12-14;參見Avreyski, p. 244.
「我們的親愛的……」: Krymov, p. 289.
阿圖佐夫: Damaskin, pp. 153-154 (photo of letter)Piatnitsky, p. 422;訪問王明的兒子王丹之,1999-6-21
 

PP.189-190

季米特洛夫給斯大林的信: 1936-12-14,見VKP  vol. 4, pp. 1084-1085;參見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36-12-14Dallin & Firsov, p. 106.
 

P.190
斯大林懷疑毛: Vaksberg, pp. 220 ffPiatnitsky, p. 134.

季米特洛夫16日電報: 見《中共黨史研究》,19883,第78頁;VKP  vol. 4, pp. 1085-1086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36-12-16Dallin & Firsov, pp. 107-108.
「大發雷霆……」: Snow 1968, p. 2.
不告訴張、周、政治局: 毛的電報、講話,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326328-329頁。
 

P.191

「若甚愧悔」等: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1022-1023頁;Chiang 1985, p. 17.
「萬不可衝突」: 見《張學良年譜》,第1166頁。
20日莫斯科重發的電報: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240頁;參見《中共黨史研究》,19883,第78頁。
「恢復蔣之自由」: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244-245頁。
毛的目標: 毛致周,1936-12-21,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244-245頁。
宋子文說: 周致毛,1936-12-23,同上,第262-263頁。
蔣拒絕見周: 據博古告訴斯諾,Snow 1968, p. 12.
腳註: 毛的說法,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327329頁;中共核心的收發報員說:訪問康一民,1997-9-9;共產國際檔案中未發現中共中央要求重發的電報,見VKP  vol. 4, p. 886;毛19日對政治局講,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329頁。

 

PP.191-192

博古帶來莫斯科的話:據博古告訴斯諾,Snow 1968, p. 12.
 

P.192

承諾放蔣經國: 當時王炳南在門外,聽到了周 - 蔣談話,見韓素音,《周恩來與他的世紀》,第194-195頁。
- 周會晤: 周恩來、博古致中央書記處,1936-12-25,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國共產黨關於西安事變檔案史料選編》,第272-273頁。

 

 

18 陝北的新生活

(一九三七一九三八年 四十三四十四歲)

 

P.193
下一步藍圖: 共產國際致中共中央,1937-1-201937-2-5,見《中共黨史研究》,19883,第79-80頁;VKP  vol. 4, pp. 1091-1092, 1097.
中共公開保證: 1937-2-10,見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第201頁;MRTP  vol. 5, pp. 606-607.
中共最後得到: 王自成,〈陝甘寧邊區的形成及演變〉,見《中央檔案館叢刊》,19875,第27頁;談判過程參見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
釋放蔣經國: 蘇共政治局會議記錄,見Tikhvinsky 2000, p. 40Mirovitskaya 1999, pp. 43, 245;鮑格莫洛夫大使致斯大林的秘書處主任Poskryobyshev,見Tikhvinsky 2000, p. 44Larin, pp. 35-38Chiang Ching-kuo, pp. 182 ff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37-3-28Taylor 2000, p. 77;《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1079頁。
康生的角色: Taylor 2000, p. 76;王光遠,《紅色牧師董健吾》,第202-203頁。

 

P.194
任命邵力子: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和平老人邵力子》,第242頁。
《毛澤東自傳》: 新版由解放軍文藝社出版,北京,2002;荀元虎等,〈西安發現六十四年前「毛澤東自傳」〉,見《作家文摘》,2001-6-29
斯諾訪毛: 方可、單木,《中國情報首腦李克農》,第138-149頁。
馬海德 :訪問馬海德夫人蘇菲,1998-3-17;袁武振、梁月蘭,〈國際友人在延安〉,見《中共黨史資料》,46,第210-215頁;參見司馬璐,《鬥爭十八年》。
 

PP.194-195

斯諾稱毛: Snow 1973, p. 355;參見p. 95;《毛澤東自述》,第67-68頁;《毛澤東自傳》,第91頁。

 

P.195
毛細細過目: Snow 1968, p.viiiid., 1973, p. 106.
給海倫信: Snow, H. 1961, p. 166.
相反說毛: Snow 1973, p.96.
「真誠、老實」: 《毛澤東自傳》,第91頁。
《西行漫記》: 胡愈之,《我的回憶》,第184-185頁。
毛讚美斯諾: 接待斯諾的吳亮平回憶,見張素華等,《說不盡的毛澤東──百位名人學者訪談錄》,第129頁。
延安: 參觀延安,訪問當地黨史學者以及居民,199410月;Braun 1982, p. 190.
 

P.196

天主教教堂、房產: Aguado, p. 258Gaubeca, Fr. Estebanwritten in Latin as Stephanus」), Annua relatio」(年度報告)of the Apostolic Vicariate of Yenan, 1937-9-28,見同上,1938, p. 41Gaubeca, Fr. Estebanwritten in Latin as Stephanus」), Annua relatio」(年度報告) of the Apostolic Vicariate of Yenan, 1939-7-30, in  Acta… [as for Aguado ref] 1939, p. 300.

毛住宅: 參觀毛在延安的各處住宅,訪問當地黨史學者以及居民,199410月;訪問師哲,1995-10-101998-3-11;訪問當年在延安的李效黎,1995-10-22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2-7-14;程中原,《張聞天傳》,第480頁;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206220頁。
 

PP.196-197

中央警衛團: 1942年秋成立,戰士狄福才回憶,見《中華兒女》,19946,第26頁。
 

P.197
「最多四十天」: 訪問李銳(曾為高崗秘書),1994-10-3

吳莉莉: Snow, H. 1972, pp. 250-40.
史沫特萊: Smedley 1944, pp. 23, 121, 122Marcuse, p. 286;毛訪問記,1937-3-1,見MRTP  vol. 5, pp. 611-623;毛給斯諾的信,1937-3-10,同上,p. 629.
「走圈子」: 訪問數位毛的舞伴;權延赤,《紅牆內外》,第217頁。
 

PP.197-198

「身體這樣緊貼著……」: Snow 1956, p. 6.
 

P.198

「龜兒子……」: Snow 1956, pp. 10 ff.

丁玲: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上,第660頁;楊桂欣,〈「我丁玲就是丁玲!」〉,見《炎黃春秋》,19937,第43頁。

 

PP.199-200
賀子珍在蘇聯: 王行娟,《李敏、賀子珍與毛澤東》,特別見第2-1327-59頁;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113-115頁;王桂苡,〈偉人之女李敏的近情往事〉,見《炎黃春秋》,19937,第54頁;訪問當時同在蘇聯的人士,1993-10-61998-9-7Lee & Wiles, pp. 111 ff.

 

P.199
卡門文章:U Mao Tsze-duna」(「在毛澤東家中做客」),《消息報》,1939-7-8Karmen 1941, p. 108.
延安特別發電報: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113頁。

 

PP.200-201
江青: Witke 1977, pp. 143 ff;《葉子龍回憶錄》,第64-65頁;王素萍,《她還沒叫江青的時候》;葉永烈,《江青傳》;朱仲麗,《艷陽照我》,第72-73176-177頁。
 

P.201

……罵她是妖精」: 訪問謝飛,1994-9-14。揚帆夫人李瓊描述她的丈夫當時寫的反對毛 - 江婚姻的信,1996-4-17Kuo, W., vol. 3, pp. 520-521.

江青在國民黨監獄: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219頁;仲侃,《康生評傳》,第76頁。
張聞天 - 毛: 劉英,《在歷史的激流中──劉英回憶錄》,第117-118頁。
 

P.202

康生形象: 司馬璐,《中共歷史的見證──司馬璐回憶錄》,第83頁;訪問謝飛,1993-10-15;訪問延安時期親歷者秦川,1993-10-17
康生清楚江青行為,但為她證明: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218-222頁;朱仲麗,《艷陽照我》,第174頁。
毛早知江青問題: 毛毛,《父親鄧小平「文革」十年記》,第384頁。

 

 

19 紅色代理人引發中日全面戰爭

(一九三七一九三八年 四十三四十四歲)

 

P.203
蔣沒有宣戰: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1144頁。
日本計劃: 馬振犢,〈「八一三」淞滬戰役起因辯正〉,見《近代史研究》,19866,第214-216, 220-221頁;日本防衛廳戰史室編撰,天津市政協摘譯,《日本軍國主義侵華資料長編》,1,第334-336360-361頁。
阿本德: Abend, p. 245.
對斯大林的空前威脅: 見日本防衛廳戰史室編撰,天津市政協摘譯,《日本軍國主義侵華資料長編》,1,第334-336360-361頁;Mirovitskaya 1999, pp. 41 ffHaslam, pp. 88 ff.

 

P.204
在黃埔軍校: 《張治中回憶錄》,第664-665頁。
與蘇聯使館秘密聯繫,是紅色代理人: 訪問兩位知情人,1997-9-131998-9-7.
「先發制人」等: 張治中致南京電,1937-7-30,見《張治中回憶錄》,第117頁。
蔣介石態度: 南京回電,同上,第116頁;史說,〈八一三淞滬抗戰記略〉,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八一三淞滬抗戰──原國民黨將領抗日戰爭親歷記》,第90頁。
虹橋機場事件: 《張治中回憶錄》,第117頁;劉勁持,〈淞滬警備司令部見聞〉,見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八一三淞滬抗戰──原國民黨將領抗日戰爭親歷記》,第41-42頁;史說,〈八一三淞滬抗戰記略〉,見同上,第91頁;董昆吾,〈虹橋事件的經過〉,見《文史資料選輯》,2,第131-132頁。
 

PP.204-205

張要在十三日進攻: 《張治中回憶錄》,第120-121頁;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抗日戰爭正面戰場》,第265頁。
 

P.205

蔣兩次去電制止: 《張治中回憶錄》,第121頁;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22,第169頁。
張十四日電蔣: 中國第二歷史檔案館編,《抗日戰爭正面戰場》,第287頁。

蔣五時後來電: 見《張治中回憶錄》,第123頁。
張十五日通電: 見《張治中回憶錄》,第123-124頁。
蔣十六日下令: 見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22,第170頁。
蔣十八日傳令停攻: 《張治中回憶錄》,第125頁。
張十九日繼續進攻: 同上,第125-126頁。
日本增援二十二日到: 同上,第126頁;《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1150頁。
斯大林大規模援蔣: Garver, pp. 40-41DVP vol. 22 (1939), book 2, pp. 507-508, n. 27Mirovitskaya 1999, pp. 41 ffVartanov.
 

P.206

李維諾夫說: FRUS  1937, vol. 3, p. 636 (Bullitt to Washington, 23 Oct. 1937 );參見Haslam, pp. 92, 94.
大使、武官被處死: Slavinsky 1999, pp. 123-126;參見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37-11-7 (Stalin to Dimitrov)Tikhvinsky 2000, pp. 136, 154-155 (Stalin to Yang Jie).
蔣逼張辭職 :《張治中回憶錄》,第133-136頁。

立即帶給毛的好處: 參見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
斯大林令中共積極參戰: Avreyski, pp. 282-284Grigoriev 1982, p. 42.
 

P.207

「三國志」: 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223頁。
毛對斯諾說: 1936-7-16, MRTP  vol. 5, p. 262;《毛澤東自述》,第112-113頁。

蔣同意紅軍獨立遊擊戰: 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第264頁;《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377頁。
毛給紅軍指揮員的電報: 見《毛澤東軍事文集》,2,第445359-6165-66116-117頁等。
「讓日本多佔地」: 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223頁;參見毛 1965-1-9 對斯諾的談話,Snow 1974, p. 169.
 

P.208

大部分敵人在睡覺: 林彪對Hanson說,見Hanson 1939, p. 104.
林向共產國際報告: 1941-2-5,季米特洛夫上報斯大林,見RGASPI 495 / 74 / 97, pp. 1304-1305.
毛對平型關態度: 同上;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223頁;章學新主編,《任弼時傳》,第408-410頁。

「感謝日本軍閥」: 1961-1-24, 見《毛澤東外交文選》,第460-461頁;毛對日本共產黨代表團談話,1966-3-28,見Kojima, p. 207.
斯大林的政策: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37-11-11Tikhvinsky 2000, p. 151 (斯大林提到他於1937-11-18再次約見王明).
準備開七大: 政治局決議,1937-12-13,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1,第405-407頁。
王明將作政治報告: 《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367頁。
劉少奇當時說: 1937-3-4,見中共研究雜誌社編,《劉少奇問題資料專輯》,第1頁。

 

P.210
「留守處」: 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329頁;《蕭勁光回憶錄》,第200-208頁。
- 朱電報: 見金沖及主編,《朱德傳》,第437-442頁;《毛澤東軍事文集》,2,第177頁。

「統一紀律」等: 「三月政治局會議的總結」,1938-3-11,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1,第430-465頁。
 

P.211

「不加干涉」: 1938-3-8,見《毛澤東軍事文集》,2,第190頁。
收去筆記: 王明給毛的信,1950-8-17,見曹仲彬、戴茂林,《王明傳》,第381頁。
任弼時告訴共產國際: 任的報告,1938-4-14,見Titov, vol. 3, pp. 234 ff, 249-250;參見Avreyski 1987, pp. 322, 333-334;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6,第45-55頁。
安德利亞諾夫 - 毛: Titov, vol. 3, pp. 124, 197-200, 229-233;參見Lurye & Kochik, p. 334 (Andrianov 's career).
……三十個師」: 斯大林對王明的談話,1937-11-11,見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37-11-11.
莫斯科批評中共: Mif, p. 100Nikiforov, pp. 115, 116.

毛的黑材料: Vaksberg, pp. 220-221, 235, cf. 212 ffcf. Piatnitsky, pp. 133-134.

共產國際清洗: Piatnitsky, esp. pp. 78-79, 92, 108, 117, 120-124Vaksberg, pp. 218 ff.

腳註: 王明致「Moskvin(Trilisser), 19379月,見Ovchinnikov, p. 10.
 

 

20 打政敵,打蔣介石,不打日本

(一九三七一九四 四十三四十六歲)

 

P.212
改道去新疆接收武器: 共產國際電報,1936-11-3,見楊奎松,《西安事變新探》,第224頁。
毛派西路軍去: 致共產國際電,1936-11-13,同上,第227頁;Titov, vol. 2, pp. 326-327.
「飄忽不定……」: 徐向前,《歷史的回顧》,第373頁。
「就地堅持」: 同上,第365頁。
「奮鬥到最後一個人……」: 朱玉主編,《李先念傳》,第272-273頁。

 

P.213
照片: 甘肅省檔案館編,《國民黨軍追堵紅軍長征和西路軍西進檔案史料匯編》。
四百來人到新疆: 季米特洛夫致斯大林,1937-4-13,轉中共中央49日電,見RGASPI, 495 / 74 / 294, p. 19;季米特洛夫致斯大林,1937-6-17,見VKP  vol. 4, pp. 1117-1118;參見Dallin & Firsov, pp. 109-10, n. 14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36-11-261936-12-21937-4-13Titov, vol. 2, pp. 325-330.
司馬璐目擊: 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78-79頁。

 

P.214
「張國燾路線」: 政治局決議,1937-3-31,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1,第164-168頁。
莫斯科不同意趕出政治局: 1937-3-22,見Titov, vol. 2, pp. 333-334Avreyski, pp. 267-269.
「受盡了折磨」: 張國燾,《我的回憶》,3,第414-417頁;《葉子龍回憶錄》,第48頁。
張國燾在武漢: 中共中央致季米特洛夫,1938-4-19,見RGASPI, 495 / 2 / 267, pp. 19-27;「中共中央關於開除張國燾黨籍的決定」,1938-4-18,以及「中央關於開除張國燾黨籍的黨內報告大綱」,1938-4-19,均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1,第492-495頁;王明等聲明,1938-4-28,見姜新立,《張國燾的彷徨與覺醒》,第381-386頁。

 

PP.214-215
張國燾投奔國民黨後: 楊子烈,《張國燾夫人回憶錄》,第352-354頁;童小鵬,《風雨四十年》,1,第165-167頁;蔡孟堅,〈悼念反共強人張國燾〉,見《傳記文學》,台北,361,第20-25頁;姜新立,《張國燾的彷徨與覺醒》,第421頁;Titov vol. 2, pp. 344 ff.

 

P.215
戴笠給蔣介石的報告: 1938-7-10,見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54,第475頁。
莫斯科批准開除張: 1938-6-11,見Titarenko, p. 283;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6,第56-58頁。
共產國際清洗結束: Piatnitsky, p. 454Vaksberg, pp. 252-258.
 

P.216

王稼祥帶話回國: 徐則浩,《王稼祥傳》,第296-309頁;季米特洛夫的話,見《文獻和研究》,1986,第68-71頁;cf. Kampen 1987, pp. 712-716Kampen 2000, pp. 93-96Avreyski 1987, pp. 334-335Titov, vol. 3, pp. 245-246.

電召王明: 《蕭勁光回憶錄》,第233頁;朱仲麗,《毛澤東王稼祥在我的生活中》,第99-100頁;周國全、郭德宏、李明三,《王明評傳》,第351頁;Huang, J., p. 116.
七大作政治報告身份: 《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367頁。
 

P.217

六屆六中全會拖時間: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2,第90-95頁;徐則浩,《王稼祥傳》,第305-308頁;《文獻和研究》,1986,第68頁;《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419-420頁;王秀鑫,〈中共六屆六中全會〉,見《中共黨史資料》,46,第230-236頁。
「此間情況……」: 見《彭德懷年譜》,第205-206頁。
主要對手先後離去: 《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420頁;王輔一,《項英傳》,第332頁;周國全、郭德宏、李明三,《王明評傳》,第361頁。

指責王明等: 《王首道回憶錄》,第200213頁;《毛澤東選集》,2,第537-540548, 550頁;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249頁。
毛的政治報告: 1938-10-12-14,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1,第557-662頁;參見Titov, vol. 2, pp. 267 ff.
 

P.218

中共抗戰政策轉變: 毛說六屆六中「決定中國之命運」,見金沖及、黃崢,《劉少奇傳》,第335頁;羅瑞卿,見羅點點,《非凡的年代》,第102頁;《毛澤東選集》,2,第537-550頁;王秀鑫,〈中共六屆六中全會〉,見《中共黨史資料》,46,第236頁。
劉少奇: 金沖及、黃崢,《劉少奇傳》,第337-342頁;謝幼田,《中共壯大之謎──被掩蓋的中國抗日戰爭真相》,第222頁;《王首道回憶錄》,第212-213頁;參見Wang Ming, pp. 72-76Titov, vol. 3, pp. 260-261Huang, J., pp. 128 ff.
康生投靠毛: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209-213, 220頁;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73頁;Huang, J., pp. 125 ffByron & Pack, pp. 145-150.
王明在延安: 周國全、郭德宏、李明三,《王明評傳》,第357頁;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16,第325-328頁;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123頁。
 

P.219

彭德懷讚美毛: 見王焰等,《彭德懷傳》,第202頁。
周恩來歸順毛: 周自稱他從 19395月後完全執行毛的路線,見金沖及主編,《周恩來傳: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563頁。
毛在火併無法掩飾時才報告莫斯科: 見中共19396月對共產國際的報告,Anderson & Chubaryan, pp. 21-22;參見Titov, vol. 3, pp. 297 ff.

卡門拍電影: Karmen 1941, pp. 109-115.
腳註: 比較1938年政治報告(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1,第561頁)與1949921日毛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上的開幕詞(《毛澤東文集》,5,第342頁)。
「蔣委員長」: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1,第560頁。

 

P.220

林彪在蘇聯: Titov, vol. 3, pp. 358-363, 369.
毛澤民在蘇聯: 同上,pp. 363 ff.;對共產國際的報告(Zhou Den [Mao Tse-min] report, After Becoming Acquainted with Some Important Party Documents」),1939-12-6,見RGASPI, 514 / 1 / 1044, pp. 95-1011940-1-22 報告,見Titov, vol. 3, p. 375;告博古等人,1939-8-26報告:「On the Errors of Cdes. Po-Ku, Li-De [Braun] and Others in the Leadership of the Party and the Red Army」,見RGASPI, 514 / 1 / 1044, pp. 13-29 VKP vol. 4, pp. 1129-1139 1940-1-22 報告,見Titov, vol. 3, p. 375.
周恩來在蘇聯: Titov, vol. 3, pp. 386 ffTikhvinsky 1996, pp. 341 ff., 523-525;周 1940年初的報告,見Dallin & Firsov pp. 111-125;克格勃的Mordvinov盤問周,1940-3-4,見RGASPI 514 / 1 / 1006, pp. 48-49.

 

P.221
告李德: 毛澤民1939-8-26報告,同上;Braun 1982, p. 263;李德報告,「On My Errors in Work in China」,1939-9-22,見VKP  vol. 4, pp. 1144-1151;周1940年初對共產國際的報告,見Titov, vol. 3, pp. 386-387.

 

 

21 盼望蘇日瓜分中國

(一九三九一九四 四十五四十六歲)

 

P.222
陳獨秀的詩: 《炎黃春秋》,19946,第81頁。
蔣介石警告蘇聯: 對蘇聯大使潘友新,1939-8-25,見DVP  vol. 22, book 1 (1939), p. 649;參見DVP  vol. 22, book 2 (1939), pp. 57-58, 64Mirovitskaya 1999, pp. 63-64.
- 斯諾: 1939-9-26,見China Weekly Review, 1940 -1-20, pp. 277-278Snow in ( London ) Daily Herald, 1939-10-21Snow 1973, pp. 446-448;《毛澤東自述》,第146-151頁。
為蘇芬條約興奮: 毛秘密指示,1940-6-25,見Titov, vol. 3, p. 411.
 

P.223
「蘇聯出面調整……」: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2,第542頁。
「南北朝」: 毛指示,1940-1-19,同上,第238頁;毛對政治局講話,1940-9-11,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第205頁。
1940-2-22 報告: Titov, vol. 3, pp. 412-414.
美金資助: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40-2-23Dallin & Firsov, p. 122;季米特洛夫致伏羅希洛夫,1940-2-1,見Anderson & Chubaryan, pp. 258-259.
師哲回憶電訊: 師哲回憶,李海文整理,《在歷史巨人身邊》,第201-203頁。

腳註: 季米特洛夫致毛,193910月,見Titarenko 1986, pp. 284-285E: Web/Dimitrov )參見RGASPI, 514 / 1 / 1042, p. 8Nikiforov, pp. 124-125Titov, vol. 3, pp. 346-348Mordvinov 致季米特洛夫,1939-11-13,見RGASPI, 514 / 1 / 1042, p. 7.

 

P.224

與日本情報機關合作: 尹騏,《潘漢年的情報生涯》,自91頁;尹騏,《潘漢年傳》,自198頁;Iwai, pp. 80 ff.;訪問當事人小泉清一,1999-4-8Yick.

「用敵人的手……」: 見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210-211頁。
腳註: Ilyichev致季米特洛夫,1944-5-6,見Ovchinnikov, p. 95.

 

P.225
天皇的弟弟: 訪問三笠宮崇仁,1998-3-2
破路計劃作罷: 王焰等,《彭德懷傳》,第208-209頁;《彭德懷年譜》,第227-228頁。
朱德待在延安: 金沖及主編,《朱德傳》,第484-492頁。
與國民黨聯繫一概通過周: 《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457461頁。

 

P.226
毛對斯諾透露: 1965-1-9,見Snow 1974, p. 169.
彭德懷發動百團大戰: 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6,第368-370320頁;《彭德懷自述》,第236頁;《彭德懷年譜》,第232頁;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223頁;Van Slyke.
日本方面稱:本防衛廳戰史室編撰,天津市政協摘譯,《日本軍國主義侵華資料長編》,上,第574-575頁;日本防衛廳戰史室編,《華北治安戰》,上,第309-310頁。
 

P.227

《大公報》等: 中國革命軍事博物館《百團大戰歷史文獻資料選編》編審組編,《百團大戰歷史文獻資料選編》,第488-491頁。
周恩來電報: 見彭德懷傳記編寫組,《一個真正的人──彭德懷》,第98頁。

彭因百團大戰挨整: 《彭德懷自述》,第239-240頁;王焰等,《彭德懷傳》,第287頁。
「中央提示案」: 《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1605-1608頁。
毛回絕蔣: 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第437頁。
 

PP.227-228

潘友新寫道: Panyushkin, p. 101.
 

P.228

毛給莫斯科的電報: Titov, vol. 3, pp. 418-422.
十月十九日:《皖南事變》編撰委員會編,《皖南事變》(中國共產黨歷史資料叢書),第81-82頁。
「出來調整」等: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38-39頁。

毛十一月七日電: Dallin & Firsov, pp. 128-130;季米特洛夫關於毛的問題致斯大林,1940-11-23,同上,第126-128頁;參見Panyushkin, p. 115, Titov, vol. 3, pp. 441 ff.
莫洛托夫議程: DVP  vol. 23, book 2, part 1 ( 1940-1941 ), p. 32.
 

PP.228-229

莫洛托夫對希特勒: DVP  vol. 23, book 2, part 1 ( 1940-1941 ), p. 71Sontag & Beddie, pp. 246-247.
 

P.229

日本立場:日本外務省「關於調整日蘇外交關係的提綱草案」(「Draft Outline for the Adjustment of Japanese-Soviet Diplomatic Relations」), Archives of the Gaiko Shiryokan,Tokyo, File B 100-JR/ 1, 2. 100-123;「德國外交政策文獻」( Documents on German Foreign Policy, Series D, vol. 11, pp. 512-513 (Ott to Ribbentrop, 11 Nov. 1940 )cf. Slavinsky 1995, pp. 67 ff.
崔可夫 - 斯大林: Chuikov 1981, pp. 56, 58.
「目前暫時……」: Dallin & Firsov, pp. 127-128 (dating: ibid., p. 126 );參見Titov, vol. 3, pp. 443-445.

毛得出結論: 毛通報,1940-12-25,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117頁。

 

 

22 皖南事變:毛澤東設陷阱

(一九四一九四一年 四十六四十七歲)

 

P.230
項英嘲弄毛: 郭華倫,《中共史論》,3,第276頁。
項英總部唯一在江南部隊:《新四軍戰史》編輯室,《新四軍戰史》,自534頁;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54-59頁。
毛令項英過江: 1940-12-24,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116頁。
蔣介石命令: 見《皖南事變》編撰委員會編,《皖南事變》(中國共產黨歷史資料叢書),第94102頁。
 

P.231

毛批准此路: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124頁。

毛改變路線: 同上,第125頁。
蔣不知,重申前令: 見《皖南事變》編撰委員會編,《皖南事變》(中國共產黨歷史資料叢書),第102頁。
項給蔣的電報蔣未收到: 見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211頁。
顧祝同下令: 見《中共黨史資料》,37,第33頁。
毛回劉少奇電: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130頁。
腳註: 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211頁。

 

P.232

「支持四日夜……」: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131-132頁。
項英十日給蔣電報毛壓下: 見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211頁。
毛十一日通報周: 毛的電報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135頁;童小鵬,《風雨四十年》,1,第224頁。周首次向顧祝同提出是在11日晚上9-11 點,電報見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52,第541頁。
毛十二日致周: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137頁。語氣措辭請比較新四軍總部十日電:同上,第131-132頁。
周十三日抗議: 同上,第140142-143頁。
 

P.233

蔣十二日下令停攻: 周致毛,1941-1-13,同上,第143頁。
「向全國呼籲……」等電: 同上,自138頁;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294-297頁。

周、潘友新: Panyushkin, pp. 113 ff;參見Mirovitskaya 1999, pp. 64-66Tikhvinsky 2000, p. 628.
「一封又一封……」: Titov, vol. 3, pp. 461-462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41-1-16Panyushkin, pp. 129-130cf. RGASPI, 495 / 74 / 317, p. 75.
「狼來了」電報: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1-1-18;參見Avreyski, pp. 384-385.
斯大林表達不快: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1-1-21.

葉挺:RGASPI, 495 / 1 / 942;參見同上,495 / 154 / 353, p. 3.
 

P.234

季米特洛夫警告毛: 1941-2-4,見Dallin & Firsov, p. 135.
季告訴斯大林: 1941-2-6,同上;參見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41-2-4~6.
「我們認為破裂……」: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1-2-12.

「服從您的……」: 毛致季米特洛夫,見Dallin & Firsov, pp. 137-141;比較毛致季米特洛夫,1941-2-1,同上,第136頁。
毛給兒子的信: 《毛澤東書信選集》,第166-167頁。毛給兒子的其他信可見Usov 1997, pp. 109 ff;岸英給毛的三封信(電報)為英國情報機構截獲,存於 NA, HW 17 / 55 (ISCOT 2971944-7-29 ), HW 17 / 66 (ISCOT 13591945-5-2 ), HW 17 / 67 (ISCOT 14751945-11-28 );岸英給其他人的信見Romanov & Kharitonov, pp. 159 ff.
 

P.235

項英之死: 殺他的副官劉厚總本人的敘述,見《歷史檔案》,19812,第8196頁;徐則浩、唐錫強,〈項英、周子昆烈士被害經過紀實〉,見《黨史研究資料》,19812,第613-619頁。
「一貫機會主義……」: 「中央關於項袁錯誤的決定」,19411月,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3,第31-34頁;參見Panyushkin, pp. 123-124.

蘇聯對蔣的壓力: Chuikov 1981, pp. 76, 78-79Panyushkin, p. 127Titov, vol. 3, p. 466DVP  vol. 23, book 2, part 1 ( 1940-1941 ), pp. 350 ff.;《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第1667頁。

美國對蔣的壓力: Currie, Notes...,  cit.;居里給羅斯福的報告,見FRUS  1941, vol. 4, pp. 81-5;參見Snow 1972, pp. 236-237.
 

PP.235-236

卡爾遜: Ickes, vol. 2, pp. 327-328Wang, A., p. 328.
 

P.236

英國大使科爾: Panyushkin, pp. 117, 129Hayter 1974, p. 51.
皖南事變傷亡歸隊人數 :毛電報,1941-2-1,見《毛澤東軍事文集》,2,第622頁;葉挺信,見《皖南事變》編撰委員會編,《皖南事變》(中國共產黨歷史資料叢書),第211頁。
走的是蔣指定的路: 《皖南事變》編撰委員會編,《皖南事變》(中國共產黨歷史資料叢書),第102388419頁;李良志,《烽火江南話奇冤──新四軍與皖南事變》,第232-245頁。

蔣和中共都不公佈前內戰消息: 《大公報》社論,1941-3-10,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3,第257-260頁;王焰等,《彭德懷傳》,第205頁。
 

PP.236-237

海明威談周: 海明威致Morgenthau1941-7-30,見Morgenthau Diary  vol. 1, p. 458.
 

P.237

斯諾文章: Reds Fought off Chiang ' s Troops 9 Days in China,  NY-HT, 1941-1-22;參見Thomas, pp. 239, 373,n. 39Farnsworth, pp. 375-378.
海明威談中共 :同海明威上注,p. 460.
海明威沒有公之於世: 同上,p. 461.

居里: Sandilands, pp. 107 ff;不是間諜是朋友,見Persico, p. 378;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31,自 533頁。

「在一萬英里外的……」: Currie, Notes...cit., p. 2.
 

P.238

居里給羅斯福的報告: FRUS  1941,vol. 4, pp. 81 ff, 83.
蔣與羅斯福的聯絡: 居里 - 蔣會談紀錄,1941-2 -22,見Currie -Chiang meeting, p. 12;見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31,第579-580586591-595622-623725-737頁。
蔣請蘇聯人調停: 邵力子大使致 Lozovsky, 1941-1-29,見Tikhvinsky 2000, pp. 629-632.
「造反」: 1941-2-1,《毛澤東軍事文集》,2,第623頁。

「最黑暗的情況……」: 見中央檔案館編,《皖南事變》,第34頁。
十一月六日致周: 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2,第551頁。
 

P.239

「對中國問題……」: 對政治局講話,1941-4-16,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第288頁。

 

 

23 延安整風:靠恐怖建立權力基礎

(一九四一一九四五年 四十七五十一歲)

 

P.240
毛睡不著覺: 尹騏,《潘漢年的情報生涯》,第136頁。
「對國民黨敵後……」: 1941-9-9,《毛澤東軍事文集》,2,第665頁。
斯大林要中共牽制日本: Titov, vol. 3, pp. 470 ff;毛 - 季米特洛夫來往電報,19417月,見Dallin & Firsov, pp. 141-6Sidikhmenov 1993, p. 30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1941-7-9ff.
劉少奇電毛: 1941-7-12,見《毛澤東軍事文集》,2,第655頁。
「日蘇戰爭……」: 1941-7-2,同上,第650頁。
毛給劉復電: 同上,第654頁。
 

PP.240-241
毛對彭德懷說: 《毛澤東軍事文集》,2,第207頁。
 

P.241

對部隊下令: 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7,第119頁;Titov, vol. 3, pp. 472-474.
「人力物力都缺」: Titov, vol. 3, pp. 470 ff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1-7-18, 20 & 21Dallin & Firsov, p. 142.
斯大林親自打電報: Panyushkin, p. 170Titov, vol. 3, p. 472;師哲回憶,李海文整理,《在歷史巨人身邊》,第213-217頁。
蘇聯人怒不可遏: Panyushkin, pp. 169-170Titov, vol. 3, pp. 470, 477-478Chuikov 1981, pp. 201-202Vereshchagin, p. 42.
莫洛托夫: Chuev 1999, pp. 141-142.

腳註: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1941-6-21Andrew & Mitrokhin, p. 124OIRVR vol. 4, p. 214Peshchersky;閻寶航的信,見王連捷,《閻寶航》,第337頁;尹騏,《潘漢年的情報生涯》,第134-135頁。

 

P.242
「我們終於見到……」: 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4580頁。

 

P.243

不平等: 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2,第26, 216-218頁;溫濟澤等,《延安中央研究院回憶錄》,第50頁;《莫文驊回憶錄》,第404頁;《王恩茂日記》,3,第373頁;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50-5163-64頁;訪問若干延安時期親歷者。

紅十字會醫療隊: 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88-89頁;《中央檔案館叢刊》,1986, 3,第7179頁。
 

PP.243-244

毛的專車: 朱仲麗,《毛澤東王稼祥在我的生活中》,第125頁;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123頁;Snow 1941,  p. 281Karmen, p. 114.
 

P.244

「延安就三樣東西……」: 見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1,第67頁。
「那我以後……」: 曾志回憶,見「毛澤東與我」徵文活動組委會編,《我與毛澤東的交往》,第93頁。
「同志們,並不是……」: 見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64頁。

「毛澤東希望他……」: 訪問前田光繁,1998-3 -8
進了延安就出不去: 作家蕭軍三番五次向毛要一張通行證,最終未得到,見王德芬,〈蕭軍在延安〉,《新文學史料》,19874,第105-110頁。
 

PP.244-245

醫院一場戲: 司馬璐,《鬥爭十八年》,第64-66頁。

 

PP.245-247
《野百合花》: 《王實味文存》,第125-132頁。

 

P.247

毛厲聲問道: 《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449頁。
王實味的牆報: 《王實味文存》,第139-140頁;溫濟澤等,《延安中央研究院回憶錄》,第17頁。
「不少的人……」: 楊國宇日記,見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七大代表親歷記》,第202頁;黃昌勇,〈生命的光華與暗影──王實味傳〉,見《新文學史料》,19941,第183頁。

 

P.248

王實味關於托洛茨基等: 溫濟澤等,《王實味冤案平反紀實》,第83-85188191-193頁。
國民黨地區記者: Dai Qing, p. 65;趙超構等,《毛澤東訪問記》,第49頁。
審訊者透露: 淩雲,見溫濟澤等,《王實味冤案平反紀實》,第78頁。
被砍死: 黃昌勇,〈生命的光華與暗影──王實味傳〉,見《新文學史料》,19941,第191頁。

年輕志願者成了特務嫌疑: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195-197頁;李逸民,〈參加延安搶救運動的片段回憶〉,見《革命史資料》,19813,第29-43頁;淩雲,見溫濟澤等,《王實味冤案平反紀實》,第74頁;訪問若干延安時期親歷者。
 

P.249

「社會部」: 高華,《紅太陽是怎樣升起來的》,第471-479頁。

「實行放哨戒嚴……」: 1943-11 -15,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7,第385頁;1943-8-15,見《文獻和研究》,19849,第10-14頁。
 

PP.249-250

真正的特務嫌疑者: 訪問師哲,1994-9-71997-9-11
 

P.250

「一定會犯逼供信……」: 見《文獻和研究》,19849,第12頁。
坦白大會: 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7,第385390頁;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512-513頁;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七大代表親歷記》,第262頁;統一出版社編,《中共最近黨的鬥爭內幕》,自 3頁;陳永發,《延安的陰影》,第112頁;訪問若干延安時期親歷者。
毛命令寫思想自傳,填「小廣播」表: 1943-6-6,見《文獻和研究》,19848,第6-710頁。

 

P.251

八百條: 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2,第140頁。
行政學院: 統一出版社編,《中共最近黨的鬥爭內幕》,第66-69頁;陳永發,《延安的陰影》,第215219頁。
「除了一個人以外……」: 見楊奎松,《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一九二~一九六》,第510頁。
腳註: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215頁。

 

P.252

趙超構觀察到: 趙超構等,《毛澤東訪問記》,第15-19頁。

海倫: 訪問海倫,1992-10 -24
 

P.253

特務嫌疑不到百分之一: 康生,〈三十三年反奸整風之後總結成績暨缺點〉,1944;參看陳永發,《延安的陰影》,第130-131頁;李逸民,〈參加延安搶救運動的片段回憶〉,見《革命史資料》,19813,第40頁。
「清出大批特務」: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7,第386-387頁。
1945年春解放受害者: 訪問若干延安整風親歷者;師哲回憶,李海文整理,《在歷史巨人身邊》,第258-259頁;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514頁;王素園,〈陝甘寧邊區搶救運動始末〉,見《中共黨史資料》,37,第228頁。
薄一波回憶: 薄一波,《七十年奮鬥與思考》,第362頁。
「搶救」: 康生,〈搶救失足者〉,1943-7-15,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7,第380-384頁。

死亡上千: 訪問若干延安整風親歷者;參見Byron & Pack, p. 470.
自殺者: 程敏編,《黨內大奸》,第151-199頁;《王恩茂日記》,3,第386頁;李逸民,〈參加延安搶救運動的片段回憶〉,見《革命史資料》,19813,第38頁。
蔣南翔的信: 〈關於搶救運動的意見書〉,19453月,見《中共黨史研究》,19884,第64-71頁。

 

P.254

毛的公開道歉: 師哲回憶,李海文整理,《在歷史巨人身邊》,第259頁;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514頁;程敏編,《黨內大奸》,第26頁;《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281頁;王素園,〈陝甘寧邊區搶救運動始末〉,見《中共黨史資料》,37,第229頁;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1,第65頁;溫濟澤等,《王實味冤案平反紀實》,第109頁;訪問親歷者李雲,1994-10-25;訪問親歷者蘇菲,1998-3-17

「其實是100%」: 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349-350頁。
 

P.255

「社會關係表」: 1943-6-6,見《文獻和研究》,19848,第6-7頁。
「覺得國民黨很好……」: 《毛澤東在七大的報告和講話集》,第115頁;參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第462-463頁。
「老幹部抗戰後……」: 《王恩茂日記》,3,第388頁,參見第376-377頁。

製造對蔣的仇恨: 康生,〈搶救失足者〉,1943-7-15,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7,第380-384頁;當年的若干文獻,存於臺北調查局檔案館中。
毛令澤民等留在新疆,被捕: 朱天紅、逸晚,《毛澤民傳》,第368-389頁;舒龍主編,《毛澤民》,第275-277頁;Whiting & Sheng, pp. 238-239.
 

P.256

莫斯科要周恩來向蔣要求釋放: 蘇聯大使潘友新與周的談話,1943-4-10,見AVPRF, 0100 / 31 / 220 / 13, p. 257.
書記處二月十日電報: 黃修榮編著,《抗日戰爭時期國共關係紀實》,第557頁。
毛二月十二日電報,周照辦: 同上,第557-578頁;《周恩來年譜:一八九八~一九四九》,第549-557頁。
林彪告訴潘友新: AVPRF, 0100 / 31 / 220 / 13, pp. 240, 257;參見Godunov 致季米特洛夫,1943-8-14,見Ovchinnikov, p. 62.

 

 

24 給王明下毒

(一九四一一九四五年 四十七五十一歲)

 

P.257
1941年秋政治局會議: 《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193-199頁。
季米特洛夫的15個問題: Avreyski, pp. 409-411Wang Ming, p. 38;楊奎松,《毛澤東與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第130-131頁。
王明要跟毛辯論: 《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199-200頁。
推遲七大: 同上,第222-232頁。

 

P.258
九篇文章: 同上,第214頁;楊奎松,《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一九二~一九六》,第507-508頁。
三十多年後再讀: 《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214-215頁。
王明突然病倒: 同上,第202頁;王明,《中共五十年》,第39頁。
王明在醫院裡作詩: 《王明詩歌選集》,第164-165頁;參見周國全、郭德宏、李明三,《王明評傳》,第404頁。
 

P.259

金大夫: 《中央檔案館叢刊》,19863,第7179頁。

「對於王明同志病過去診斷與治療的總結」: 王丹之提供,副標題為:「自一九四一年九月到一九四三年六月」,簽字者為十一名當時延安主要醫生,包括傅連暲、馬海德,日期為一九四三年七月二十日,未刊。

孫平來延安: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2-5-11.
 

P.260

王明「瀕於死亡」: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2-7-16.
毛拒絕放王明走: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3-1-8 & 14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3-1-15.

王明給斯大林的長電: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3-2-1Wang Ming, p. 40;參見Avreyski, pp. 430-435Pantsov, p. 5,n. 5(「biggest Trotskyist in China」);Waack, p. 360, n. 16.
毛馬上給季發電: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3-2-3;參見Avreyski, p. 433.
季答覆王明: Avreyski, p. 434Wang Ming, pp. 40-41.
三月二十日政治局決議: 見中國人民解放軍政治學院黨史教研室編,《中共黨史教學參考資料》,17,第344-346頁;參見Kampen 2000, pp. 104-107Saich 1996, p. 986.
沒有宣佈: 連蕭克將軍也不知道,訪問蕭克,1993-9-30;當時在延安的溫濟澤等人也不知道。
王明把金的處方交給蘇聯人: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3-3-23 & 25.
 

P.261

江青拜訪: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3-3-28.

 

P.262

金被保護在棗園: 訪問師哲,1998-3 -11,以及其他棗園居住者。

「王明被下了毒……」: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3-7-24.
周恩來幫毛阻止王明去蘇聯: 潘友新大使與周的談話記錄,1943-4-10,見AVPRF, 0100 / 31 / 220 / 13, pp. 173-174;潘友新大使與林彪的談話記錄,1943-6-9,見同上,p. 240.
蔣介石答應飛機送岸英回延安: 蔣對周、林,1943-6-7,見潘友新大使與林彪的談話記錄,1943-6-9AVPRF, 0100 / 31 / 220 / 13, p. 240.
岸英在蘇聯,未能成行: Usov 1997, pp. 111-112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3-8-19.
 

PP.262-263

毛不放王明: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3-8-30.
 

P.263

又一架蘇聯飛機: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3-10-19 & 24Siao, Eva, p. 131.
王明哭了起來: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3-10-28.
王明兒子: 訪問王丹之,19956月,19996月。

聽說王明中毒: 訪問陳應謙大夫,1999-4-18;訪問溫濟澤,1998-3-11
毛「闢謠」: 王明夫人孟慶樹給毛的信,1943-11-15,見《中央檔案館叢刊》,19863,第78-80頁;王明給毛的信,1943-12-1,見周國全、郭德宏、李明三,《王明評傳》,第413-414頁;參見《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298頁。
蘇聯人受到粗暴對待: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3-9-29, 1943-10-3.
蘇聯給毛武器增加: 潘友新致莫洛托夫,1944-2-11,見Tikhvinsky 2000, p. 802.
季米特洛夫1117日電: NA, HW 17 / 54 (ISCOT 168).
 

PP.263-264

季米特洛夫1213日電: TsDA, 146 / 6 / 1206;參見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3-11-23, 1943-12-13.
 

P.264

季米特洛夫九天後電: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3-12-22.

 

PP.264-265

毛回電: 孫平致季米特洛夫,見Ovchinnikov, pp. 84-85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4-1-10.
 

P.265

師哲 - 毛: 師哲回憶,李海文整理,《在歷史巨人身邊》,第238-239頁。

「反覆考慮了……」: Ovchinnikov, p. 82.
此後幾天: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4-1-8.
 

P.266

「我真誠地感謝您……」: 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4-1-10Ovchinnikov, p. 83;參見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4-1-6 & 8.
毛拜訪王明: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4-1-23 & 25.
季米特洛夫225日電: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4-2-25.
毛給岸英電: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4-3-28;參見岸英給毛的電報,1944-7-29,見NA, HW 17 / 55.

季米特洛夫 - 王明: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4-1-19 & 23, 1944-3-7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4-1-23.
 

PP.266-267

聲討王明的大會: 劉英回憶,見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七大代表親歷記》,第21頁;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1,第68頁。
 

P.267

1948年對王明下手: 王丹之提供,「關於一九四八年六月王明同志中毒的證件」,含中央衛生處(當時化名為工校第五科)的通知,1948-7-7;參見Wang Ming, pp. 46-47.
整治周恩來: 季米特洛夫致毛,見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3-12-22;楊尚昆回憶,見程敏編,《黨內大奸》,第25頁;楊奎松,《毛澤東與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第153頁;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513頁。參見周 - 潘友新,1942-9-21AVPRF, 0100 / 29 / 205 / 11, pp. 276-278;以及KoganShibanov 向季米特洛夫的報告,1943-3-12RGASPI, 514 / 1 / 957, pp. 16-26:這兩份材料都說明周恩來在設法請求蘇聯人保護他。
「成都、西安兩地……」: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第446頁。
「不要身在曹營……」: 見高文謙,《晚年周恩來》,第76頁。
周在「歡迎」大會上: 周的講話,1943-8-2,見《周恩來選集》,1,第138頁。

罵了自己五天: 高文謙,《晚年周恩來》,第78-79頁;參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287頁。
 

P.268

彭德懷「自由民主」: 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444-445頁。
「己所不慾……」: 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253287頁。
「一盤海參……」: 見何定,《與華北共存亡》,第204頁。
「偶像崇拜不對」: 見李銳,《廬山會議實錄》,第287頁。
「光榮的孤立……」: 同上,第304頁。
操」了他 40 天「娘」: 同上,第248279-280287頁;參見薄一波,《七十年奮鬥與思考》,第367-373頁;《彭德懷年譜》,第294-299頁;Schram 1974, p. 194 : Mao, 24 Sept. 1962.

 

 

25 當上中共的「斯大林」

(一九四二一九四五年 四十八五十一歲)

 

P.269
康生怕毛: 師哲回憶,李海文整理,《在歷史巨人身邊》,第260-261頁;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208-209頁;程敏編,《黨內大奸》,第305頁。
莫斯科懷疑康生: 季米特洛夫致毛,見Dimitrov (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3-12-22Titov,vol. 3, pp. 401-402.
「沒有叛變」:見仲侃,《康生評傳》,第437頁;程敏編,《黨內大奸》,第307頁。
玩弄犧牲品: 康生講話,19438月,見溫濟澤等,《王實味冤案平反紀實》,第104-108頁。
驢雞巴: 一位現場見證人的未刊稿。
十五歲女學生 :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198頁;訪問延安時期親歷者。
替罪羊: 見毛的審幹方針,1943-8-15,《文獻和研究》,19849,第10-11頁;高華,《紅太陽是怎樣升起來的》,第478-479頁。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4-8-20.

 

P.270
劉少奇的變化: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3-4-4;訪問研究劉的黨史學者,1998-3-16。蔣南翔的信,〈關於搶救運動的意見書〉,19453月,見《中共黨史研究》,19884,第64-71頁;劉與羅申大使的談話,1950-8-26,見AVPRF, 0100 / 43 / 302 / 10, pp. 158-163.
葉群的遭遇: 權延赤,《龍困──賀龍與薛明》,第176-179頁;訪問若干延安整風親歷者。
江青的遭遇: 訪問謝飛,1994-9-14;朱仲麗,《艷陽照我》,第221-224頁。

 

P.271
保姆被整: 訪問保姆,1998-3-13;參見朱仲麗,《艷陽照我》,第55-67頁。
確立毛思想領導地位: 鄧力群,〈回憶延安整風〉,見《黨的文獻》,19922,第18-20頁;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七大代表親歷記》,第213頁;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1,第4245頁。
「還不是這一套」等: 見溫濟澤等,《延安中央研究院回憶錄》,第208234252259-260頁;訪問溫濟澤,1993-10-5

 

P.272
大字標題: 《解放日報》,1943-7-17
金色浮雕頭像: 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2,第208-209頁。
毛像章: 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2,第7479頁;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七大代表親歷記》,第196頁;參見《王恩茂日記》,3,第267頁;《胡喬木回憶毛澤東》,第277頁。
毛肖像: 訪問溫濟澤,1998-3-11;訪問其他延安時期親歷者。
「東方紅」: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全鑒》編委會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史全鑒》,3,第2889-2890頁。
毛澤東思想問世: 朱仲麗,《毛澤東王稼祥在我的生活中》,第120-123頁;警衛員張志有回憶,見徐則浩,《王稼祥傳》,第374-375頁。
改寫歷史: 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2,第40-41頁;中央指示,1943-12-28,見中央檔案館編,《中共中央文件選集》,14,第143頁。
鄧中夏小冊子: 原書於1930年在莫斯科出版,1943年的改寫見中共湘區委員會舊址陳列館、長沙市博物館編,《中國共產黨湘區執行委員會史料匯編》,第119122-123頁;參見中共黨史人物研究會編,《中共黨史人物傳》,35,第47頁。

 

P.273
七大代表: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七大代表親歷記》,第43134154172201頁;師哲回憶,師秋朗整理,《峰與谷》,第3-4頁;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1,第24頁。
「受歧視」等: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七大代表親歷記》,第61頁;《呂正操回憶錄》,第513頁。

 

 

26 「革命的鴉片戰爭」

(一九三七一九四五年 四十三五十一歲)

 

P.274
國民黨政府接濟: 陝甘寧邊區政府工作報告,19414月,見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中國現代經濟史組編,《革命根據地經濟史料選編》,2,第76頁;參見Schran, pp. 171-172.
莫斯科接濟: Dimitrov(季米特洛夫日記), 1940-2-25;周恩來要莫斯科每月接濟US$ 358, 280的報告,見Dallin & Firsov, pp. 122 ff.
救國公糧: 陝甘寧邊區政府工作報告,19414月,見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中國現代經濟史組編,《革命根據地經濟史料選編》,2,第74頁;甘肅省社會科學院編,《陝甘寧革命根據地史料選集》,2,第280頁。
 

P.275

謝覺哉日記: 《謝覺哉日記》,第309319頁。

對高幹講了個故事: 《毛澤東在七大的報告和講話集》,第211頁;《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第303頁。
雷雨天時間: 《解放日報》,1941-6-5
史無前例的高公糧: 甘肅省社會科學院編,《陝甘寧革命根據地史料選集》,2,第270-272280287-288頁。
「裝瘋的人」: 毛講話,1945-4-12,見楊國宇日記,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七大代表親歷記》,第202頁。
「毛不長眼睛」: 訪問延安時期親歷者溫濟澤,1994-9-121998-3-11
公糧數字造假: 官方數字:160, 000石,見《人民日報》,1981-12-26;延安革命紀念館,199410月參觀。真正的數字:200, 000石,見《解放日報》,1943-9-21;《謝覺哉日記》,第579頁;參見陳永發,《延安的陰影》,第290頁。
「交公糧後……」: 《謝覺哉日記》,第579-580頁。
 

PP.275-276

政府工作報告: 19414月,見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中國現代經濟史組編,《革命根據地經濟史料選編》,2,第71-72頁;鹽的重要,見《謝覺哉日記》,1941-7-19,第329頁。
 

P.276

貿易不斷: 陝甘寧邊區政府工作報告,19414月,見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中國現代經濟史組編,《革命根據地經濟史料選編》,2,第7276頁。

運鹽: 《謝覺哉日記》,第322-323328332頁;毛的信,1941-8-6 & 22,見《毛澤東書信選集》,第176-178186-188頁。
種鴉片: 當年的若干文獻,包括報紙報道、國民黨官員給蔣介石的報告,中共給鴉片商人發的「煙土購買証」照片,見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53,第217-271頁。
「革命的鴉片戰爭」: 訪問延安時期親歷者,1995-10-31
「特貨」: 《謝覺哉日記》,第587589600頁;《王恩茂日記》,3,第422頁;訪問若干 延安時期親歷者1994-9-12199510月;參見Chen Yung-fa 1995.
我們問師哲: 訪問師哲,1995-10-28
蘇聯人問毛: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1943-8-2.
三萬英畝: 秦孝儀主編,《中華民國重要史料初編──對日抗戰時期》,53,第257頁。
 

P.277

鄧寶珊: 金城回憶,見熊向暉等,《中共地下黨現形記》,2,第217-245頁;《蕭勁光回憶錄》,第258-263頁;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1945-4-28.
「用武力」: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第335355頁。
與馬克思並舉: 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1945-4-27.

「邊區財政難關……」: 《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第426頁。
陝甘寧政府預算: 《陝甘寧邊區政權建設》編輯組編,《陝甘寧邊區的精兵簡政(資料選輯)》,第10頁。
蘇聯人估算: Panyushkin(當時蘇聯駐華大使潘友新), p. 278Fitin 致季米特洛夫,1943-9-29,見Ovchinnikov, pp. 69-70.
「無疑是由特貨」: 《謝覺哉日記》,第584-585 ( 1944-3-6 ), 600 ( 1944-4-9 )頁。
「開始吃了一頓點心……」: 《王恩茂日記》,3,第299頁。
延安吃得太好了: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七大代表親歷記》,第197頁;延安中央黨校整風運動編寫組編,《延安中央黨校的整風學習》,1,第120-121236頁。
 

P.278

毛主席發胖了」: 金城回憶,見熊向暉等,《中共地下黨現形記》,2,第232頁。
毛否決「特貨內銷」: 《謝覺哉日記》,第734頁;《王恩茂日記》,3,第422頁。
「毛說我黨犯過……」: 《謝覺哉日記》,第734頁;參見Chen Yung-fa 1995, p. 277.

改善與當地人的關係: 毛在政治局的講話,1943-6-16,見《毛澤東年譜:一八九三~一九四九》,中,第446頁;參見《莫文驊回憶錄》,第392-398頁。
「敬鬼神而遠之」: 1945-4-24,見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七大代表親歷記》,第3頁。
吃肉水平: 《謝覺哉日記》,第581頁(1944-2-26)。
 

PP.278-279

謝覺哉日記,1944-10-12前後: 同上,第694-497頁。
 

P.279

李富春說: 見李維漢,《回憶與研究》,第587頁。
「精兵簡政」: 《陝甘寧邊區政權建設》編輯組編,《陝甘寧邊區的精兵簡政(資料選輯)》,第1-15119130-137頁。
「各級政府……整編辦法」: 同上,第128-130頁。

通貨膨脹: 《謝覺哉日記》,第591-592頁(1944-3-19),參見第452頁。
「聽任民間……」: 見中華民國開國文獻編撰委員會 -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編印,《共匪禍國史料彙編》,6,第594頁。
謝覺哉日記: 《謝覺哉日記》,第696-697頁。
 

P.280

瑞典人: Myrdal, p. 29;一位匈牙利共產黨人的觀察,見Aczel, p. 93.

 

 

27 蘇聯紅軍終於來了

(一九四五一九四六年 五十一五十二歲)

 

P.281
《消息報》:Some Facts Concerning the Situation in China」;參見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1945-3-13 & 15.

腳註: 丘吉爾,見Kimball, p. 287.

 

P.282
「這裡的漂亮姑娘……」: 均見ORK (孫平日記的俄文原文).
毛在七大上的講話: 見楊奎松,《中共與莫斯科的關係:一九二~一九六》,第519-520頁;楊奎松,《毛澤東與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第206-207頁。
 

P.283

毛四月就下令: 413日,見《晉察冀抗日根據地》史料叢書編審委員會、中央檔案館編,《晉察冀抗日根據地》,3,第276頁;418日,見牛軍,《從延安走向世界》,第164頁。
棗園調兵遣將: 蕭克回憶,見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第一研究部編,《憶七大──七大代表親歷記》,第126頁;師哲回憶,李海文整理,《在歷史巨人身邊》,第305頁。

斯大林割走內蒙古計劃: Atwood, in Kotkin & Elleman, pp. 141 ffLuzianin, pp. 41-42;郝維民主編,《內蒙古革命史》,第437-438頁。
蘇軍幫助中共佔地: Borisov 1982, p. 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