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曼寫給台灣讀者的一封信
 
拙著《蒙曼說唐:武則天》在臺灣出版,蒙麥田公司邀請,寫幾句話給臺灣的讀者朋友。臺灣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對我來說還僅僅是夢中風物,未得親瞻其儀,但接到這個邀請後,我便一直懸想:臺灣的讀者,究竟是些怎樣的人呢?他們又為何非要在浩如煙海的出版物中,獨獨選擇我的這本《武則天》呢?


記得大約在二十年前了,大陸、臺灣和香港差不多同時推出了以《武則天》為主題的電視連續劇,三部片子的插曲也都在街頭巷尾風靡,讓少年時代的我耳熟能詳。當年熱衷於品評三劇的優劣,現在回想起來,倒分不清彼此了,只覺得依稀相似:在一些固有的事件鋪陳和或多或少的藝術想像之外,它們難道不都把視線對準了陰沉詭譎的大內嗎?所有的夢想、陰謀和愛情都在這裏搬演;而最後的慨嘆,不也都落在儒家傳統中,女性創業的艱難和皇權對人性的戕害上嗎?這種影視作品的相似性,可能正是文化同源的緣故吧。雖然現在總體生存環境有異,每個人的經歷更是千差萬別,但是,說起傳統、說起背負著傳統的男男女女,我們之間原本沒有太多的隔閡。我就拿這種文化上的共性來定位臺灣的讀者朋友,因為有對傳統中內外秩序、男女分別、陰陽定位的共同認定,我們才都會帶著驚奇的眼光打量這個離經叛道的女子——武則天何以能夠突破如此眾多的障礙,成就一段千古帝業呢?她的存在對於我們來說究竟意味著什麼?
我想,根植在我們心中的傳統文化固然是孔孟老莊開創的,其實也是武則天開創的:看看武則天,你才能知道,中國傳統文化的張力究竟有多大;你也才能領略,中國傳統女性的能力究竟有多強。我們正是靠著這種文化的寬容與張力和前人的堅忍與奮鬥才走到今天,我們也將帶著這樣的基因接著走下去。
拙著所企望的,就是和大家一起分享這個存在於我們共同記憶之中的傳奇女子,分享存在於我們共同夢想中的煌煌盛唐,也分享存在於我們心靈深處的文化感悟。我寫出了自己對武則天的理解,諸位讀者朋友又會讀出什麼呢?有人說,一部《紅樓夢》,經學家看見易,道學家看見淫,才子看見纏綿,革命家看見排滿,流言家看見宮闈祕事。其實,任何一部作品,一旦出版,也就有了自身的生命,非複作者所能控制了。現在,由我手邊誕生的這個新生命正在接受著臺灣讀者的評判。至於我本人,只能在萬里之外的北京,惴惴地守望,守望她,也守望著萬千讀書人。
 
關於蒙曼
生於1975年,河北滿族人。1992-1999年就讀於中央民族大學歷史系,先後獲得學士、碩士學位。2002年取得北京大學歷史系博士學位,後於北京中央民族大學歷史系擔任副教授,任教至今。主要研究領域為隋唐史及中國古代婦女史。 蒙曼在【百家講壇】上年輕、有活力的演講風格吸引了許多觀眾與讀者,透過現代的語言將歷史上的人、事、物故事化,語言輕鬆卻不失專業。在蒙蔓演繹下的歷史,成為一幕又一幕的真實景象,浮現在讀者與觀眾的眼前,讓21世紀的我們,能以更完整、更清晰的視野觀看歷史。



作者照片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提供

    全站熱搜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