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筱茵( 童書翻譯評論工作者

星期五的沒事教室-正封.jpg

故事、故事、故事……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故事行走,可是有多少故事真的被聽見?翻譯《星期五的沒事教室》對我來說,是一段將埋藏的故事從角色的心底翻找出來,努力傾聽,然後把每一個人的故事刻印在自己心上的過程。非常安靜,因為需要用力聆聽;也非常喧囂,因為我明白故事之後,還有故事……


安徒生大獎得主賈桂琳.伍德生用這部細膩如詩、目光清明的小說,訴說夾繞在美國歷史與文化地層中的不公與矛盾,還有每個人的生命中,想要被聽見的聲音。故事的結構看似簡單,觸及的議題卻相當廣泛:美國夢畫出的夢幻泡泡,對有些人而言是不是可見卻不可及呢?嚮往一個人人都可以發聲的世界,是不切實際的渴望嗎?故事快樂的結局啊,真的存在嗎?


在小說裡,包括敘事者海莉在內的六名十二歲學生,一起被分到拉雯老師的班上,在老師指定的星期五下午一個小時的時間內,聚在由舊美術教室改成的501教室,使六個人的生命深刻的交會。在一般的眼光下,他們是有學習障礙的學生。可是六個孩子由面面相覷到交付彼此心事的過程,實踐了在不同小說中追求對話與理解的作者,希冀能找到的某種真正的傾聽與理解。


海莉在沒事教室用錄音筆錄下每一個人深藏心底的故事。他們來自不同的背景與家庭,有來自多明尼加的移民,有從外州搬來布魯克林的波多黎各孩子,家境、國籍上有著明顯的差異,卻都在「沒事教室」這個只專屬於他們六個人的空間與時間裡,學習到各自生命中重要的事。


爸爸在年幼時就因故入監服刑的海莉,作為故事的敘事者,自己就面臨一段困難的從壓抑到接納與說出的過程。在逐漸鬆開心防的歷程裡,海莉常思索自己與其他人腦袋裡上鎖的房間究竟都放了些什麼。她學著觀察自己,也竭力理解他人。這樣的經歷儘管非常艱辛,卻是每個人必須盡力面對的功課。


小說的原名Harbor Me,若直譯成中文是「守護我」的意思。作者藉由角色們曲折的心事,以及欲言又止、最後終於道出的話,反覆探問的,是作為理解彼此的命運共同體,我們是不是願意真心守護彼此?當歷史總為了各種政治正確的因素而埋藏從前發生過的人與事,甚至壓制各種亟欲說出的細小聲音,我們願不願意用誠實真摯的心傾聽,守護這種種被壓迫的、不同於主流或大眾的,或是自成一章的生命故事?你,願意原諒,並且繼續細聽與你並肩而行,或擦身而過的每個聲音嗎?

    全站熱搜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