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訕英語》正封面300.jpg

搭訕英語

作者:鄭匡宇

2010.03.16上市

        這是幫助大家開口和老外搭訕的第一本專書﹗

        作者從十八歲開始第一次到澳洲短期旅遊,一直到現在到世界各地認識各國女孩的對話實錄,內容包羅萬象,深入淺出,涵蓋了不同的搭訕對象和適用場景,這是本讓每個人都能利用簡單的英語和外國人開始對話的最佳工具書。只要是英語具備高中以上水平的讀者,都能輕易上手。

        對異性的興趣,可以是強烈推進我們成長的動力,因此即使你想用這本書裡頭分享的對話內容和技巧來進行所謂的「把妹」,想來也不是什麼多不好的事情。不過,既然是搭訕對話,它當然一定不僅適用與男對女,更適用於女對男。其中還包括在業務上的自我行銷、介紹個人背景、交換彼此興趣、留下聯繫方式、分享生活經驗、進行再次邀約等等部份,都有非常詳盡的介紹,絕對能幫助大家第一次用英語結交外國朋友就成功!

 

就讓我們一起用英語來搭訕,也透過搭訕來加強英語吧!

 

目錄

 

【Section 1】基礎篇

Example 1

該如何與在台北旅行或工作的外國人開始搭訕?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9789861736297.jpg

 少女啊(以及諸青年),你們是否總覺得:這世界沒人懂我,自己就像是異端?

 若你始終找不到立足之地,找不到同伴,打開書,你會發現自己不孤獨。

你才不奇怪,你是不平凡!

瑪莉安娜學園,東京都心歷史悠久的名門女校,以培養勤學、信仰堅貞、嫻淑、擁有哲學思辯精神的學生為目標。

校園社團活動的兩大勢力「西方官邸.學生會」—學園支配者、「東方的宮殿.戲劇社」—聚集了校內的各類型美女,再加上「北方文化流氓.新聞社」與之抗衡。至於南邊……則是一群外表樸素、沉默寡言的「南方怪人」—讀書俱樂部。

讀書俱樂部成員不愛引人注目,躲在宛如廢墟的社團教室,啜飲紅茶,閱讀喜愛的書籍。她們是校內最不起眼的一群,是異端。儘管人群指著說奇怪,她們知道自己只是不平凡。

為了證明這一點,社內有個由來已久的神秘傳承— 一本社團紀錄簿,內容記錄了聖瑪莉安娜學園百年來不見容於正史的珍奇事件與不可說的秘密……

Clipboard01.jpg 

 

創作橫跨輕小說與大眾文學的直木獎才女

櫻庭一樹  最新作品

為青年設立的讀書俱樂部

4月15日出版,敬請期待!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茜紗窗下_正書封-300.jpg

茜紗窗下

王安憶

2010.04.06出版

不過問生命的繁文縟節

卻擁有一雙最清澈洞察炎涼世態的眼睛

 

她活在一座魯迅的城市、巴金的城市、張愛玲的城市……然而,她卻一直是個獨特的存在。

她不斷給人驚喜的寫作,她寂寞獨行的探索,她對文學時尚、媒體喧囂冷靜斷然的處置方式,都讓讀者欽佩她的才氣,她的探索勇氣,她對嚴肅文學的執著,她的拒絕「熱鬧」的姿態……

  不願重複自己。拒絕時尚和喧囂。對寫作以外的東西不善經營。喜歡精神歷險。敏感、多思、謹慎……她無法被歸位、向來特立獨行、從來是未知大於已知。

她,是小說之外的王安憶。也是另外一個我們必須重新讀她、認識她的王安憶。

《茜紗窗下》是王安憶的散文結集,她的文字與敘事總是讓人讀來饒富韻味。本書主要是書寫有關上海的生活讀書旅行札記,不論是寫景、狀物、敘事別緻細膩,節奏舒緩,張馳有致,呈顯出一種內斂、從容的風格;即使是日常小品王安憶也能讓讀者在閱讀中輕易進入她無人能及的優美世界。

        王安憶曾於訪談中提到:

這個時代是一個我不太喜歡的時代。它的特徵是外部的東西太多了。物質東西太多,人都缺乏內心生活。我甚至很懷念文化大革命我們青春的時代。那時物質真是非常匱乏,什麼都沒有。但那個時候我們的內心都非常豐富。我想我們都是在那種內心要求裡開始學習文學。在今天的社會裡,我覺得年輕人都非常性急,性急地想從閱讀裡得到快感、性急得沒有一點耐性說我靜下來好好地去想一想、慢慢讀、慢慢地去得到這種樂趣。他們要快速地得到樂趣。

     這段話道盡了王安憶對美好文學的細品追求,也是《茜紗窗下》一書值得讀者細細品讀、悠緩體會的獨特況味。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就在3/20這個風和日麗的週六,我們邀請了幾位幸運的讀者(寄回函抽獎及在博客來買書抽獎幸運中獎的),來到4f cooking home和我們一品嚐《Miya字解日本:鄉土料理》一書中,美味的鄉土料理。

       主廚Masa老師現場示範Miya書中的四道料理:京漬物、はらこ飯ずんだ餅讃岐ーうどん每一道都簡單又易做,所有的材料都可以在市場裡買到哦。

照片002.jpg

【京漬物】

「京漬物」是京都傳統泡菜,大部分是鹽醃泡菜,由於注重蔬菜本身具有的香氣和色澤,味道都很淡。最有名的是將蕪菁切成薄片,再用昆布、辣椒、食醋醃清成的「千枚漬」……

──《Miya字解日本:鄉土料理》,頁142。 

照片003.jpg 

     Masa老師的兩種京漬物,雙重口感讓味蕾口感更豐富了。把大頭菜切片或是切塊後,撒一點鹽巴讓其出水,並擠出水分。再把各式調味料放入混合,就是一道非常爽口的春日開胃菜。在這裡,還有一個小訣竅哦,小黃瓜可以在兩邊放竹籤,以「不切斷」的方式切片。這是「蛇腹切」的切法,再依喜歡的大小切斷、直立在1/3處切斷、分開,就會變成一隻可愛的「鳥兒」囉!

照片004.jpg   照片005.jpg

 讃岐うどん

源自古名讃岐的香川縣,縣民特愛吃烏龍麵,每人一年的平均消費量約二三○碗,居日本第一,產量也居日本全國首位。「讃岐烏龍麵」在日本是名牌烏龍麵,咬勁很強,有各式各樣的吃法。

──《Miya字解日本:鄉土料理》,頁202。

 

照片006.jpg

烏龍麵本身就是很有咬勁的料理,若是在家裡自己烹調可以搭配各式各樣的食材做變化。這次我們加上炸蝦和炸紫蘇葉,咔滋咔滋的口感和QQ滑溜的烏龍麵實在是天作之合呀。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記憶捕手

【王健壯】

轉載自2010-03-23 中國時報  三少四壯集 專欄

沙林傑《麥田捕手》當年之於我,就如同卡繆《異鄉人》與紀德《地糧》當年之於我,雖然是不同的故事與不一樣說故事的人,但影響於我卻是一樣;尤其是動輒滿嘴狗屁混帳雜種並且自稱朽木的那個荷頓,更成了我那代許多人潛意識自我的一個身外化身。

     其實,那天半夜在《紐約時報》網站上看到那則新聞標題:「J.D.沙林傑,文學隱士,九十一歲過世」時,我雖然愣住並感傷於又一個熟識多年的名字變成了訃聞主角,但也僅此而已,並沒讓自己太過傷心悶透而掉進記憶深淵裡尋尋覓覓。

     但事隔一個多月後,有天晚上跟朋友喝啤酒聊天,不知怎麼忽然聊到他,整個晚上他的名字就一直梗在腦子裡,回去後連著兩天在書架上尋尋覓覓,但怎麼找就是找不到那本書:《麥田捕手》。

     我那本《麥田捕手》是四十年前剛讀大學時買的,小開本口袋書,水牛或者哪個出版社的版本已不記得。我是在英文版問世一年後才出生的,也就是說十七歲的Holden Caulfield在美國家喻戶曉了十九年後,才飄洋過海換了個中文名字叫荷頓考菲爾德後,也變成了我那個年代的偶像。

     沙林傑《麥田捕手》當年之於我,就如同卡繆《異鄉人》與紀德《地糧》當年之於我,雖然是不同的故事與不一樣說故事的人,但影響於我卻是一樣;尤其是動輒滿嘴狗屁混帳雜種並且自稱朽木的那個荷頓,更成了我那代許多人潛意識自我的一個身外化身。

     我後來十幾年雖然跟荷頓漸行漸遠,但三十多歲到美國讀書那一年多,卻跟沙林傑漸行漸近。祇要報紙上偶有關於他的消息,譬如他的老情人梅娜要公布他寫的信並且出版回憶錄,或者有人在他隱居的小鎮中驚鴻一瞥他的出現等等,我必定讀之剪之藏之;那幾天尋尋覓覓找書時,我也同時想從書櫃裡數千份舊剪報中尋找沙林傑,但茫茫紙海結果也是徒然。

     我也曾經一知半解讀過他寫的其他幾本書的英文版,曾經想買梅娜的新書版權出書而未果,也曾經看到亞馬遜網站宣布他即將出版新書時雀躍不已,但痴痴等了十年卻竟然成空。

     當然,祇要跟《麥田捕手》扯得上任何關係的事,我也幾乎不曾漏過。刺殺藍儂的兇手查普曼,殺人後坐在命案現場冷靜閱讀《麥田捕手》,並在法庭上舉證那本書替自己辯護;梅爾吉勃遜在《絕命大反擊》中演的計程車司機被洗腦制約,祇要一到書店就非買一本《麥田捕手》不可;警方調查刺殺雷根的兇手辛克利時,發現他住的旅館中就有一本《麥田捕手》;史恩康納萊在《心靈訪客》中演的作家角色佛瑞斯特,也有沙林傑的影子。

     我對沙林傑雖然這樣始終如一,對《麥田捕手》也可以誇張地用愛極了來形容,但我有個高中同學對那本書的癡迷程度,卻祇能用愛瘋了才能形容於萬一。

     我這個同學也是文藝少年,讀高中時我們幾個死黨祇會寫詩寫散文,祇有他敢寫小說,唬得我們另眼相看。他大學考進去的雖是國貿系,但他那時愛讀兩本書,一本《麥田捕手》,另一本《未央歌》,兩本書都被他讀爛讀透,他可以想像自己是小童,愛藺燕梅愛得無怨無悔;也可以模仿自己猶如荷頓,開口下筆都是他媽的你們這些窩囊廢。但更瘋的是,這傢伙讀完一年國貿系後,竟然決定轉讀西語系,許多人驚訝不解,祇有我們知道他是讀《麥田捕手》讀傻了才會如此;而且,他還替自己取了個英文名字Jerome,跟沙林傑同名。

     但故事結局卻又出現逆轉,我這個同學後來並未變成另一個沙林傑,當年他為文學而棄國貿,但大學畢業後他又做了一個瘋狂決定,棄文學而做國貿,戲劇性絲毫不輸沙林傑隱居半世紀而不再公開發表一個字。

     沙林傑寫《麥田捕手》時三十二歲,當年十七歲的荷頓,現在已是垂垂老矣的七十六歲老人,應該被稱為「老爺爺」而非如駱以軍所說的「大叔」才對;但就像每個人都祇看過沙林傑三十多歲時拍的那張唯一的黑白照片一樣,九十一或者七十六,數字都是幻影泡沫,我們記得的他們依然是舊時模樣。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