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爾斯泰給老師和家長的答客問

資料整理/小麥田出版部

 

©WIKIMEDIA COMMONS

 

在《學校讓我們變笨嗎?為何教這個、為何學那個?──文豪托爾斯泰的學校革命實錄》中,提及了許多師長在教育的路上常遇到的難題,雖然我們沒辦法訪問逝世百年的托爾斯泰本人,但從他的文字中,可以摘錄出幾個師長經常面對的難題:

 

Q1.教室裡有小朋友打架該怎麼辦?

關於打架的孩子,托爾斯泰在〈概述雅斯納雅.波里耶那〉一章中,曾經提到:「我常常看見孩子們打鬥,老師會衝過去將他們分開,但那只會讓被拉開的雙方怒目俾倪,即使在場的是嚴厲的老師,也無法避免待會兒哪一方會重重一踢,再次引發衝突!」

曾經有兩個特別愛打架的孩子,托爾斯泰描述其中一名叫奇諾希卡的男孩會「扯塔拉斯卡的頭髮、踢倒他,而且,不顧自己性命也要試著重創他的敵人。但是當塔拉斯卡被壓在奇諾希卡底下大笑之後,不到一分鐘,就私下和解了。」對此,托爾斯泰的看法是:「離他們遠一點,並且看看他們如何簡單、自然地將整件事搞定,同時看看他們的態度有多麼複雜與不同,及無意間流露出充沛的感情。」

 

Q2.閱讀時,如何確認孩子真正理解內容?

托爾斯泰在札記〈進階閱讀〉一文中寫下他的詰問:「讓學生理解,這件事說起來容易,但是難道大家不知道人們在閱讀一本書時,可能會體會到許多不同的事物嗎?」托爾斯泰認為學習閱讀時,教師經常有這樣的迷思:「教師堅持站在理解這一方,可是學生完全不需要教師替他們解釋。學生可能有時候懂你說的,卻無法向你證明。」而更糟的情況是「學生也可能沉默不語,或是開始胡說八道,或是說謊跟欺騙;他努力去挖掘你要他說的,並調適自己以滿足你的期望,因而平白生出莫須有的困境與苦勞。」

到頭來,這種想要確認孩子理解的企圖將「無法讓學生更上層樓,只會移除他們意欲朝向的目標,正如人類莽撞的手,一心希望花開,便撲滅周圍一切東西,粗暴地掰開花瓣。」

 

Q3.上課時,該不該點名孩子起來回答問題?

觀察過一個愛點名學生回答問題的老師後,托爾斯泰認為「沒有什麼比這種把戲更能激怒學生」。他否定這樣的作法能夠評斷學生的程度,因為「無法在一個小時之內判別一個學生具有什麼知識……這個方式只是出自對記憶力的古老迷信,自古以來,老師讓學生熟記每件事,辦不到的話,再用別的辦法裁定其弟子的知識程度」。然而,這其中的盲點是「不斷熟記字句並不算知識,而且學生都用老師的話去記」。

 

Q4.孩子覺得歷史和地理很無聊,怎麼辦?

托爾斯泰親自教授歷史和地理時,受到不少挫折,學生們對教材的內容興趣缺缺、難以吸收,托爾斯泰表示「不論我們多詳細的解釋金字塔如何蓋成,或是階級制度如何構成,對孩子們又有什麼關係呢?」經歷多番嘗試後,他認為得靠生活的需要帶領孩子的學習更為有效,因為「要先對過去的事感興趣,才會引起學生想要理解歷史的渴望,也才會積極參與這個社會。」尤其是「歷史現象得賦予人性才行」

提到地理時,托爾斯泰則強調「輕率是最普遍、最嚴重,以及最有害的錯誤。我們弄得好像自己很開心地發現地球是圓的,並且讓著太陽轉,這是我們倉促告訴學生的事實。不過真正有價值的不是知道地球是圓的,而是獲得這個資訊的方式。

 

Q5.如何教孩子寫作?

托爾斯泰的作文課上有一個叫做費德卡的學生,從他身上,托爾斯泰發現孩子的感受力甚至比作家更來得強烈,這樣的能力「只有少數藝術家在耗費了極大的勞力與學習後才能獲致」,並且存在於「未腐化的童稚靈魂的原始力量裡」。以下摘錄幾點托爾斯泰提到的寫作建議,給現代師長參考:

  • 給兒童各種不同的主題練習。
  • 瀏覽學生的文章時,切勿強調學生得維持習寫本的清潔,亦無需要求書寫工整和拼字正確,更不用提醒他們句子的結構與邏輯。
  • 既然寫作的困難不在於篇幅,也不在內容、主題的藝術性,一系列的主題不是基於篇幅、內容、語言,而是該作品的撰寫手法。包括了:第一、從許多想法與意象中擇取其一。第二、為此想法或意象選出幾個語詞來表現。第三、記住它並找出該置於何處。第四、切勿重複或遺漏寫下的東西,上下文的脈絡務必清楚,要始終記住已經寫下的部分。第五、也是最後一點,邊想邊寫,做到彼此互不抵觸。

 

延伸閱讀 學校讓我們變笨嗎? 為何教這個、為何學那個? 文豪托爾斯泰的學校革命實錄》
城邦讀書花園 https://goo.gl/d3CC4m
博客來 https://goo.gl/BPeShD
誠品 https://goo.gl/TtjfRK
金石堂 https://goo.gl/8XzgiJ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麥田出版 的頭像
麥田出版

麥田出版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