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見信 圖文創作者

童話世界中,鳥言獸語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這是兒童幻想的一大特徵,萬物皆能擬人化說人話。現實世界裡動物也許能透過訓練達到相對的反應(聽到某個音調,就做出某種動作),卻不一定真的能「溝通」。如果人類能和動物溝通,不同屬種的動物之間也能說話,世界會是什麼樣子?會不會因為到處都是目擊證人而沒有祕密?會不會運用他們各自的特長對占領棲地的人類群起反攻?或者在發生危難前通風報信,而能消災解厄逢凶化吉?《強尼的神奇種子》即是以「語言功能」為鑰,開啟一趟男孩的奇幻旅程。

馬克.吐溫這個美國大文豪的名字,對於生在台灣的我們,因為日本世界名作劇場的動畫,與《湯姆歷險記》畫上等號。《湯姆歷險記》裡的湯姆和哈克,一直在童年的密西西比河畔奔跑著。我們得以想像地球另一端,也有跟我們一樣天性愛玩、四處搗蛋的頑童。《強尼的神奇種子》以馬克.吐溫殘稿為本,後人重新演繹為短篇小說(或長篇童話)。它的敘事結構不是單純線性,而是透過兩個作者的想像對談來訴說另一個故事,以此形成框架,切換在現實與虛擬間,讓閱讀產生了跳躍效果,也回應了讀者可能會有的疑問;並呈現了故事合理性的辯證,以及現實主義與浪漫主義的思維差異。

當我們咀嚼童話般的文字敘述時,彷彿跟著來到中古世紀,看著貧困的主角生命如螻蟻,也參與他以「語言功能」引發的一場生命價值的探索。在不算少的文字量中,插圖的搭配起著錨定的作用。一般圖畫書,是以圖為主,文字則擔任錨定,以使讀者確定故事敘事。然而《強尼的神奇種子》則跨越短篇小說、插畫書與圖畫書,如歸類圖畫書,單純看圖並無法讀出故事線;歸於插畫書,則本書的圖像又占有不少的篇幅。但無法否認,本書是以文字敘述為主。是故,由艾琳.史戴繪製的插圖很適切的扮演這個錨定的角色。我們閱讀文字時會產生意象,而圖像則使意象落實。可是交代過度清楚的圖像又可能囿限讀者的想像,於是繪者時而以剪影、局部特寫、遮蓋、略去等技巧,為讀者保留想像的樂趣。一本有文有圖的書,兩者之間如何周旋、交錯、進退以使整本書呈現協調的旋律,就像主旋律與合音之間互為主賓的合作關係。《強尼的神奇種子》閱讀起來,就給人在音韻或視覺上都達到一種和諧的美好意象。

色彩往往確立一本書的基調,《強尼的神奇種子》採用帶著詩意的淡雅色彩與粗質的肌理,拉開真實與虛幻的距離。我們透過版印的古樸木紋、低彩度色彩、率性肯定的鉛筆線條,感受這篇童話世界裡的平和、寂靜、夢幻與幽默。書中運用大量的留白、透明重疊與模糊的界線,給讀者留下更多情緒轉折與呼吸思考的空間。另外,進入故事的第一張跨頁,有如美國新寫實主義畫家魏斯的名著《克里斯蒂娜的世界》般的構圖與色調,傳達出現實主義的氣息,一種世道無奈的迷茫,彷彿聽見繪者以舉重若輕的方式,溫柔的訴說這個有點荒謬的成人王國。總的來說,這是一篇充滿幻想色彩的現代童話,圖像襯托文字得宜不搶戲,視覺元素也充滿張力,使得全書營造出雅致與素樸風格,並充滿濃濃的文學味。

《強尼的神奇種子》和英國童話《傑克與魔豆》雖然同樣以神奇種子為故事開端,但《強尼的神奇種子》以幽默的筆法、虛實交錯的故事、迷人的插圖,走向另一個關懷而溫暖的路徑,不只引領我們走進強尼的生命歷程,同時帶著我們以同理心思考生存權、眾生平等、掌權者的傲慢與刻板印象的危險。

 

《強尼的神奇種子》

一個勇敢的奇蹟,一場關於善良、信念與抉擇的冒險

繼《湯姆歷險記》後,不可錯過的馬克.吐溫文學經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麥田出版 的頭像
麥田出版

麥田出版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