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華簡文泰王蒲美蓬:我沒有死的本錢

作者:安德魯.麥格里高.馬歇爾 2016-10-13 

 

getImage.jpg

1950年,蒲美蓬乘坐柴油動力遠洋輪從歐洲返回泰國,準備參加自己的登基加冕大典,旅途中準岳丈納卡拉.曼加拉親王(當時也在船上)給了他一句忠告:皇家儀式與傳統極端重要,「一旦神話破產,一切隨之崩潰。吳哥窟曾是一個偉大帝國的心臟,而今已經爬滿了猴子。」


   
蒲美蓬.阿杜德因極慘痛的一次事件而成為泰王拉瑪九世。這次事件似乎昭示著泰王朝政治權力的終結。一九四六年六月九日上午,曼谷大皇宮的國王寢宮傳來槍響,一顆子彈射進蒲美蓬二十歲的哥哥阿南達.瑪希敦(Ananda Mahidol)的前額,貫穿後腦而出。王室當天就宣布,由驚魂未定的蒲美蓬繼位,成為暹羅的新國君。當年他只有十八歲。

悲劇發生後,保王派新成立的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開始與鑾披汶的軍方派系──這時也在新泰國面臨政治滅頂危機──結盟。

蒲美蓬既悲慟,又得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壓力,於是與母親逃到瑞士,似乎再也不願回到泰國。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保王派與軍隊派採取行動,推翻了民選政府。民主黨對泰國政治的第一份獻禮,就是捏熄泰國初燃的民主火苗。

當時泰國人一般相信泰國總理比里隱瞞有關阿南達之死的證據,民主黨於是以此為由,將他們的政變行動合法化。比里為求保命而逃離泰國,蒲美蓬也從洛桑發電,表示支持這項政變。

根據泰國官方的版本,蒲美蓬英明智慧,親和愛民,在位期間一直努力不懈,改善人民的生活。大多數泰國窮人至今仍然崇拜蒲美蓬,也從未質疑這說法。他們將蒲美蓬視為他們的保護神,反之,在他們眼中,那些貪腐的政客與官僚一直視他們為糞土,從未替他們做過任何事。

但事實上,泰國王室似乎命定成為無關痛癢的擺飾。

蒲美蓬正式登基為王後,泰國軍事統治者對這位新王根本不加搭理。他事後告訴《紐約時報》:「每當我開口想表示意見時,他們就會說,『國王陛下,你什麼都不知道。』於是我閉上嘴。我知道許多事,但我閉上嘴。他們不讓我說話,所以我不說話。」

高卡.蘇文納─潘寫道,這段時期的蒲美蓬是「有名無實的統治者」,他只是一個「虛位元首,職責就是參與各式宗教與傳統儀式與典禮,扮演國家象徵」。

聲望的巔峰與崩潰

二○○六年六月,泰國舉辦蒲美蓬登基六十週年慶典時,大多數泰國人與全球各地人士對這位老王仍然崇敬有加,認為他能融合古傳統與新政略,建立一個安定的民主,是一位有遠見的領導人。

這次皇家慶典熱鬧了五天,不僅泰國人民展現的愛慕景仰如潮如湧,世界各國領導人也競相展現他們對泰王的敬意。全國各地泰國人紛紛穿上向蒲美蓬國王致敬的黃色衣服,還戴上印有「國王萬歲」字樣的橡膠製手環。六月九日,一百萬人擠進曼谷皇家廣場(Royal Plaza),為的是一睹蒲美蓬在皇宮陽台上發表公開演說(蒲美蓬登基六十年僅發表過三次公開演說,這是第三次)。

當天向晚時,集結在燈火通明的吉拉達宮(Chitralada Palace)附近的好幾十萬泰國人,選在十九時十九分吉時一起點上蠟燭,向國王道賀。六月十二日,世界各國國家元首齊集曼谷,觀賞一場永生難忘的皇家遊河盛會──兩千零八十二名著制服的槳手,划著五十二艘造型優美的船,沿湄南河(Chao Phraya,又名昭披耶河)往北駛到黎明寺(Wat Arun)。

蒲美蓬國王坐在他御用的皇家金鳳凰龍舟(Suphannahongse)上,參與了這場盛會。這艘龍舟以鳳凰揚首為船頭造型,而鳳凰正是神話中印度神婆羅門的坐騎。

然而,泰國卻克里王朝史上最重大的一場事件,卻在二○一○年突如其來地出現了。

那年五月,數以千計「紅衫軍」在曼谷市中心拉差阿帕森(Ratchaprasong)商業鬧區築壘封鎖交通,發動要求重新選舉的大規模抗議。結果是,軍方裝甲車於黎明時分展開清場,衝進抗議陣營的路障壁壘,驅散紅衫軍,之後有人在曼谷幾十處建築物縱火,尚泰(Zen)百貨公司幾乎全遭祝融吞食,拉差阿帕森的中央世界(Central World)豪華購物中心部分地區也遭火攻,捲起濃密黑煙,直沖雲霄。

之後幾個月,軍方支持的政府下令禁止一切政治集會,並竭力扭曲這次事件。官方宣傳刻意淡化死難悲劇,只是一味強調縱火攻擊,以鋪天蓋地的手法指控紅衫軍「火燒曼谷」。儘管官方統計數字顯示,在這場歷時兩個月的衝突中,軍隊發射了十一萬七千九百二十三發槍彈,其中包括兩千五百發狙擊彈,陸軍總司令巴育.占奧差(Prayuth Chan-ocha)卻大言不慚地說,軍方在這場衝突中不僅沒有殺人,甚至沒有傷人。當局一方面告訴泰國人民,要他們攜手共建美好未來,不要只是沉迷於過去造成國家分裂的爭議中。

想反駁官方這一套文宣攻勢幾乎不可能。曼谷以及紅衫軍大本營所在的泰北與東北地區都進入緊急狀態。紅衫運動的領導人或下獄、或逃亡,幾乎無一倖免。反對異議遭到有系統的封口。

抗議事件結束時,情況已經明顯:對泰國的王室而言,一切都變了。一群抗議人開始高喊一句口號,而且愈傳愈廣,沒多久,成百上千的群眾開始反覆高喊這句口號。這口號是一句罵人的粗口,就字面解釋是「金斑巨蜥」,金斑巨蜥是泰國人特別痛恨的一種動物;若要翻譯這句口號,最貼切的意思就是「那混蛋下令殺人。」這是令人震驚的一刻,絕大多數泰國人做夢也不會想到竟會發生這種事。成百上千的群眾聚集在首都市中心鬧區,齊聲大罵,痛斥一個讓人匪夷所思的對象。他們罵的那個「混蛋」是國王蒲美蓬.阿杜德。

抗議人也開始在圍繞尚泰百貨公司火劫現場的圍牆上塗鴉,大書反王室標語。沙哈.烏納迪(Serhat Ünaldi)認為,這是「泰國近年歷史的一個分水嶺,過去有關泰國政治危機的分析幾乎從沒有談到這樣的事」。

 

風燭殘年

 

一九九九年出版的《革命的國王》(The Revolutionary King)曾遭致學界群起撻伐,因為它犯了許多基本錯誤,就嚴肅的史學標準而言,這本書的荒腔走板更加可笑得離譜。但書中深入探討宮廷核心人士的心態,卻有彌足珍貴的價值。

在這本書的尾聲,作者史蒂芬森談到蒲美蓬在位時日已經無多,一種大禍將至的氣氛已經彌漫,還表示國王想讓詩琳通公主接班:

蒲美蓬玩笑著說,「我沒有死的本錢。」一旦他的生命看來已經走到盡頭,他畢生所做的一切都將化歸泡影。

王儲絕不會讓女儲君詩琳通公主繼承王位。很久以前,詩琳通在決定終身不嫁時就惹惱了她的母親。大家對國王必須還要活多久的問題,一直辯個不停。那些有意壟斷政治權力的人,不能不顧及女儲君未來也有可能繼承大寶。

儘管女人當泰國國王是一項驚人創舉,但就算詩琳通仍保處子之身,就算她不可能生兒育女以產生王位繼承人,國王已經為她做好繼他為王的準備。而且大多數人對她崇拜不已,早就準備迎接她擔任下一任國王。

蒲美蓬七十二歲生日時,又一次嘗試退休。這次他沒有設法正式退位,他只是從皇家職場上退了一步。

蒲美蓬走出曼谷俗世煙塵,將那一切令人窒息的爾虞我詐拋在身後。他掙脫不斷盯著他一舉一動的朝臣,以及那位早已與他疏離的王后,搬進華欣海邊的忘憂宮,希望能清清靜靜地度過風燭殘年。

(本文代表專家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本文摘自麥田出版《泰王的新衣:從神話到紅衫軍,泰國王室不讓你知道的祕密》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8822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