粘錦成_王大閎舊宅 by 王小白04  粘錦成_王大閎舊宅 by 王小白01粘錦成_王大閎舊宅 by 王小白02  粘錦成_王大閎舊宅 by 王小白03  

為「誠品行旅」打造的紅磚牆備受好評,今年七月,「磚家藝術工坊」創辦人粘錦成也參與「建築師王大閎建國南路自宅重建案」。照片中的粘錦成正重砌「月洞窗」,帶領學生在現場實作,將技藝與工夫傳承給下一輩。(照片提供:設計師王志弘

 

《老字號與活水》新書分享會
將台灣紅磚砌上國際建築舞台:砌磚冠軍粘錦成
時間|9/12(六)14:30 – 15:30
地點|敦煌書局中港店(台中市西區館前路12號,科博館前)
講者|粘錦成

 

曾獲十大傑出青年的砌磚國手粘錦成,不僅是彰化師範大學附屬工業學校的教師,他二十多年前也畢業於此,成為從技職教育冒出頭的代表人物。現在,為了讓沒落多時卻台味十足的紅磚文化重登大雅之堂,他成立「磚家藝術工坊」,只為讓終生擁抱的砌磚技術,可以繼續傳承下去。


家中務農,從小在彰化長大的粘錦成,最熟悉的事物就是一望無際的稻田和紅磚砌成的三合院閩式建築。由於家貧不重視教育,粘錦成國中畢業後聯考落敗,對前途一片茫然,此時父親偶然在睡覺前聽到廣播電台的招生訊息:彰師大附工第一屆延長國民教育班即將招生,「我們就想先報先贏,反正不用考試,於是我就在十六歲那年成為延教班第一屆學生。」那年是民國七十七年,蘇聯從阿富汗撤軍,密特朗連任法國總統,而台灣本土意識因為爆發了五二事件,開始凝聚、壯大。

苦心研習砌磚技藝,做夢也在準備比賽!
粘錦成回憶當時上課情況:「氣氛很怪,這裡有很多中輟生來報名,形成了老師上課,學生卻在玩牌、跑出去打籃球的散漫情況。」但粘錦成也表示這是輔助就業的班級,目標不在升學,「但如果參加全國技能競賽,藉此得名,就可以保送升學了。」於是,擔心太年輕就業將來沒有念書機會,決定繼續升學的粘錦成參加了砌磚比賽,努力學習在台已斷層三十年的「清水磚工法」,終於成為第三十二屆國手,於一九九三年代表國家贏得國際技能競賽砌磚職類世界冠軍,成為第一位台灣奪冠者,甚至還得到保送,進入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工教系就讀。

「比賽前我都在做噩夢,怕自己來不及準備。驚醒後才發現時間還很多,因為比賽根本還沒開始⋯⋯」原來,粘錦成太害怕成績不如預期,接下來不知怎麼走下去,所以決定不和周遭同學一樣整天玩樂,反而把時間都花在砌磚練習,每天早出晚歸。「當時訓練的地方是鐵皮工廠廠房,雖然通風良好,卻有很多蚊子。」粘錦成苦學五年,也讓蚊子享受了五年的人肉大餐,他記憶猶新地說:「為了得名,我真的非常努力,努力到比賽過後一週還是噩夢連連!」

20-3  

富含高鐵質陶土的紅磚(現俗稱「清水磚」)是古早台灣常見的建築材料。彼時城市二三層樓的典型「住商街屋」,都是由紅磚承重牆與木作樓板形塑而成,此外「合院」的形制,普遍是以一層樓高的紅磚承重牆,抬起木構屋架的斜屋頂,屋面為紅瓦與紅磚牆身。然而由於台灣是地震帶,隨著時代演進,鋼筋混凝土取代紅磚,過去慣用的建築工法不再施用,而且鋼筋水泥不像多孔隙紅磚,熱的傳導係數比較慢,不但冬暖夏涼,更能有效的節能減碳。由於建築工法是建築、天候、人工與自然的協商結果,所以當傳統磚造漸漸被工業化社會淘汰,粘錦成感到相當心痛。

慢工出細活,打造建築多樣貌
「八〇年代社會追求快速,使用『混水磚工法』的師傅(就是「磚面髒污」工法),雖然一天可做三千片磚,但他們用二等磚就算了,做起來還相當混亂,到處都是髒污且未能滿漿,這樣的結構體如何制震?」粘錦成分析,很多師傅認為水泥塗上以後,再經過粉刷就會看不見裡頭的細節,所以施工品質不會太講究。「這和我學的清水磚工法非常不同。我們要把磚塊風貌完整呈現,不管橫縫、豎縫都要做『勾縫』,灰縫不但滿漿,還得砌頭,更要在水泥未乾前,於橫豎縫採取刮除壓實平整的動作,讓縫有內凹感,也讓陰影層次更明顯,並選取厚實的一等磚,因為做工細緻所以成本較高、速度較慢,一天只能做三百片。」

磚塊要畫線、要疊砌、現場施工裁切,在在都要漫長時間與細微技術。「因為工法差異很大,為了品質精美,價錢可能相差七倍以上。」粘錦成加緊補充:「像『貼』和『砌』就是不同工法。」砌的立體感強烈,但為了追求速度,進入工業時代的台灣建築物外牆磁磚大多都是用貼的,無論二丁掛、文化石等牆面都是如此。這導致舊建築會在大地震、熱脹冷縮的歲月侵蝕後磁磚脫落,不但使外觀毀損,還會造成行人路過時可能發生無妄之災,和紅磚砌出來的厚重扎實、溫潤古樸非常不同。

章名頁

砌磚工法其實源自歐洲,在雪花紛漫的國度,由於溫差很大,所以不管英、法、德、澳、荷蘭或義大利的百年建築,都以磚造及石構造為主。因為磚牆得以隔溼、隔熱,又兼具保暖效果,所以便由市場需求引領建築模式,在歐洲擁有世代傳承的砌磚工法,也有無數匠人累積的經驗和智慧。然而在台灣,砌磚技術卻遭遇斷層窘境,因為不符市場所需,年輕學子根本沒人肯學,就算學成,也會因無法維生而紛紛轉業⋯⋯這讓粘錦成深深感悟到,傳統行業沒有市場支撐,技術根本無法傳承,多年教育最後形同浪費。

「看學生一個個無奈轉行,我真的很傷心,便開始思考如何幫他們未來鋪路。」是的,營造出市場需求,才能吸引學生加入,完成文化接軌的使命;於是,粘錦成努力讓紅磚不只是冰冷材質,而能走入生活,成為你我周遭的一部分。「我要讓磚塊可以有七十二變。創造出更多元化的產品。」

帶領學生發展新工法,「藝術化紅磚」成出路
民國九十二年,粘錦成決定成立「磚家藝術工坊」,身為老師的他,發現學生有天分,馬上帶他們接受集訓以及參加競賽,爾後進入團隊工作。粘錦成得意表示,「磚家」的團隊成員不到十位,全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但已經有了第三十六屆(世界冠軍)、第三十九屆、第四十一屆國手,除此之外還培養出許多全國技能競賽金銀牌得主;果然名師出高徒,粘錦成靠自己的力量播種,雖然土壤不太肥沃,面積不大寬闊,但花開了,鮮甜的果子便長了出來。「紅磚是最代表台灣本土的產物,我既然學到這樣的技術,一定要傳承下去。希望能讓它成為台灣優良綠建築的一部分。」

此外,對紅磚的用法粘錦成也有新發明。為了讓砌磚被定位成「有尊嚴的藝術」,除了需要新思維,還要為舊素材研擬出新的工法!「我把一比一標準磚塊縮小八分之一,做成紅磚雕塑品,就是很美的桌上藝術了。」另外他又研發出縮小百分之一的紅磚,使之成為模型或積木,讓小朋友愛不釋手,「不但可以培養親子感情,還能使紅磚走入孩子的生活,往下扎根。」

  20-5  

粘錦成表示,他在臉書設有不公開社團,現在只要接到好案子,就會上網發出訊息,廣邀學生一起加入。有人笑他這種手工作業方式賺錢太慢,但他不怕,「因為我更在意能不能『建立口碑』。」他相信只要一步一腳印,就會口耳相傳,一切不求快,反是準備好比較重要,「要不然將來請我們施作的業主變多,我會找不到人手,就得把案子推掉了。」不過,粘錦成也提及今年會有大幅動作。果然,開始在媒體曝光的他,因為台灣在地文化重新受到重視,多年的堅持終於遇到伯樂,不但台中建築業主因為認同他們的工法,想進一步採用紅磚建築,此外聞名八方的「誠品行旅」也找他們參與,「通常愈高級的飯店愈會用高級材質,很少人使用紅磚,覺得這是鄉下產物,但誠品敢用,我想就因為這是在地文創的經典吧!」

這幾年來,受到「在地化就是全球化」的影響,台灣不少社區營造和校園美化砌磚造景,都是粘錦成堅持「紅磚藝術化」的傑作:例如苗栗縣苑裡鎮的山腳社區,牆面以紅磚砌成春耕圖、紅磚迷宮;還有台中市泰安國小校門的紅磚外牆造景;甚至彰化大村平和社區「農村再生」的水保局公共藝術,更曾被馬英九提名「十二大愛台建設」之一,此外含括林口頭湖國小的紅磚堡壘、大佳河濱公園的示範景點、新店捷運站車頭咖啡等,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邀約,均讓粘錦成順利幫學生打開職涯大門。他深深體會一定要在市場受歡迎,這條紅磚之路才能走得更遠更穩健。但粘錦成的野心不止於此,「最困難的點,在於要如何透過紅磚產業重啟本土文化的希望。」

因此,粘錦成對學生要求很高,畢竟嚴師才能出高徒。「我不喜歡動作慢的學生,上檯面就要有殺氣,要認為自己是最強的。」他強調一定得看到學生的企圖心,「當作品不入流,你做到流汗,我會嫌到流口水。」粘錦成坦言,只要學生達不到要求,必定要他們把作品拆掉。他認為不想得名就別參加,「所以如果沒有企圖心我就建議他們離開,不要浪費我的時間。」從來不聽恭維話的他表示,在太陽下絕不退場的學生才是可造之才,因為這樣的職業太令人感到疲憊,沒有付出、沒得名,就喪失了往後的出路。

粘錦成的指導老師曾對他說:「當了選手,一輩子都是選手。」剛開始粘錦成不以為意,還說得獎後再也不碰磚,沒想到後來到了任教單位,馬上手癢,一頭鑽進紅磚文化的世界,甚至發現這種古老技術需要巧思,也能將之藝術化,即使在建築領域很難用到,卻可以美化空間,多年努力終於讓他獲得「十大傑出青年」獎項。粘錦成驕傲表示:「要用自己的力量證明,沒落的紅磚文化正在復興。未來,紅磚將變成台灣的建築文化,走上國際建築舞台。」(文/蔡怡芬)

,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