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Q7059天堂的律師_3D_300dpi

布蕾珂是名執業律師,那天她和女兒一起出門,但是突然發現自己已經身在天堂。
她的身上出現三個小洞,全身是血,自小早就失去的右手也毫無知覺。

天堂的審判長盧亞斯交付布蕾珂一個任務:成為精英律師團的一員,為每個靈魂辯護
布蕾珂因而能審視一個人的一生,為他人的罪名與榮耀下判斷

身為天堂的律師,布蕾珂還得為那名掃射大眾的歹徒辯護……
該如何使委託人的一生得到公平的判決?
當她得知自己的死因時,還能無私的辯護嗎?
在天堂的法庭中,人人能得到全然的「正義」嗎?
布蕾珂一路掙扎到最後,才明白有些更重要的東西將取代法律的判決……

  

作者後記

 

當有了報復加害者的機會,你會...

我在賓州中部一座農場長大,但雙親並非務農,父親是保險業務員而母親則是家庭主婦。由於家裡不是靠農地維生,我便受到鄰近農家小孩的排擠,霸凌、侵擾、恐嚇的情形年年加劇。某天晚上,他們一群人更是惡劣到極點,不僅攻擊我們住家還開槍射死一隻正在窩裡熟睡的狗,那是我們從小養到大、最受家人喜愛的畢格爾小獵犬,名叫寶拉。

警察毫無動靜。一星期後,他們再次夜襲炸毀我家信箱,我憤怒得失去理智,帶著一把上膛的點三二手槍便開車追人,最後把他們逼到一座穀倉外的死角。當他們在黑暗中下了貨車,一個個被我車頭的強光打亮後,我抓起副駕駛座上的手槍。

在那一刻,我想像著自己被欺負了那麼多年,如今終於能槍殺他們伸張正義,那感覺該有多好。我在電影和電視上看了不少:受害的主人翁終於一雪前恥。我在他們手上實在遭受太多欺凌羞辱,到了今天他們還變本加厲殺死一隻無辜的動物。如果連我的狗都遭殃,下一個會不會就是我?現在也該是阻止他們並讓他們付出代價的時候了。這是罪有應得。我打開車門。

但就在最後一秒,思緒忽然變得意外清晰而令人訝異,我想到扣下扳機後自己要放棄的一切,還有他們將被我剝奪的一切。在那瞬間,我必須迅速地衡量罪與罰、暴力與和平、過去與現在與未來,以及是否應該取人性命。我同時身兼了法官、陪審員與劊子手的身分。兩種情形都可能發生。但不知為何,很神奇地,受盡苦楚的我還是在那一刻了解到復仇的代價太高太高了。我於是鬆開手上的槍,開車回家。這個關鍵的決定影響了我的下半輩子

事情過後不久,我決定要當律師,這樣就可以合法地讓那些傷害我或其他人的人受到正義制裁,自己也無須付出代價;不僅如此,甚至還可以因此獲得代價。至少我是這麼想的。

 

 

天堂的律師810x326  

渴求著正義,然而勝利的代價卻也帶來了痛苦

我發憤用功,從長春藤盟校的法學院畢業,先到費城地方檢察官辦公室實習,又當上一名初審法院法官的助理。之後,我進入一家名氣響亮的律師事務所負責民事訴訟案件,薪水頗為可觀。

我逐漸成為訴訟常勝律師。我的法律研究、取證、書面詢問和訴狀,諸如此類民事訴訟律師的利器,總是把對手打得毫無招架之力。每次的勝利都會讓我和當事人興奮不已。但發生了一件令人意想不到的事。經過一段時間後,我開始發覺每一次的勝利都為我和當事人帶來莫大損失。為了獲得熱切渴求的正義,我們幾乎必須投注所有的能量與清醒時刻設想新的、更好的方法將痛苦加諸於對造,直到他們投降或戰敗。

說也奇怪,這麼做卻也讓我們承受相同的痛苦,因為我們成了他們受苦的工具。我和當事人被迫去重新經歷最初引發衝突的那項傷害,讓它縈繞腦海並不斷放大,不管那是個人受傷、是疾病、是家庭糾紛、是政府提告還是商業紛爭。有些案件持續多年,意味著我們其實是一再地讓自己重新受害,不斷地戳刺舊傷,讓它無法痊癒傷痛依舊。不可思議的是,我這個律師竟然還拿了不少錢對著當事人和我自己做這樣的事。然而儘管收入豐厚、勝利連連,我的生活其實更不快樂;當事人也一樣。勝訴之初的「高昂」情緒漸漸消退後,我們反而感覺更糟,而且想要的更多。值此之際,我開始自問:難道打贏一場又一場小仗之後卻輸了一場更大得多的戰爭嗎?這怎麼可能?

 

 

何者才是找回快樂與和平之道呢?

我的祖父是個虔誠的教會牧師,我從小就是聖公會教友,家人也認為我長大會繼承這個衣缽。我一直持續地研究世界各大宗教,後來成為教友派(貴格會)信徒,因此我開始從我接受的心靈訓練當中尋找答案。耶穌在登山寶訓中教導我們:受傷害時不應尋求正義,而應該轉過另一邊臉並寬恕對方。佛陀也有類似的訓誨。我從來不明白這項諭示。有人傷害我,我直覺地就想報復回去。他們理應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價,不這樣我心裡就不舒坦。

正義與法院就是這麼回事,這也是摩西宣布的律例,大多數西方與中東司法體系的基礎所在:「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可是耶穌的說法恰恰相反。他的意思似乎是說你最好就開車走吧,一如我那天晚上對那群農家子弟的做法。他的意思似乎也在影射法律界與整個司法體系基本上是有瑕疵的。這不僅讓我個人陷入職業與心靈之間的兩難,也是每個人類必須奮戰的兩難。我們活在人世上的一生當中,無可避免地會在無數事件中、無數次地感覺受誤解或傷害。遇到這種情形,何者才是找回快樂與和平之道呢:尋求正義的伸張或是給予寬恕?

這正是《天堂的律師》所鋪陳的基本矛盾。我想要以我所能想像最極端的情況來檢視這個問題,那就是人死後在法庭接受最後審判的時刻,在這裡你將賭上你的永世,在這裡上帝本身將被要求為祂極致的正義之舉(大洪水)負責。身為律師在天堂法庭中為靈魂辯護會是什麼樣子?身為靈魂不得不面對這個至高審判官,並重新面對一生中所有的重大選擇,又會是什麼樣子?萬一在最後審判時,律師被要求為殺死自己的人的靈魂辯護該怎麼辦?寬恕確實難以想像,但是否還留有一丁點的可能?

探索人類狀況的這些基本問題之際,我想到要寫一部扣人心弦、令人欲罷不能的小說。沒想到寫書的同時也找到了這些問題的答案,著實讓我訝異。也讓我有了轉變。

 

作者簡介

詹姆斯.金莫二世(James Kimmel Jr.)


526301_276671995771165_809121341_n

(詹姆斯  / via)

詹姆斯.金莫二世是賓州大學法律學博士,也是小說家、律師、學者,他致力於提倡法律與心靈、法律與心理學的交集。

金莫曾擔任聯邦法院法官的書記官,後來進入美國頂尖的律師事務所擔任律師,接著自己開業,跑遍全國各地的法院,他的當事人形形色色,從貧戶、尋求改善監禁環境的囚犯到大企業,無所不包。業界公認他是寫訴狀與法律分析的專家,因而也擔任數百名律師與法律事務所的顧問,協助他們找出訴訟策略、擬訂訴訟論據。他率先到印度訓練律師,為美國的法律事務所提供法律研究,為此他還發明了第一套線上法律研究任務指派與預訂系統,並申請到美國的專利。

儘管事業成功,但時間一久,金莫開始感受到自己最強烈的心靈信仰與身為律師的職責有所衝突。在尋求化解衝突的過程中,他進入法律與心靈、法律與心理學的領域,最後開始寫作。這趟心路歷程詳載於他的著作Suing for Peace中。本書則是他嘗試探討「正義」與「寬恕」的兩難,如何影響了他對於法律的見解。

 

購書去

博客來│http://goo.gl/16URRz
金石堂│http://goo.gl/HrPldy
讀書花園│http://goo.gl/bPqWyF
TAAZE│http://goo.gl/jdmCVX
誠品│http://goo.gl/56UJA6

, , , , , ,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