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體圖-72dpi 0411

  柯里昂帶著鼻音說道:「不管做了什麼或不做什麼,年齡本來就會自顧自地增加,不是嗎?」

 「只是周圍的人會以對待四十歲的人的方式對待你罷了。」惠比壽說:「七歲的時候就被當七歲的人對待,滿二十歲就被當二十歲的人對待,如此而已。」

 「被當成四十歲的人對待,也很不好受呀。」永田一太說:「不過我心裡的確有一小部分,還滿認命地接受自己被如此對待就是了。」

 玉極閣笑著說:「也就是說,已經學會狡猾了?」

 是呀,成了狡猾的大人了呢。永田一太也笑了。

    「這表示終於融入人生了呀。」    ──第一話,〈田村怎麼還沒來〉

 

Q:人生中有哪一個事件或時刻,讓你意識到「自己終於是個大人了」?是否可以說說是什麼樣的事件呢?

A:念書時零用錢有限幾乎全數倒給了唱片行老闆經常危及自己每周的餐飲預算,於是很愛跟著媽媽逛市場,趁機在魚肉蔬菜水果之間混入零食企圖偷渡,媽媽對此補貨行徑當然是看在眼裡不點破。待出社會幾年後,情勢逆轉,媽媽總是來電交代採買清單,刷卡付款時不禁想著:「我也是個能扛家計的人了…」

 

聽說他們是丙午年(1966年)出生的,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四十歲了。難怪這幾個人聽到傑尼斯流行音樂團體SMAP的歌曲〈夜空的彼方〉會眼眶發熱了,想必是 感慨萬千。即便那句歌詞:「我們是否正站在當年所描繪的未來之中呢?」是由以音痴著名的永田一太口中唱出。聽著聽著情緒還是不由得湧上,男人們不著痕跡地 吸著鼻子,女人們輕咬著脣;眼前的客人不再是男人與女人,而是一群男孩與女孩。──第一話,〈田村怎麼還沒來〉

Q:如果請現在的你送一首歌給十年後的自己,你會想對他/她說什麼呢?

A:總是很佩服自我感覺良好之人別誤會這話僅偶爾不是真心,酸水譏諷的,多數時候真的都羨慕地瞠目結舌。於是想起一首張震嶽的歌很久沒聽見,在他的個唱忽然撞個正著,淚流滿面:「原來自己不聰明 / 原來什麼都沒有 / 原來應該瞭解的道理 / 現在才知道 / 原來輸給了世界 / 原來輸給了自已 / 原來錯……」

 

哦,拿這歌要跟自己講什麼呢?「少自作聰明了你!」

 

 

 

Q:有沒有一首歌/一部電影/一本書,會讓你回憶起還是男孩/女孩的你呢?(可擇一或皆答)

 

 

A:此書出版於2007寫成於上市的五六年前記載了作者比同輩晚熟很多心智未開的後(很久的)青春期,如今讀來可說是萬分幼稚令作者自己亦臉紅當時早已不男孩的男孩狀態,所幸早絕版,是無人可再讀到的《1982》。

 

Q:你會推薦什麼樣的人讀《田村先生還沒來》呢?

 

 

A:對自己焦慮對別人煩躁,對長輩不耐,對同輩懷疑,對社會不融入又想擁抱世界的矛盾分子,雖然你早知道自己不是孤獨的,悲傷的是,你也不是特別的。

 

◎到這裡看看田村先生還沒來

 

 

, , , ,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