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的記憶寶盒》

因為《小王子》,
我們懂得馴養,
我們懂得等待,
我們懂得,每一顆星星下,
都有一個值得守護的人。


|出版日期:2011/06/28|文:阿髮|



小王子邂逅,是在某個百無聊賴的時刻。

在那家長不放心讓孩子獨自跨越十一公里路程回家的年紀,在二十分鐘車程就彷如跋山涉水的年紀。
等候爸爸一起回家的時間,要不就是繞著操場一圈圈散步,要不就是讀完架上一本本書。

那一排書的書背都是白色的,文字好多。
讀了很多本後,終於輪到《小王子》。
清楚記得自己看不懂,「小王子這人怎麼那麼奇怪?是外星人吧」。
那個年紀,「外星人」似乎代表了一切難解的事物。

的確是外星人。(笑)

或許因為小王子真的太奇怪了,過了一、二年吧,稍微長大些,在書店遇見,我又拿起來讀。
也許因為看到了什麼,或是遇上了什麼,或只是一些似懂非懂的,原本「奇怪的外星人」變成了「可愛的小王子」。

在那之後,一切的隱喻彷彿都不再是隱喻,成了生命的一個個印記。
想要有個祕密基地,而且必須取名為B612星球。
期待有個人馴服你,期待自己也能因為麥浪的顏色而歡喜。喜歡那樣的等待。
也許覺得玫瑰可笑,也許對玫瑰的舉動嗤之以鼻,也許最後也覺得玫瑰有其可愛的一面。
看了四十四次夕陽的小王子的背影,多令人心碎。
發現園裡滿坑滿谷的玫瑰,多讓人驚詫。
流浪在一個又一個星球間,感覺自己如何格格不入且無地自處。

金色的蛇多可怕,卻也盼望牠是一切的解答。
並且,衷心祈禱,小王子終於回到他的星球。


然後,繼續長大,一步步邁向悲劇。

小王子的玫瑰或許只有那一朵。
但是在玫瑰之外,還有這樣那樣的花朵。
渴索愛的,必也在某些時刻揮霍手中的愛。彷彿極燙手。

跟WP聊著這個活在我們手中稿子裡的「安東老爺」,深深覺得有時候,真讓人想說一句,「這人好欠揍(筋)」。

偏偏,在他筆下,卻不時流出一些讓你心裡的鈴鐺響了一下的句子。

例如:
「在我們家,時光是個強敵。我們基於傳統,抵禦著時光,禮拜著過往……不過,只有我們認得這間像艘船艦般啟航的屋子。只有造訪過船艙、船塢的我們,知曉它從何處下水。我們知道鳥兒是從屋頂的哪些洞溜進來等死。」

例如:
「我很清楚:先是有童年、學校、同學,然後我們忍受考試的日子便來臨了。我們在考試中得到某種文憑。我們在考試中,心情緊張地通過某道門廊;在門的另一邊,我們一瞬間成為大人。然而在陸地上,步伐比較沉重。我們已經走上了人生的路。人生路的前幾步。我們於是對著真正的對手試練我們的武器。尺、三角板、圓規,我們將使用它們來建立世界,或著去戰勝敵人。遊戲結束了。我知道,照常理說,中學生應當不懼怕面對人生。中學生只會迫不及待地跺著腳渴望邁步向前。成人生活中的磨難、危險或苦澀不會讓中學生膽怯。然而我就是個奇怪的中學生。我是一個知道自己身在福中的中學生,不怎麼急著去面對人生。」

例如:
「夜裡,一切在我看來都很脆弱,也因此把我與所有我愛的人聯繫在一起。他們正沉睡著。夜裡,當我在床上無法成眠的時候,我比看護病人的人還要不安。我是如此不善於看守我的寶藏。」

例如:
「只消閉上雙眼就能與世界講和,就能消滅這個世界上的岩石與冰雪。才稍稍闔上神奇的眼皮,便再也沒有風吹雨襲、撕裂的肌肉、灼人的冰霜,也沒有生命讓我們拖帶的這股重量、讓我們像頭牛般前進,而生命卻比一輛牛車還要沉重。」

例如:
「我會帶你去美麗的國度,那裡還留有一點點的神祕;那裡的夜晚涼爽得像一張床,能讓全身的肌肉得到休息;在那裡我們還能馴養星星。」


這樣的靈魂,怎麼能不去疼愛,甚至縱容?

而每次讀到〈從天空墜落〉這篇章,總難免隱隱約約落淚的情緒。
在這幾乎與自己不相干且遙遠的人身上、在他留下的文字裡,體會到金色的蛇之所以令某些人害怕、某些人難以抗拒,是因為「死亡」的鑿痕是那樣深,且只有那些擁有印記的人能夠辨識彼此。

漸漸地,《小王子》不再是一本童話,更像是寓言,抑或預言,甚至是懺情錄。


遊歷過後,但願我們都能回到那原鄉去。
明天的星星或許四面八方,但在某時某刻,我但願自己能夠只仰望一顆星星。

 


【麥田書迷頁搬家嘍】

←點我點我!
請上臉書(facebook)搜尋「麥田出版」或點上方小圖,任意門傳送到新家去 XD


【偷渡星星的人】

書衣海報版
幸福禮盒版


購書去→ 城邦讀書花園博客來獨家限量書衣海報版誠品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