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推薦序│誰是希特勒?

 文/伍碧雯(國立臺北大學歷史學系副教授)

 

納粹執政初期,一名住在柏林的猶太人戈特霍爾德(Gotthold B.),站在街頭不斷地舉起右手高喊:「希特勒萬歲。」這個舉手禮只有德國人可以使用,猶太人禁止這麼做。戈特霍爾德被強制送到精神病院,醫生告訴他:「你有精神病」,他回答:「天啊!如果我有精神病,那麼全德國人都有精神病!」這並不是虛構的笑話,而是一所柏林精神療養院的真實紀錄。這般直白的回答,當場聽聞的醫護人員可能啼笑皆非,也可能覺得是辱國之說。但是當納粹政權垮台後,學者專家試圖用各種理論,剖析德國人狂烈支持「領袖」的現象,卻仍然無法圓滿詮釋時,「全德國人都有精神病」的極簡答案,或許解答了眾人心中的謎團,甚至一針見血地說出了部分歷史真相。

 

許多納粹時期留下的影像紀錄,都可證明希特勒確實深受德國群眾的狂烈擁戴,例如以1934年紐倫堡納粹黨大會為主題的影片《意志的勝利》(Triumph des Willens)。影片的前幾分鐘,即出現大批迎接希特勒降臨、光臨紐倫堡的群眾夾道歡呼,舉手致意。導演蘭妮.萊芬斯坦Leni Riefenstahl)表示,這些並非她找來的臨時演員,而是紐倫堡與附近村莊居民自主前來,湧向「領袖」表達敬意而入鏡。影片中可見許多婦女因望見希特勒而興奮尖叫,伸直了右手行禮,左手則抹去喜極而泣的淚珠,順便遮掩嬌羞的臉龐;希特勒則是以靦腆的笑容,回應迷戀他的女粉絲。這些未造假的畫面,呈現了部分歷史真相,戈特霍爾德「全德國人都有精神病」的說詞,似乎也得到了驗證。

 

我們並不滿足於這些部分、零碎的歷史真相,我們很想知道全部的歷史事實。

 

今日看來,希特勒當然是一個極端反派的政治人物、凶悍的戰爭發動者,也是屠殺德國弱智者、滅絕猶太人,讓集中營成為「世界肛門」anus mundi[1]的總舵手。但是在193040年代,他卻是深具魅力與魔力,獲得眾多德國人掌聲肯定、歡呼與愛戴的「領袖」。當時的德國人究竟怎麼了?狂熱支持他的廣大群眾在想什麼?盲點何在?我們真的很想知道答案。我們也很想知道希特勒如何從一個奧地利的Nobody,爬升成德國的Somebody?這個人物是德國歷史中擺脫不掉的負面遺產,二戰後的德國人怎麼研究他?如何詮釋他?「現在的德國人沒有罪,但是有責任。」這是2013年某位德國年輕歷史教授在廣播中的陳述。我們進一步問:那麼現在的德國人有什麼責任?答案很清楚:有記住歷史的責任,替德國與全世界記住這段暗黑、負面的歷史。德國人有責任維護這段歷史記憶,讓製造「世界肛門」的狂人,在現在、未來,永永遠遠絕跡。

 

說希特勒在台灣與全世界擁有極高的知名度,應該不會有人反對。如果在台北街頭隨機詢問路人:「提到德國歷史的知名人物,你立刻想到誰?」十之八九應該會首選「希特勒」。偶爾遇到虔誠的基督新教徒,答案可能會變成「馬丁路德」。但是馬丁路德身處的16世紀,「德國」這個國家根本還沒有出現,那時候是大大小小政治主體林立的「德意志地區」。因此請他們重新回答,「希特勒」這個名字很可能就會冒了出來。

 

為何是希特勒?為何不是李鴻章遊歐時,請教強國之道的退休首相俾斯麥?為何不是差一點讓18歲的醇親王載灃,下跪磕頭道歉的德皇威廉二世?為何不是在華沙猶太隔離區起義紀念碑前,雙膝跪地懺悔的西德總理威利.布蘭德(Willy Brandt)?東德消失的「統一總理」海爾穆.柯爾(Helmut Kohl, 1930-2017,他在生前完成了西德擴大,大抵也不可能成為台灣人認識的德國歷史名人之首位。可能的解釋是:雖然這些人也很有名,富有歷史地位,但是與希特勒相比,他們都不夠壞、不夠瘋、不夠狠,當然更不如「希特勒」這個品牌所代表的暗黑、癲狂、自我毀滅與滅絕他人的驚悚形象。

文章標籤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台灣首部【希特勒傳記】完整譯作!

一場納粹德國的歷史導覽,反思台灣過去的歷史和當前轉型正義的課題

 

希特勒往往不被視為德國晚近歷史的一部分,而是當作一種歷久彌新的現象。看看網路和新聞媒體,幾乎每天都可以找到關於希特勒的新鮮事。
希特勒這位歷史人物在華人社會裡也始終帶著高人氣。在台灣,不缺關於納粹第三帝國的讀本,也出版了許多各種側寫、評論希特勒的書,
但是在偏向將變遷歸因於人的歷史文化裡,獨獨沒有一本真正紮實地關於希特勒的傳記,是一個奇特的缺憾。
這是一本遲到已久的傳記。
 
同時,這也是一個年輕魯蛇翻身的故事。
 
 
文章標籤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比起生命,死亡更讓人著迷!

 

繼《病玫瑰》與《手術劇場》之後,又一絕美新冊異色登場!

本書收錄美女如雲,她們永遠不會老去,卻也從來不曾活過。

image

 

原是為了解答疑惑而生的產物,經過百年的變遷,卻引發了更多的疑問。不會腐壞、永遠美麗的蠟製女神,無論出於什麼理由、經過多少世代,人似乎都會被她所吸引,「解剖維納斯」的魅力究竟何在?

 

十八世紀末,佛羅倫斯蠟藝師蘇西尼(Clemente Susini)製作了一具真人尺寸的蠟製女神像。義大利藝術家一向以描繪理想的女性美享有盛名,但這具蠟製女神卻暗藏玄機。表面上她是文藝復興時代美的化身,擁有潤澤的真人長髮,閃爍光彩的玻璃眼珠,彷彿吹彈可破的透亮肌膚;但實際上她是一具符合人體解剖構造、可以大卸不只八塊的教學模型。不僅血管、神經、內臟、骨骼一應俱全,子宮裡甚至蜷縮著一個胎兒。她,就是「解剖維納斯」。

 

科學界以她做為廣開民智、解決解剖學教學困難的媒介;宗教圈透過她宣揚造物主的偉大與全能,進而讓信徒更加虔誠奉獻;一般大眾則藉由她打破不可觀看裸體的社會禁忌。不難想像解剖維納斯成為十八、十九世紀風靡一時的偶像女神,醫院、學校、博物館、遊樂場,處處可見她的蹤跡,公開展示的場合更是吸引大排人龍,只為一睹風采,或者有幸一親芳澤。

 

然而,原本為了解開生命奧祕、從裡到外袒露無遺的解剖維納斯,漸漸蒙上了曖昧的色彩。幾可亂真的外表、安祥愉悅的迷濛神情、藉由機器運作而微微起伏的胸膛,彷彿下一刻就會醒來,讓人不禁揣測,在那蠟製的身體裡究竟有沒有靈魂?是否如同畢馬龍的雕像般,只是在等待愛神將她喚醒?

 

自此,解剖維納斯開啟了另一扇門。原是為了生命而生,如今卻成為迷戀死亡的象徵。怪奇、戀物癖、戀屍癖是最常與她掛鉤的詞彙;現代人對她最熟悉的衍生物是「充氣娃娃」。

 

文章標籤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