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12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曾經養過寵物嗎?曾經和寵物分離過嗎?你的寵物像你嗎?或是你的分身?

« 黃愛真(教育部閱讀推手、高雄市立一甲國中閱讀教師)

RX6035彼得與他的寶貝3D.jpg

      因為戰爭,十二歲的彼得和他的狐狸寵物佩克斯被迫分離,狐狸野放,彼得被送到爺爺家,但因為一隻小野兔被土狼咬死的回憶,彼得決定尋找他的寵物,不被土狼或野放傷害,這是彼得對佩克斯的責任。然而離開爺爺家走三百英哩路尋找佩克斯,得經歷相當多波折。這些波折,牽引出彼得、佩克斯、協助彼得的佛拉、協助佩克斯的其他狐狸等各自的創傷與拉出這些創傷的符號戰爭。數週後雖然彼得與佩克斯相遇,佩克斯卻已經不是當初完全馴服的寵物。被戰爭環境鍛鍊、能夠在自然自行捕獲獵物、擁有想要守護狐狸姊弟的佩克斯,會如何選擇呢?回到人類家庭吃著飼料、享受充滿關愛的馴服生活,或繼續打獵生食、與同類一起野放?如果你是佩克斯,或你擁有半野化半馴服如狐狸一般的寵物,你的選擇會是什麼?

      接下來,筆者想就幾個方面,提出觀看這本小說可能的角度︰

彼得、寵物與創傷

       彼得七歲大時,母親車禍死亡,母親死亡前彼得因為做錯事,媽媽處罰他不帶他出門。心理師點出彼得在母親死亡後不說話症候的關鍵,在於彼得的憤怒無法表達。隨後,彼得在住家附近發現了一隻被車撞死的狐狸及狐狸窩,數隻小狐狸裡面只剩下一隻仍然存活,這隻和彼得同病相憐的狐狸佩克斯因此成了彼得的寵物。兩者形影不離,並且彼得總覺得兩人心靈相通,「他不僅知道他的狐狸是甚麼感覺,實際上根本是自己感覺到那些事」。你就是我,我也就是你。彼得與佩克斯「融合在一起了」。

       媽媽死亡後,彼得內在的愧疚、氣憤、無力感,透過與佩克斯命運的重疊,豢養佩克斯成為一種彼得對母親死亡的內在補償。彼得因此與佩克斯生命與共,無法分離;對於佩克斯而言,彼得成為家人、拯救他免於其他兄弟姊妹般挨餓凍死的恩人。佩克斯失去家人又從彼得處得到新的家人,置換與銜接了佩克斯對親情與生命的延續。

       故事最後當彼得找到佩克斯,佩克斯雖然不捨,在自然成功生活的經驗塑造了佩克斯仍然選擇同類,再度置換新的歸屬,選擇了狐狸家人與野外生活。彼得與佩克斯從「融合在一起」到各自成為獨立個體,代表了兩者脫離依附的獨立與成長。

戰爭與佛拉

       彼得父親自願參戰與女性逃兵佛拉,顯然是一組參照,對比出差異︰抵抗戰爭的創傷、男性視戰爭為一種遊戲的浪漫想法、山林自然(戰爭空間)性質的改變,從而使得主要人物如彼得、佛拉、佩克斯原有位置轉換等。

       彼得在爺爺家中看到爸爸小時候的玩具錫盒內,超過上百「黯淡橄欖綠」的小型戰士兵玩具。是爸爸兒時珍藏的遊戲。

       戰爭遊戲即使「黯淡」,相對於父親自願參戰埋藏管線與地雷,佛拉則是從救人的醫師轉而成為戰爭中的殺手,並因此內疚、壓力過大逃離戰爭並產生戰爭後的PTSD「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佛拉隱居在無人居住的山林雕刻、將單腳義肢換成沉重的木頭、把「陽光牌」盒子內裝載的理想封存、生活在對陌生死者的哀悼與揣測。這一連串自虐與封閉在自我幻想的生活,成為佛拉對死者日復一日的哀悼儀式。

       彼得因為腳部受傷而闖進佛拉的倉庫。佛拉從簡陋材料的自然療法後開始兩人的共同生活。彼得離開前為佛拉雕刻的木偶舉行了一場偶劇演出,呈現佛拉用自我傷害來贖罪的故事,以佛拉之外的視角展演了佛拉的生活,引起佛拉深思。

       即將離開的彼得希望佛拉走出戰爭下自我懲罰式的贖罪方式,將雕刻技能回饋村莊,並透過外界接觸解除佛拉禁閉狀態,讓佛拉對自己成為老師的理想有機會發揮。佛拉醫治彼得受傷的身體,彼得則透過對佛拉的幫助而成長。然後繼續尋找佩克斯的旅程。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本被譽為 二十一世紀「小王子」的故事,不僅用另一種方式呈現「看不見的,才是最重要的」經典意涵,也進一步溫柔地提醒我們「最重要的,也最不容易做到」。

RX6035彼得與他的寶貝3D.jpg

羅怡君(親職溝通作家)

「事情沒有在這裡發生,不代表它沒有發生。」一切尚未開始,作者便寫下這段如密碼般的文字,彷彿是為這本從第一頁就面臨別離與背叛的故事先下註腳,讓我們無法逃避任何不在眼前發生的事。

就像是彼得利用狐狸佩克斯的信任,將他棄置荒野;彼得看不見狐狸的疑惑、傷心和等待,但彼此曾存在的依附關係無時不刻影響佩克斯回歸荒野的過程。又像是狐狸佩克斯對彼得的忠誠,讓相隔兩地的彼得放心不下說謊逃家,冒入戰地封鎖線只為了再度與狐狸重逢。

當然,更別提戰爭對每一個生命潛移默化難以言喻的改變,透過書中參與戰爭光榮退役後選擇獨居的主角佛拉,她的生命轉折再度呼應「不在眼下發生,不代表甚麼事都沒發生過」。自古至今,動物與人之間的情誼一直是小說、電影的動人題材,跨越物種的溝通難以使用任何文字語言,一切只能透過最原始的肢體、眼神與心靈感受,或許也因為如此,建立起來的依賴與安全感格外讓人難以割捨離棄。

那一路上支撐著彼得負傷前進的是什麼呢?我相信不只是對狐狸的情誼而已,而是難以逃避對自己的質問,以及對自我認同的看重。面對自己內心的能量進而啟動一個美麗的情感循環:為了找回想念中的依附,得先經過孤獨的考驗,獨自踏上一人的旅程,而在這過程中再度深深感受自己與他人的連結,創造出更堅強穩定的內心世界。

因為心中有愛陪伴,才有勇氣踏上獨自一人的旅程,看著自己成為更好的自己;我們為了想要依賴而獨立,然後發現依賴和獨立原來是一體的兩面,孩子不也是如此嗎?因為父母毫無條件的愛,才能讓他們內心飽滿邁開腳步,即使隻身獨立在外,內心仍牢牢緊繫著能讓自己喘口氣的安心繩。

故事的最後,彼得終於如願與狐狸重逢,這段日子裡的鍛鍊早已讓佩克斯脫胎換骨,熟悉又陌生的矛盾情感讓彼得恍然大悟,為愛付出遠比擁有的多,放手的尊重與自由才是讓對方永遠依戀的原因。

        這本被譽為 二十一世紀「小王子」的故事,不僅用另一種方式呈現「看不見的,才是最重要的」經典意涵,也進一步溫柔地提醒我們「最重要的,也最不容易做到」。

為了愛,我們都得學習孤獨、學習和自己對話相處,最後我們終能在對方的眼裡,看見值得被信任、依賴的自己。

-----

《彼得與他的寶貝》莎拉‧潘尼帕克/著 雍‧卡拉森/繪

博客來    https://goo.gl/Rm9OAA
讀書花園  https://goo.gl/olFlzB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位小王子,每一位小王子的心裡也都有一隻狐狸。不管這個世界再怎麼變化,我們都需要一種彼此馴養的關係,也都相信亙久不變的真愛與真理。

RX6035彼得與他的寶貝.jpg

彭樹君(作家)

彼得在七歲那年,母親猝逝之後遇見了佩克斯──一隻出生十六天、剛剛來到這個世界不久、父母兄弟卻都死了的小狐狸。彼得把佩克斯帶回家,一孩一狐一起長大。

五年之後,戰爭爆發,父親自願入伍,他要彼得去遙遠的爺爺家住,還強迫他遺棄佩克斯。彼得在沒有選擇之下服從了父親的命令,但他無法忽視心中對佩克斯的擔憂與思念,於是逃離了爺爺的家,翻山越嶺要去尋回他的小狐狸。

彼得與佩克斯彷彿是聖修伯里的小王子與他的狐狸,離開純真的星球,來到人類的世界,在大人的殘酷之中辛苦的成長。

回家的路程充滿阻礙,彼得跌傷了他的腿,無法行走,被獨居在森林深處的佛拉收留照顧,她為他包紮敷藥,還教導他許多生活技能與人生道理。佛拉是二十年前另一場戰爭的倖存者,外表冷漠,內在柔軟,心中埋藏著巨大的傷痛,躲避著人群,但彼得的到來像一道陽光,悄悄融化了佛拉冰封的內心。被佛拉拯救的彼得,無形中也療癒了佛拉。

佛拉曾經問過彼得,知不知道一隻已經被人類馴化的狐狸一旦放入荒野之中,很可能會死?彼得回答:「如果他死了,我得帶他回家埋葬他。不管是哪種狀況,我都要回去找我的狐狸,然後帶他回家。」這段話讓佛拉瞬間看見了彼得真摯的心,也深深觸動了我。彼得要回家,為了他的狐狸回家,因為他心愛的狐狸所在的地方就是他的家;這世界上再沒有比這更讓他確定的了,無論生死,他都要回去找到他的狐狸,與愛在一起。

作為一隻狐狸,在被迫離開彼得之後,佩克斯也有自己的生命旅程。他學習在荒野中生活,喚醒內在野性的本能,還遇到了其他不同個性與命運的狐狸;他必須改變自己,否則無法在新環境裡生存。但絕不會改變的是他對彼得的愛與忠誠,他相信彼得一定會回來找他,也是那份相信讓他堅持下去,度過苦難。

男孩與狐狸最後能重逢嗎?有幸對這本書先睹為快的我,在閱讀的當下,完全進入了他們的世界,彷彿他們的悲傷就是我的悲傷,他們的思念就是我的思念。我期待著男孩與狐狸再度相見,然後快樂地在一起。我甚至默默為他們祈禱,彼得與佩克斯的遭遇緊緊牽繫著我的心。

一位男孩與一隻狐狸之間可以有那樣深刻的感情,而這份感情與閱讀著他們故事的我發生密切的關連,讓我的心也泉湧出源源不絕的情感,就像是書中佛拉對彼得所說的合一。「……不相關的東西其實彼此相繫,這個世界不存在分隔。這不只是一塊木頭,這也是帶來雨的雲,灌溉了樹,也是在樹上築巢的鳥兒,也是以樹結出橡實維生的松鼠。」這段話為整本書的和平信念做了一個很美的注釋。是的,一切都是合一的,戰爭所造成的對立,對立所帶來的傷害,其實只是雙輸,因為傷害別人就是傷害自己。敵人不在外面,只在自己的內心。而小狐狸的名字佩克斯代表了和平,其中意義不言而喻。

男孩與狐狸最後真的能重逢嗎?當我越讀到後面幾頁,就越是屏氣凝神,也只有讀到最後,才會知道是那樣的結局,其中深意令我低迴不已,久久無法從書中抽離。愛是自由,是給予對方更廣大的世界。愛終究也是比恨更強大的力量,戰爭或生死都無法阻隔,可以穿越一切距離。

掩卷之後,我想起《小王子》裡,狐狸對小王子說的那段話:「別人的腳步會讓我躲入地下,你的腳步聲,卻會把我從洞裡呼喚出來,像一種音樂。還有,你瞧!看到那邊的麥田嗎?我不吃麵包,麥子對我沒有意義。麥田也不會給我任何聯想。這,很可惜。可是,你的頭髮是金色的,你若是馴服了我,就太美妙了。金色的麥穗會讓我想起你。我會喜歡聽風吹麥浪的聲音……

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位小王子,每一位小王子的心裡也都有一隻狐狸。不管這個世界再怎麼變化,我們都需要一種彼此馴養的關係,也都相信亙久不變的真愛與真理。

這是一本談關係與愛的書,宣揚和平的書,也是成長與療癒的書。這本書雖是青少年讀物,卻帶給我很大的感動,希望你也能從中得到心靈的滋養。就像佛拉對彼得說的:這是你的旅程,你必須自己去尋找真理。相信翻開這本書的你,也將開始一段閱讀的旅程,然後在其中找到屬於你的領悟。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黃月銀(中山女高國文老師)

每個人童年中都有一個柔軟的溫存,可能是玩具、布偶,或者是昆蟲、寵物等,佔據心中的角落,直到成年,依舊會懷想這位純真的伴侶。陪伴自己長大,思索人生課題,面對殘酷的生離死別,一夕之間好像突然就明白徹悟了些什麼。

小男孩彼得與他的狐狸佩克斯正是這樣的關係。

RX6035彼得與他的寶貝.jpg

 

  戰爭使彼得的人生別無選擇,十二歲的他已然失恃,父親入伍,彼得被迫離開家園,拋棄已經共同生活五年的狐狸佩克斯,移居與永遠處於爆炸邊緣的祖父同住。

  人類與動物各自面對新世界的冒險,啟程。

  彼得的腳傷使他遇見佛拉。佛拉不但悉心照料彼得,也跟他討論對世界的看法。佛拉認為:「普世相同的價值,重要的是我用來理解自己的那些事。我另外把它們保存在其他地方了,私下收藏。」佛拉與彼得分享她的思考:「我那麼迷惘,迷惘到必須找出所有關於我的真實的事。從小到大最真實的事:我的內心到底相信些什麼?」彼得跟著開始想:「我得重新學習每一件事對我來說是對或錯。可是我沒辦法——世界太吵雜了,我沒辦法聽見自己思考。」像是睿智的人生導師,佛拉讓彼得自己想出方法,詢問關於所有事物的問題,不直接給他答案。

  如同沈石溪的動物小說,書中動物除了生物本能,也與人類同樣擁有七情六慾,自馴化及建立互信關係。彼得保護狐狸,狐狸嗅出彼得的悲傷與渴望,從深深的痛苦中升起的氣味。「在男孩巢穴般的房間裡,這種悲傷加上渴望的氣味強烈到蓋過所有其他一切事物,可是他的男孩並沒有做任何動作,去爭取他那麼渴望的東西。」佩克斯是彼得忠誠的伴侶,他們需要彼此。

  並非所有人類都危險,在狐狸布莉索和朗特的經驗中,人類使它們姊弟失去家人。戰爭是人類之間的對峙,生活領域一旦越界,人類與狐狸也會形成敵對的角色,為了生存的本能戰鬥。

  不論戰爭或使人期待的人狐相逢,成長故事還是透出些陽光得好。彼得說了一段關於鳳凰浴火重生的故事,「我們永遠都能讓自己煥然一新」。而彼得祖父不斷重複家族的諭示:「我們的蘋果不會掉得離樹太遠」,虎父無犬子,忠貞與負責的血液從彼得的父祖相承,當我們呼喊著佩克斯的名字,「和平」也就不遠矣。
----------------------------------------------------------------

《彼得與他的寶貝》莎拉‧潘尼帕克/著 雍‧卡拉森/繪

博客來    https://goo.gl/Rm9OAA
讀書花園  https://goo.gl/olFlzB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樹屋65層中,新增的13層就很精采,「慶生室」讓隨時想歡樂氣氛的人可慶生(這可討好了熱愛生日的 小讀者);「樹屋網」是電視新聞中心,可以想像媒體已深 入人們生活圈,即便在樹屋;隱形樓層的存在,有種不想讓 人摸清的心理狀態,相信熱門度一定很高。

文/洪淑青(Selena/親子作家)

  小時候喜歡看日本小叮噹漫畫,常常和妹妹兩個人 按著情節為故事配音。現在不叫「小叮噹」而是「哆拉A 夢」,不管是什麼名字,許多創意的發想都可以從哆拉A夢 的肚子裡變出來,那是現實生活中不可能實現的法寶,它 滿足了人們天馬行空的想像空間,那是一種想變化、想脫 離、想搗蛋的欲望。

  

  

  衝突條件下的環境能孕育出偶發的趣味感,在錯誤與雜亂的組合下碰撞出熱鬧的創意。《瘋狂樹屋65層:驚奇 時空歷險記》中有許多天馬行空的組合,作者一再丟出創 意點子,讓讀者跟隨著他們的想像力急速跟進,腦子還得不 斷更新升級。這樹屋65層中,新增的13層就很精采,「慶生室」讓隨時想歡樂氣氛的人可慶生(這可討好了熱愛生日的 小讀者);「樹屋網」是電視新聞中心,可以想像媒體已深 入人們生活圈,即便在樹屋;隱形樓層的存在,有種不想讓 人摸清的心理狀態,相信熱門度一定很高。

  這些樓層得經過認證才可使用,為了拿到建築許可 證,故事主角安迪與泰瑞搭乘「時光機」,陰錯陽差飛越 好幾個以六、五數字組合成的時空,像是六億五千萬年前 的史前時代、六千五百萬年前的恐龍時代、公元前六萬 五千年前的石器時代、金字塔時期、公元前六十五年的羅 馬,甚至未來世界,讀者得在不同的時空中,跟著作者跳 躍式的思考,才能合理化這些荒誕不羈的現象,解讀作者 如何成功解救演化論下的史前生物。

  故事裡還有更多的想像力與創意點子,例如螞蟻會團 結一致變成各種點狀立體圖,變成大腳、鏟子、大紙巾, 發揮合作精神處罰作者;安迪與泰瑞異想天開教石器時代 的穴居人畫畫,甚至還想教複合媒材、裝置藝術與表演藝 術;泡泡紙吸引了古埃及人,他們全都在擠弄泡泡,感覺 像是現代人在解悶療癒;金字塔竟也需要建築許可證 ⋯⋯

  另外,作者還趁機獻殷情,融入拯救偶像赫伯特.喬治. 威爾斯的情節。

  其中特別引發深思的是關於未來世界的篇幅,安全無 慮的未來世界讓人免於危險,

  一開始也許感覺無憂無慮,一旦習慣後,便開始厭 倦這樣過度保護的生活,作者說:「一點危險也沒有的未來好無聊」,他可不容許這種被控制的未來(中央安全總部控制了一切),於是提議「我們去破壞中央安全總部 吧!」想要有痛覺的生活。細細思考,我們要安全無感的 生活?或是有痛覺、有刺激的生活經驗呢?

  也許因為這樣,故事最後連檢查員都受不了嚴謹的生 活,辭去檢查員工作,變成特技演員,從墨守成規到無限可 能的表演,他說要感謝安迪與泰瑞讓他的人生變得更美好。 這本書有許多創意發想可逗笑讀者,跟著幽默的作者 走,你絕對能從中開懷大笑,或許也可以從中啟發你的創造力。

 

《瘋狂樹屋65層:驚奇時空歷險記》

作者: 安迪‧格里菲斯  Andy Griffiths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樹屋迷 人的構造上,專門的「慶生室」(每天都可以慶生,一天可 以無限多次)、「複製機器室」可以無窮複製自己、「眼球 爆炸室」一進去就能享受眼球爆炸的快感,(當然,還有許 多的大眼球和小眼球可以替換)、刺耳的氣球樂隊、有著65 層巢室的蟻巢、流沙坑、隱形樓層⋯⋯ 一切有趣的、小男 生最愛的、噁爛的、天馬行空的、好奇的、一輩子想嘗試一 次的⋯⋯ 都在裡面,叫人怎麼不心動?

 文/ 林怡辰(彰化土庫國小教師)    

  

 長期推動閱讀以來,關於童書如何選擇,有一個我常用方法,有效且精準、直觀且正中紅心:「直接問孩子!」 於是,收到「瘋狂樹屋」系列,詢問高年級的孩子,競 爭激烈得出勝利者後,隔天我問:「如何?」「超好看的!老 師,我回去馬上就看完了,我覺得好有趣,裡面竟然還有鯊 魚吃了內褲還要動手術!哈哈!」、「對啊!還有『眼球爆炸 的房間』,好誇張, 但是好好看喔!」說完,旁邊一群孩子急著圍了過來:「接下來換我了吧!」

  這就是孩子和我的答案:令孩子能「拜託讓他們閱 讀」。充滿想像力、創意、童趣、圖文連結的《瘋狂樹屋 六十五層》就有這樣的魔力。

  從《瘋狂樹屋13層:安迪的祕密實驗室》、《瘋狂樹屋 26層:海盜船與死亡迷宮》、《瘋狂樹屋39層:月球上的屎 比頭教授》、《瘋狂樹屋52層:潛入蔬菜王國大冒險》,原 本還替作者煩惱,已經有這些精彩的瘋狂幻想、創意揮灑, 接下來還有什麼梗呢?沒想到《瘋狂樹屋65層:驚奇時空歷險記》竟然又帶來嶄新感受,令人捉摸不定的驚喜,每翻一 頁無法預測的狂喜,連大人也愛。

  每次加蓋十三層的樹屋,是安迪和泰瑞這兩個小男孩的 祕密園地。而擁有和動物溝通能力的小女生吉兒總是替他們 解決棘手的問題。角色各有特色,卻又相輔相成。在樹屋迷 人的構造上,專門的「慶生室」(每天都可以慶生,一天可 以無限多次)、「複製機器室」可以無窮複製自己、「眼球 爆炸室」一進去就能享受眼球爆炸的快感,(當然,還有許 多的大眼球和小眼球可以替換)、刺耳的氣球樂隊、有著65 層巢室的蟻巢、流沙坑、隱形樓層⋯⋯ 一切有趣的、小男 生最愛的、噁爛的、天馬行空的、好奇的、一輩子想嘗試一 次的⋯⋯ 都在裡面,叫人怎麼不心動?

  而故事主軸則是迷糊的泰瑞忘記申請樹屋的「建築許 可證」,只好一起搭乘時光機。沒想到按錯時間,於是從史 前綠藻、恐龍時期、石器時代教原始人壁畫、埃及遇見木乃 伊、古羅馬競技場、甚至到達未來、未來的未來,再回到現 在。《瘋狂樹屋65層》就是這樣,在有趣刺激之餘,又有著 精采和內涵。吸睛之後,無違和的創意放入了許多訊息,不 知不覺中,也學習到了那個時代的背景、服裝、特色。安迪 與泰瑞帶著任務,一邊穿越一邊惡搞,卻又天衣無縫。儘管 孩子第一次接觸,也讀得津津有味。

  而圖文的編排方式,有漫畫版的格狀、跨版的充實、 細緻的、像藏寶圖的、留白的⋯⋯ 讓人驚喜連連,接招不 暇,快速瀏覽過總又愛回頭尋寶,看看自己圖片中遺漏了 什麼有趣的點,一看再看,會心一笑。讓不管是圖文閱讀 的中年級、見怪不怪的高年級,都可以擁有嶄新的視野和 閱讀的樂趣。

  回想推動閱讀十幾年以來,演講過數百場演講,每次問 與答時間,師長們主要的問題都是:「孩子沒有閱讀興趣怎 麼辦?」

  每次聽到這個問題,我都覺得,其實沒有不喜歡閱讀 的孩子。想想,是不是我們把閱讀定義得太狹隘了?一定要 字數多、名著才是閱讀?一定是老師核可的閱讀讀物才是閱 讀?生命有許多不同面貌,每個孩子有自己的天賦,但如 果我們沒有足夠種類的書讓讓孩子探索,怎麼了解自己的 天賦?只要孩子對某項主題有興趣,應該就有相對應的主 題書單滿足孩子的好奇心,讓他滿足探索:「喔!是這樣 啊!」、「嗯!這樣對嗎?」、「有沒有別的可能呢?」

  拋下「一定要怎樣的包袱」和孩子一起進入樹屋哈哈大笑,再建 造自己獨一無二的瘋狂樹屋,瘋狂快樂的天馬行空一下吧!

 

 

《瘋狂樹屋65層:驚奇時空歷險記》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