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遲來的守護者】_1  

(劇照來源:原子映象)

 

遲來的垂直認同 

文/Readmoo怪熊小編

 

馬丁.希史密斯跟讀者都交了好運,撿到一則曲折如戲的真人真事,跨越大西洋,串起1950年代愛爾蘭修道院的陋習、1960年代美國青少年與「父親」的衝突、同性情欲與政治、愛滋與餘生。

 

菲洛米娜於1952年的愛爾蘭未婚生子,被送到修道院,在那裡產下一子安東尼。前額寬闊、瞳沉如海的安東尼3歲時被一對美國夫婦領養,換取給愛爾蘭天主教會的一筆捐款。修道院搬弄滔滔不絕的道德「軟禁」菲洛米娜,讓她鎮日服事修道院的勞務,稚子去留,她毫無置喙餘地。飄洋過海的安東尼成了麥可.赫斯,表現出眾,但包括領養家庭在內,他一直沒辦法真正融入哪個群體;對他來說,敞開心胸還不是最難,癥結在於確立「我是誰」。

 

團圓就會生圓仔?肖與不肖

 

原文書名是《菲洛米娜》,麥可的生命傳記卻佔去泰半篇幅,挺耐人尋味。安卓.索羅門(Andrew Solomon)2012年的作品《離群》(Far From the Tree)區分兩種身分/認同(英文都是identity):垂直與水平。雙親所無、須由同儕團體得來的習癖或特徵,索羅門稱為水平身分,反之則是垂直身分,亦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中的打洞之於老鼠。舉例來說,同志是一種水平身分,因為多數同志乃異性戀雙親所生,她/他會被貼上同志標籤的行為舉止,通常要透過觀察原生家庭之外的同志文化,才有辦法習得。

 

麥可身為孤兒,他的垂直認同無所憑依。他厭膩養父中產階級安份守己的格局,憎惡其威權壓迫的指導棋,凡此都將他推離收養家庭。他的意識形態模糊,國族認同澀嫩,後來幾乎消失,只知反對垂直加諸的價值,卻無所建樹。反觀青春期初萌的同性情欲,不為大西洋阻隔,隨著身體與意志茁壯,天主教的告解儀式也不能制衡男色對麥可的推力。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