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Oct 17 Wed 2007 16:37
  • 地標



一齣上演在都市、未來、現代,描繪人間疏離與荒蕪的寫實劇
 
關東平野中央、開發建設中的大宮之地上,
樓高三十五層的螺旋大樓直挺勃立其間。
與妻漸行漸遠的設計師犬飼、整日配戴著貞操帶的建築工隼人,
看似平行無交集的兩人,卻同時因這座向天旋去的巴別塔,

積累的不安、孤獨與慾望隨之扭曲,終至崩壞。

山本周五郎獎芥川獎得主
「都市憂鬱」作家 吉田修一最高傑作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跨越56年的心靈相通,他的作品,觸及了全世界年輕人的敏感靈魂…



★持續56年,永遠不墜的「捕手熱」(Catcher Cult)            文/祁怡瑋
   

萬萬不要以為世界名著、經典作品的名號只有蓋棺之後方能論定,要知道舉世風靡的小說
《麥田捕手》非但不是幾世紀前的古物,就連作者沙林傑(J. D. Salinger),都明明還好好地活著!美國作家沙林傑,現年89歲,生長於紐約,中學時期曾輾轉於不同學校就讀,當中還包括軍校,短暫就讀於軍校的兩年當中,沙氏藉由每晚躲在棉被中、借助手電筒光線,開始他寫故事的生涯。22歲時首度發表短篇小說作品,時隔10年之後,在1951年發表《麥田捕手》,甫出版便在美國掀起一陣「捕手熱」(Catcher Cult),大眾反應兩極化,使此書既被列為禁書,又被選為教材。美國作家哈洛‧布洛基曾主張:「沙林傑是自海明威以降,對英文小說創作最具影響力的一號人物。」無數英美作家曾表示受到沙林傑影響,乃至於日本作家村上春樹,除了親自將《麥田捕手》譯成日文之外,並且表示:「透過我的人生,我總感覺到心中有『捕手』的存在。從這層意義來看,這真是本不可思議的小說。無法輕易忘去,總是頑強地殘留在我視野的角落裡。」
 
    反社會者的聖經,「每十位殺人犯中有九位喜愛《麥田捕手》、百分之五十的殺人犯讀過本書」的說法不脛而走
 後續效應包括了本書儼然成為反社會者的聖經,「每十位殺人犯中有九位喜愛《麥田捕手》、百分之五十的殺人犯讀過本書」的說法不脛而走;射殺約翰藍儂的兇手被捕時隨身帶著一本《麥田捕手》,意圖行刺雷根總統的刺客,也據傳是《麥田捕手》書迷。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猛獸館之夢 ─ 讀小川洋子《貴婦人A的甦醒》

陳柏青


這個時代缺少神話,俄國凋敝衰敗之羅曼諾夫皇朝也許不是最後一則,卻絕對是現代神話的極致。革命大旗迎風獵獵,金粉皇朝如煙消失,時代洪流下流有黃金血統的族裔四散,死生不明。此後世界上陸續有人跳出表明身分,像是革命那時零星的槍響,卻不見得命中事實。以此為素材,不見大時代煙硝,一幢洋房應也就夠,小川洋子以清冷筆調,讓這樣一則金框銀邊之神話退居為夢中遠景,和佈滿整棟房子的動物標本共聚一室,貴婦人醒來,成為皇朝最後一位公主,安娜塔西亞(Anastasia),反而是這個世界彷彿猶在夢中,不時咬手指掐膚拍臉想用各種方法試探,那是不是真的,是誰醒著,說出真正的風景。


我的舅媽竟然會是安娜塔西亞公主?這樣的懸念貫穿整部小說,讀者與書中之敘述者於認知上站在同位格,一樣不解,好奇這究竟是虛構或是真實、存在或是不存在,細究之,這樣的質疑往往是建立在截然二分之衝突面上,非A即B,非是公主便是騙徒,但在這部小說中,質疑是存在的(她是誰?),但質疑造成的對立卻在小說情節發展中被轉化了,這便是小川洋子獨特的小說術。
 
    在他筆下,故事成為一層又一層箝入的機關盒,或可用公主家鄉那層層包覆的俄羅斯人形娃娃說明,在小說裡頭,不相干的人事物之間存在堅韌而微薄的聯繫,透過神秘的對應而互為表裡或遙相呼應,敘述者舅舅與舅媽這對不被人祝福的黃昏之戀是「彷彿舅舅的影子配合舅媽的身體互為凹凸」、舅媽那藍色的眼睛是「把大草原深處的動物眼睛挖出來以後,塞進舅媽臉上的凹槽」,而舅媽的晚年則反過來恰恰被塞進那個滿佈「大草原深處的動物」的別墅中,又如舅舅死時頭剛好垂落北極熊標本口中,相似的死法則是不久之後敘述者「我」的父親猝死之際頭埋入書桌上成堆書籍中(「我始終無法認為他們兩個人的死毫無關係」書中的我說。 ),小說中那些散聚的元素在小川洋子筆下重新排列,並且彼此相銜,生與死、外在物質與內在身體、命運與行動、他人與自我,一環扣著一環,「內與外」、「非彼即此」的對立被巧妙解除了,正如小說中藉著豹子標本言說:「藉由永恆的靜止,創造出超越活著時的生命力」,事件的元素彼此相依,並不只是對立,而是共生。
 
    事件多半是發生在室內,但不意味著別墅或牆壁便將世界分隔成裡外,電視媒體進入豪宅向舅媽求證真相,對整個世界而言,似乎舅媽所在的那個世界,才是「外面的」-未知的、不能理解的,但在追索真相的過程中,裡外相依存,我們依然無法辨明真相,卻逐漸融入這一切。「我的舅媽竟然會是安娜塔西亞公主」曾經是一堵堅實的厚牆,但最後他成為門,由此進入,那便是小說的核心-「我終於發現,她那雙眼眸的藍之所以如此美麗,是因為其中隱藏著獨自被留在這世上的孤獨。」亦即,如何貼近他人之心?或者,如何破解孤獨。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操控時間與記憶的主婦作家─小川洋子的文學世界
銀色快手
 
原名本鄉洋子的小川洋子,一九六二年三月二十日生於岡山市,早稻田大學文藝系畢業,一九八八年以<毀滅黃粉蝶的時候>獲海燕文學新人獎,一九九一年<懷孕日記>獲芥川獎,這幾年她的作品《博士熱愛的算式》深受讀者們的喜愛,還改編成電影搬上銀幕,使她成為家喻戶曉的知名暢銷作家。主要作品有、《秘密結晶》、《無名指的標本》、《凍結的香氣》以及本月即將推出的《貴婦人A的甦醒》。


和台灣人崇拜旅美投手王建民在大聯盟的表現一樣,小川洋子也是個棒球迷,而且還是前阪神隊的外野手新庄剛志的粉絲,在《博士熱愛的算式》裡也有提及蒐集棒球卡和棒球賽事的情節,也是從看棒球得來的靈感。小川洋子的記憶力相當好,她學生時代勤於寫日記和作筆記的習慣,對日後的寫作大有助益。但她曾在隨筆裡坦承自己是個大路癡,明明要到紀伊國屋去買書,卻誤打誤撞走進了百貨公司,只好進入超市買點東西回家,又有一次她打算去百貨公司買件衣服,結果卻找到了伊紀國屋書店,最後是買了一堆文庫本小說回去。
 
素樸的家庭主婦兼作家的身分之外,小川洋子也是個熱心而虔誠的教徒,信仰的是日本自江戶時代開創的金光教,穩定的信仰基礎成為她心靈上強大的支柱。她對於人類的死和記憶究竟是與什麼東西聯繫在一起,始終有著莫名的興趣,她的作品中經常可見生與死的意象和思索,說她是站在死者與生者世界的中心點寫作,這樣的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歧路花園的神秘引路人
 
對我來說,小川洋子是歧路花園的引路人,一步步帶領讀者走向未知之境,引導至一處不受干擾,絕對冰冷、靜謐的空間,所有人性的醜惡、殘酷、陰暗面在那裡毫無遮掩,如實地呈現。在閱讀的過程中,總會忍不住想一窺究竟,看接下來會有怎樣不可思議的情節發生?看過<羊男的迷宮>的朋友,肯定也會喜歡她的小說,溫馨猶如童話世界的故事背後,小川洋子徹底揭露了成人世界無情冷酷的一面。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