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1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亞洲週刊
2007128第二十一卷第四期
48-50
 
‧章海陵
 
當時序進入二零零七年之際,亞洲刊回顧二零零六年度中文小說的成就,要把它們定格在「當下這一刻」的時間座標上,來發現大時代變幻的徵候。管稍早前德國漢學家顧彬酷評「中國當代文學是垃圾」,並且這一大不敬的評語也得到一些中國線民的同,但我們卻發現,完全不必對中國當代小說感到悲觀,因為恰恰在這一年,中國不少作家突破政治禁區,以小說的形式大膽闖進敏感政治的雷區,題材多元化讓人驚豔;城市「小資」作品以成熟姿態在文壇崛起,展示文革後成長的新一代人的精神世界,其內涵的豐富與深刻絕不下於他們的「老三屆」父輩;至於創作流派方面,現實主義強勢回歸,但寫作技巧上眾聲喧嘩的多樣性,更佐了中文創作的蓬勃生命力。這一切都顯示了二零零六年中文小說的不同凡響,以具體成就否了德國漢學家的「垃圾論」。


亞洲刊評選出了二零零六年中文十大小說:(一)李銳的《太平風物》(大陸)(麥田出版)、二)嚴歌苓的《第九個寡婦》(美國)、(三)胡發雲的《如焉》(大陸)、(四)蘇偉貞的《時光隊伍》(臺灣)、(五)余華的《兄弟》(大陸)(麥田出版)、六)蘇童的《碧奴》(大陸)、(七)莫言的《生死疲勞》(大陸)(麥田出版)、(八)安妮寶貝的《蓮花》(大陸)、(九)英培安的《我與我自己的二三事》(新加坡)和(十)張大春的《戰夏陽》(臺灣)。
 
不得不遺憾指出,這次評選中文十大小說,香港作家從缺,原因如文學評論家鄭樹森對亞洲刊所說:「二零零六年香港小說創作乏善可陳,因為新老作家青黃不接。」
 
小說是鏡子,更是水晶球,可聚焦宏觀的中國,可盡顯人心和社會的細微。李銳的短篇小說集《太平風物》就是這樣一顆水晶球,但讀者先看到一把鋸齒鐮刀,它是首篇小說《鐮》的道具小說主人公陳有來就用它把村長兼村支書的腦袋割了下來,「沒想到割玉茭,割荊條的鐮,割起人頭來也是這麽快」。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中國時報‧開卷周報  E2       2007/01/20 

壓不扁、打不爛的美麗
【賀淑瑋(清大台文所助理教授)】  



   對很多左翼批評家而言,閰連科的《受活》,恐怕是1990年代以降、罹患嚴重富貴病暨政治恐慌症的中國文學,所完成的又一樁不可能任務。《受活》不僅具備社會主義文學最重要的美學觀──關注勞苦大眾,更把普羅大眾一向拿不出來,甚至深感羞恥的窮、病、癱、廱,做了一連串絕妙精湛的藝術展演,徹底翻轉貧賤富貴的精神位階。自改革開放以來就漸漸失寵的工農兵文學,在《受活》中,似乎有了美妙的第二春。 
 



  不過,《受活》絕非只是簡單的文學復辟。該書大膽揭露「體制」(人民公社與商品經濟)和「農民」之間的荒謬鏈結,直指立意良好的革命理想與官僚操作,不見得有利民生,使得大陸批評家李陀驚駭莫名,立即以「應該對中國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有一種同情態度」駁斥。更多居處中國的批評家,則對此垂首避談。另一方面,《受活》卻獲得2005年老舍文學獎。一本政治不夠「正確」的小說,竟能獲得國家級文學獎評審的青睞,《受活》的文學魅力,可見一斑。
  受活,河南方言,乃快活、樂活之意。住在受活莊的,必須是外貌不圓全的殘疾人。然而,受活人懂得互助,因此受活。他們倉廩充實、衣食無缺,直到圓全人以「體制」強行介入。閻連科以幾乎是唱歌的方式描繪受受活莊的歡快生活,無數的「喲、啦、呀、哩、哦」,很多的疊字如「潔潔素素」、「火熱騰騰」、「水漫汪汪」,以及說書人特有的、各種類似哄騙孩子的綿軟語氣,使得《受活》到處充滿聲音交響,字裡行間一再出現秧歌式的活力與美感。
  音樂性,也使得關於殘疾人的敘述,不再猙獰噁心;讓稍後被輪姦、被強盜的受活人,經由歌唱般的文字潤飾,維持住最基本的尊嚴。也正因為音樂性語言無所不在,《受活》的悲劇讀起來哀傷但不煽情;受活人身心受創卻不歇斯底里。這群外觀醜陋的受活人,在敘述者饒富音韻節奏的道白中,以乖順面對乖舛,展現出專屬農民的堅韌與善良。有趣的是,同樣的軟調文字,也常常恰到好處地凸顯出圓全人的醜惡:「她們不僅是被人家破了身子了,還因為人兒小,下身被圓全男人的物件給撐得撕裂了。」閻連科這種雙面都能使力、含義雙層(甚至多層)的文字,遍佈《受活》,蔚為奇觀,也是他對農民最高的禮讚。
  當過農民的閻連科,才氣、骨氣兼具,即使《丁莊夢》、《為人民服務》連續被官方封殺,依然筆耕不輟,知識分子良知從不動搖。必須半躺著、綁上鋼板才能寫作的他,與受活人一樣,都能在受苦中受活、在橫逆中保有永遠壓不扁、打不爛的美麗。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天是越來越熱哩,冬日成了酷夏哦!


受活的出演原不是聚在一處兒。只有柳縣長在列寧紀念堂前準備一剪了斷了那落成的彩綢的第一天。受活的絕術在紀念堂前廣場上,敷衍著出演了一場外,然後就散散分分到各個景物處地兒出演了。猴跳兒是領帶著腳穿玻璃瓶的小兒麻痹在黑龍潭那兒出演的。耳上放炮的馬聾子是領帶了人在銀杏林那兒出演的,葉上刺鏽的癱媳婦,是和盲眼聽音的桐花在鹿回頭的河邊出演的。茅枝婆和她的九蛾兒,是把出演擺在去往另一個山頭看日出、日落的山腰上。 



你參覽完了紀念堂,那你就該去參覽那些啥兒九龍瀑布呀,絕壁石刻呀,山頂石林呀,青蛇白蛇的水洞呀,還有新近鮮時,雙槐的讀書人才編造的古老傳說中有黑蟒怪獸出沒的黑龍潭水呀。那些景呀物的,都分布在一條沿著溝溪順流而下的水道旁,那些出演也就散落分布在了水道的兩旁了。也許你覺得那些山呀水的並不是啥兒鮮見罕遇的物,可受活人的出演卻是絕世的,不能不去瞄看的。



誰都知曉,去買列寧遺體那一筆天款是由受活的出演掙了回來的。都知曉受活人的出演在南地世界上一張票賣到過上千塊。不說上千塊,就是八百塊錢那也是耙耬人一家一年的收成哩。肯用一家人一年的收成去買一張門票兒,看一場瞎、盲、瘸、拐、聾啞的殘人出演,不消說,那絕術是非同一般呢,是圓全人永遠也不敢、也不會的絕術呢。

日頭落山了,黃昏前的那一瞬時兒的寧靜降下來呢。遠處的山巒溝壑都沉沒在深靜裏像,世界落進了一眼枯井一模樣。

早些時,也不見人手拿了啥兒呢,到了這當兒,他們都去到紀念堂前的廣場看受活人的出演時,各人的手裏竟都有了吃食啦。冷白的蒸饃呀、袋裝花生呀、蠶豆呀、油黃的烙饃呀、小鋪裏的餅乾呀、蛋糕呀,隨處兒都在叫賣的茶蛋呀,八八七七的,五天六地都是啪喳啪喳嚼吃的聲音兒,都是白咕嚕嚕喝水的音響兒。

那些在山上就近賣吃食的莊人們,是在這幾日走了財運啦,連他家早幾年的壞麥黑粉蒸了饃也都被一搶而空了。那些沒啥兒賣的莊稼人,用殺豬的大鍋燒開水,用桶挑上山,也都成了金水玉湯兒。

天是冬天哩,可這兒卻暖得和夏天的黃昏樣。夏天酷熱時,山上極爽涼,這當兒山上也是極為爽涼的。不同處是夏天的爽涼是炎熱中的涼,這冬天裏的爽涼卻是涼意中體味著的暖。所有的人們哩,城裏的,鄉下的,上歲的,年少的,男的和女的,成百兒上千的,千千百百的,一竿兒插到底末,也不知到底有多少,大夥兒都立在廣場上,坐在從廣場通往紀念堂頂處的五十四級磕臺上。那磕臺成了天意的看臺哩。還有磕臺兩旁的石欄杆,那也是天意擺給年輕人的石凳兒。

出演的臺子已經搭架起來了,正架在紀念堂對面的廣場邊兒上,三面相圍的牆布是新置的黃帆布。臺頂上也是新置的黃帆布,臺地上也是鋪的黃帆布。黃帆布的漆香和夏日五黃六月的麥香一樣兒濃,沁潤人的心肺哩。原來縣耙耬調劇團的團長、副團長們,已經極會侍奉受活人的出演了,已經極會學著柳縣長的模樣,比柳縣長更幾倍兒的敬著茅枝婆們的出演了。他們最最知曉,受活人多出演一場能給雙槐多掙回多少的錢,能給他們自家帶來多少的收入哩。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法國導演盧貝松新作「亞瑟的奇幻王國: 毫髮人的冒險」即將在今年春節期間(214)於台灣上映! 這部盧貝松耗資27億新台幣打造的3D奇幻冒險動畫電影, 在法國連續四周稱霸票房冠軍,期間觀影人數直逼五百五十萬人,台灣春節期間將同步吹起「亞瑟」與「毫髮人」的旋風。





 「亞瑟的奇幻王國:毫髮人的冒險」 幕後配音陣容堅強,英文版的大衛鮑伊和中文版的伍佰,分別為電影配大魔王馬塔殺一角。另外瑪丹娜為電影中的毫髮國賽蕾妮亞公主配音,台灣則請來了超人氣S.H.E.,分別為男主角亞瑟、毫髮國賽蕾妮亞公主,還有可愛的米蘿小栗鼠發聲。其他的角色,有影帝勞勃狄尼洛、米亞法蘿、饒舌天王史奴比狗狗;台灣則有黃立成,NONO等。

麥田出版社與電影同步推出兩冊由導演親自撰寫的中文版原著電影小說--《亞瑟與毫髮人》、《亞瑟與禁忌之城》。 書中內容敘述少年亞瑟從失蹤的外公的照片裡,發現了一個進入毫髮人國度的方法,為了找回外公和拯救這個家園,他依著外公當年留下的祕密指示,打開了月光之門,進入了奇幻王國,冒險之旅就此開始

除了電影豐富精采的視覺影像之外,盧貝松的筆下文字世界,亦能讓讀者在閱讀時,感受到毫髮人奇幻世界的迷人之處! 除兩冊單書之外,限量推出的兩款套書亦各別加贈限量的電影人物卡及劇照,滿足影迷對週邊產品的收藏願望!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受活》特價八折喔!閻連科其他作品特價洽詢中,請密切注意網站訊息!

書友會書單:《受活》,閻連科/麥田出版
活動時間:1.27(六)3:30-5:00pm
活動費用:一百元(可獲抵當次飲料折價券501張,書籍折價券501張,限本人使用)


我叫做報名表

 





比較起台灣長篇小說近幾年匱缺的狀況,大陸長篇小說作品、優秀的作者,不停的冒出頭。這讓我想起,過往每年年末XX總檢討,彼時還流行檢討台灣的創作作品,曾經討論過台灣長篇創作「開始」減少的情況,然而,幾年過後,這樣的情形並未好轉。
不過,這不是這次書友會的主題。這次的書友會,我們請到負責閻連科新作《受活》繁體版的文學主編——麥田的胡金倫,來跟大家談閻連科其人及其作品。請到編輯說書,一直是小小的希望,一來,我們希望長期居於幕後的編輯,能夠現身說法,與讀者直接面對面,相互交流;二來,小小也希望讀者能夠藉由與出版社直接的接觸,了解一本書如何被選擇、解讀、編輯、製作、推廣(或者最終放棄,埋在海底)。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