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是鵝肝牛排,現實是啃光吐出的滿地雞骨
你從來不缺夢想,缺的是應付這個世界的手段!
 
「資深俗女」的謀生潛規則,職場、情場完勝指南
 
初入職場的年輕人,朝氣蓬勃、躊躇滿志,渴望追求夢想與職涯發展的自我實現,
然而,當遭遇現實的挫折與失敗的焦慮時往往會對未來感到茫然困惑,不知該如何前進。
 
微博粉絲破五千萬、百萬暢銷作家蘇芩最生猛實用的世俗奮鬥書,以「有腦有行動」的奮鬥,報復曾經的一無所有!
一群年輕人的趣事,一則則困境面前的深度對話!有故事、有情感、有方法;給每個對現狀不滿的人──不當別人眼中的好人,只求遊刃有餘地活著。
 
 
文章標籤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懸疑.刺激.有趣.絕對腹黑,保證讓「鑑識迷」捧腹噴淚!
專業萊爾醫生滿足你各種光怪陸離的犯罪奇想
 
 
 
◆本書榮獲「安東尼獎」(Anthony Award)最佳評論類非小說、「阿嘉莎獎」(Agatha Award)最佳非小說,以及「愛倫坡獎」(Edgar Awards)最佳犯罪實錄提名
◆審訂:孫家棟|台大醫學院病理學博士,現任台大醫學院法醫學研究所教授。專長:法醫病理學、病理學
◆專業推理評論家 冬陽、杜鵑窩人、張筱森、景翔、藍霄——聯合推薦
 
請問醫生:
◎凶手殺人後能不能放乾屍體血液,假裝是吸血鬼幹的?
◎存血能不能用來布局裝死?
◎屍體分解時會招來哪些蟲子,以及牠們的增長狀況又是如何?
文章標籤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想說再見》譯者/黃筱茵(資深童書翻譯評論者)

愛與失落是人終其一生反覆思索探究的主題。不分性別、國籍與年紀,人似乎總在尋找愛、與愛拔河、為愛黯然神傷、為愛燃起希望……總而言之呀,就是在擁抱愛與失去愛之間,一次再一次的迴旋轉身,歡喜悲傷。可想而知,這也是諸多小說家最常書寫的主題之一。只要看看不同的小說家如何處理這個議題,幾乎就能歸納出她或他怎樣看待生命裡這個最重要也最困難的命題。

  《不想說再見》雖然篇幅不長,卻舉重若輕的勾勒出作者歷經人生種種跌宕後,衷心信仰的理念──儘管傷心有時,愛不曾遠離。人世間有些事物就像初春的生命般,始終真摯單純,卻充滿力量,比如孩子清澈的眼光與思考、比如動物的靈性、比如詩人用文字努力貫徹愛、再比如愛的遞嬗與傳承……

  故事從一場強烈的暴風雪開展:尼可和芙蘿拉這對困在大風雪裡的小兄妹,因為狗兒泰迪解救,串連起一段動人的友誼。令人驚奇的是:先前被詩人營救收養的泰迪,原來是一隻會說話、通曉詩的語言的狗。泰迪把兄妹兩人救回小屋後,和兩人成為莫逆好友的同時,也一點一滴的透露他與詩人主人席爾文相依相伴的生活互動,以及他為何獨留小屋的始末。

  一隻懂詩的狗兒,當然是這部小說最獨特的設定。故事開始前的引言就說道:「狗兒會說話,可是只有詩人與孩子聽得見。」這句引言當然是貫串全書的金句,意謂唯有不受汙染的心靈,能深刻的與動物和自然世界及生命持續溝通。社會化的成人如果不再相信愛的力量、不好好傾聽自己心底的聲音,就沒辦法成為詩人或理解世界各種豐富聲音的人。故事中,席爾文這位老師與年輕詩人學生們的互動,就一直在引導讀者體會這樣的道理。

  閱讀小說,是與自己的生命經驗對話的過程。我相信每位翻開《不想說再見》的讀者,都會從字裡行間與轉折的故事中,體悟到不同的意涵。深愛動物的讀者,肯定會喜歡上泰迪,也會不由自主的想起生命中愛過的每一個動物伙伴;想念已經離去的誰的讀者,會再次告訴自己我們牽繫著彼此的愛從未遠離;為詩傾心的讀者,則會細細思量每一段詩句的氣味與色彩。當然,這部作品包含所有以上的一切,還有更多更多……慢慢閱讀這本書,踏進故事裡,你會發現,這部作品裡充滿了晶亮的光,讀完故事後,還會久久在你心上閃耀,燦爛無比。

 

 

本文摘錄自小麥田《不想說再見》譯者序

延伸閱讀

博客來 https://goo.gl/WW6hDs
城邦讀書花園 https://goo.gl/7azMrr
誠品 https://goo.gl/MuiJXG
金石堂 https://goo.gl/oToXYH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導讀人/黃雅淳(國立臺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副教授)

 再見不是真的

 有一種東西會比回憶和記憶更深遠

 連結起我們

 你可以不去尋找

 只要相信它

            ──谷川俊太郎

 《不想說再見》是一個具有童話性質的深邃故事。文字精簡如詩,簡單的情節中,散發著沉靜、縈繞於心的魅力。作者開始說故事前,先給出一個通關密語似的詩籤:

  狗兒會說話

  可是只有詩人與孩子

  聽得見

  為什麼?詩人與孩子有什麼相似的特質?為什麼只有他們聽得見狗兒的話?作者沒有立即告訴我們答案,於是我們帶著懸念開始聆聽。

  故事的開始是一場具有象徵意象的暴風雪:「暴風雪呼嘯著,很快天就要黑了。」整個故事的主要發生時間就在這場持續多日的大雪中。主角泰迪是一隻被詩人席爾文領養,和文字一起長大的愛爾蘭獵狼犬,作者讓他以第一人稱「我」來訴說這段經歷。為何是由「詩人的狗」來擔任敘事者?作者透露了一點訊息給我們:

  我是詩人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導讀人/石芳瑜(作家、永楽座書店店主)

  和孩子談死亡,對許多父母而言,並不是件容易的事。分離與消逝,始終是太沉重的議題,有些父母總擔心孩子太過害怕或傷心,或許連自己都難以面對。

  小時候我是個喜歡胡思亂想的小孩,看到螞蟻搬走了死掉的蟑螂,心想人死了會被帶到哪裡?大人說,人死了會埋在土裡,接著上天堂或變成鬼。那螞蟻跟蟑螂呢?我記得自己還不識字時就曾思考過這些問題。

  我曾遇到家中有寵物死掉的家長,因為怕孩子傷心,不想讓孩子面對親愛的生命終會死亡,於是告訴孩子:鳥兒飛走了、貓兒去旅行。或許我們忘了,小孩能想到的事,其實遠比我們以為的多,因為我們忘記自己還是小孩的樣子。

  我記得大女兒三、四歲左右,我陪她看卡通《小鹿斑比》,小鹿和母鹿原本快樂的在森林散步,突然出現槍聲。獵人來了!母鹿帶著小鹿在森林裡狂奔,跑在後面的母鹿大聲叫喊:「斑比快跑!」只聽見「砰」的一聲,母鹿並沒有跟著一起跑回樹洞。彼時女兒突然嚎啕大哭,我想她知道母鹿發生了什麼事。霎時,我心頭一熱,也紅了眼眶,我想女兒應是心理投射,她想像自己就是那隻小鹿吧?

  後來,小鹿遇到了牠的父親以及其他的小鹿,開始在森林漸漸展開新的生活。女兒也隨著劇情停止了哭泣。

  或許,死亡對孩子來說並非那麼艱難,難以言說與開導。分離也是。而最好的方式,大概是透過閱讀、透過故事,讓孩子理解。即使我們多麼不願意跟所愛的生命說再見。

  《不想說再見》以更溫柔的方式處理了這一切,人類與動物亦非敵對而是緊密生活。故事的主角是一隻叫泰迪的狗兒,一位詩人將牠從動物收容所帶回家。詩人每天伏案寫字,並且念書給泰迪聽。泰迪跟著文字一起長大,牠不僅會說話,並且理解文字能帶給人們安慰。

  故事一開始,泰迪在一場暴風雨雪意外發現兩個受困的孩子,孩子母親的車在大雪中拋錨,她獨自去尋找救援,卻離開了好久。泰迪聽見孩子叫救命,他理解這句話的意思,他的主人曾經解救過他,因此他學會什麼叫伸出援手。

  泰迪帶著孩子們回家,回到那個主人已經離去,他獨自守護的森林小屋。

  小女孩問:「我們要去哪裡?」

  「家。」有趣的是,當泰迪第一次說話,孩子們一點都不驚訝。

  接著牠開始引導兩個孩子生火、煮食,他們彼此照顧,在小木屋裡度過漫漫長日。

  可是外面的風雪什麼時候才會停?孩子的母親到底會不會回來?

麥田出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